乡村神医

第107章你还不了解我

    “我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猜度国人……”一句著名的课文在耳边回响。www..com</p>

    唉,都怪自己太信任别人了,早晨送钱的时候,没有留个录音什么的。</p>

    十万块呀,家里准备盖房的钱,就这样轻易地没了。</p>

    张凡嘴角了几下,站在那里,十几秒没有说话,一脸的愤怒渐渐化为可怕的冷笑,轻轻说道:“侯院长,你这样说话,说明你还不了解我。”</p>

    侯院长还之以微笑甚至嘲笑:“我从来不屑于去了解一个小村医。”</p>

    “你会后悔的。”张凡一抱拳,大步离去。</p>

    深秋的大街上,落叶飘飘,阵阵凉风,从车窗吹进,袭在张凡挂泪的脸上。</p>

    他加大油门,漫无目的地在街上疾跑,甚至不知不觉中闯了两个红灯。</p>

    进城里医院当个医生,体面地做个城里人,这个梦想,再一次破灭!</p>

    不但破灭,还白白地损失了十万元钱。</p>

    本来,这些钱可以成为家里小楼的装修材料,现在,无声无息地流入了侯院长的腰包里。</p>

    吃亏的,为什么总是小人物?!</p>

    现在,怎么办?</p>

    回家去,怎么跟涵花交待?真是难于启齿。闪舞小说网www..com</p>

    最不好办的是父母:这几天,妈妈喜上眉梢,逢人便说,儿子进市中医院当大夫了!妈妈感到脸上无比荣光。</p>

    突然之间,张凡又回村里了,妈妈怎么接受这残酷的现实?</p>

    她的精神上会不会受到打击?</p>

    “滴铃铃”一阵铃声,手机响了。</p>

    一看,是周韵竹打来的。</p>

    “小凡哪,”周韵竹的声音里加着十分的甜蜜,“今晚下班以后,有空没?我请你吃饭!”</p>

    “韵竹,我现在……”张凡正处于悲情之中,感情难以回转过来,不想去会见周韵竹。</p>

    “小凡,不想见阿姨了?是不是遇到什么不高兴的事了?来吧,到阿姨这里,阿姨好好侍候侍候你,有什么烦恼的话,都会烟消云散了。”</p>

    这番话,柔情加妩媚,充满诱惑,即使铁人也融化了。</p>

    张凡不自觉地身体一热,联想起周韵竹在床上那百般旖旎和绝代风华,不由得酥了:不得不承认,周韵竹的滋味让男人不吃则己,一吃就永远放不下了。</p>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就去吧。www..com”</p>

    “别介,你第一天上班,不要提前早退呀,还是等到下班再来我这里吧。”</p>

    “不用等到下班了,我已经离开中医院了!”张凡有几分伤感地道。</p>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周韵竹吃惊不小。</p>

    “见面再说吧。”</p>

    张凡开车直奔林业小区。</p>

    周韵竹刚刚从外地谈业务回家,饭还没吃呢,见张凡来了,便赶紧下了一锅虾仁面,两人边吃边聊。</p>

    听完张凡的叙述,周韵竹粉面生嗔,拿起手机便给尤林国打电话:“尤处,有你这么办事的吗?”</p>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</p>

    周韵竹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。</p>

    尤处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个结局,支支吾吾地道:“我哪天找侯院长谈谈,让张凡重新上班就是了。”</p>

    “你别骗人啦!”</p>

    周韵竹骂了一句,挂了电话,然后对张凡道:“尤林国真不是个东西。我给侯院长打个电话。”</p>

    “别别别!”张凡摁住周韵竹的手,阻止道,“别求他,我已经和他决裂了,没有缓和的余地。我根本不想回中医院了。”</p>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重新帮你在江清市里找个工作?”</p>

    张凡摇了摇头,“我决定,还是回村里当村医,我为人率性,行为自由,村医最适合我的性格。”</p>

    他不想受周韵竹的恩惠。</p>

    对于一个有良心的人来说,受别人多大的恩惠,就要对别人有多大的回报。他不想在感情上回报太多从而影响了他和涵花的感情。</p>

    “那我还能帮你什么!”周韵竹心疼地拍拍张凡,眼圈红了,“看你这么痛苦,我心里难受。”</p>

    “你能帮我搞倒侯院长吗?我必须出了这口恶气,否则能憋死。”</p>

    “搞倒侯院长?”周韵竹一惊,想了一会,道:“想搞倒他,得有上层的意思才行。没有大人物参与,扳不倒他。要知道,能升到他这个级别的,都是在市级领导里有根子的。”</p>

    “侯院长的根子是谁?”</p>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周韵竹深思起来。</p>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她拿起手机:“喂,老卜呀,我打听件事……那个中医院的侯院长,是哪个领导的人……噢,噢,明白了……没啥事,就是一个朋友想托点关系进市中医院当医生,问问路子……好好,挂了。”</p>

    周韵竹轻松道:“关系理顺了。老卜说,前市长在赵记大药房连锁店有股份,赵记大药房的老板赵常龙便把自己那个姓侯的徒弟推荐给前市长。这个姓侯的只是小学文化,曾经因为在赵记大药房当伙计时强歼女患者,被判刑五年。出狱后,花钱买了个函授中医的假文凭,到处说自己是首都某专家的关门弟子。前市长明知他的学历有假,但是因为收了他的钱,便以“引进特殊人才”为借口,提拔姓侯的当了中医院院长。”</p>

    “钱市长?”张凡一愣,“市长不是姓孟吗?孟老的儿子。”</p>

    “不是钱市长,是前市长,以前的前,退休了,回老家养老去了。他在位时一直跟孟副市长有仇,两人是死政敌,现在孟副市长扶正了,侯院长的后台没了,倒霉是早晚的事。”</p>

    “噢,也就是说,侯院长的大背景没了。”张凡若有所悟。</p>

    “对,在这种形势下,孟市长恨不得马上有人举报侯院长,把侯院长弄倒,姓侯的一倒,腾出中医院院长这个空位肥缺,孟市长就可以派上自己人去干了。”</p>

    张凡若有所悟:“好复杂呀,但是我明白了。”</p>

    “你可以慢慢收集一些侯院长的材料,送给孟市长,事情就有望了。有困难的话,我可以随时帮你。”</p>

    “谢谢阿姨。”</p>

    周韵竹把精致的小嘴一抿,像少女般美美地一笑,“谢?别嘴上会气,要用实际行动。”</p>

    张凡被周韵竹刚才这一阵近身纠缠,早己经性致勃勃了,此刻又见她一脸媚意,便一弯腰,把周韵竹抱起来,走向卧室。</p>

    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