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08章腰肌劳累酸痛

    趁着周韵竹急切地自我解除武装的当儿,张凡拉开床头抽屉,像往常那样去找雨伞。www..com</p>

    他可不想让周韵竹怀孕,怀孕了,麻烦就大了。</p>

    “别找了。”周韵竹轻声说。</p>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张凡不知所措地回头看周韵竹,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凝固地粘在一起。</p>

    “今天是安全期,用不着那个。不过,你先给我看看病好吧?”周韵竹知道自己的杀伤力可以迷倒一切男人,眼前的张凡已然对她只有渴求了,便娇羞地道。</p>

    “上次不是看了么?”张凡有些控制不住,想直入主题,没想到周韵竹提出这个要求。</p>

    “这几天忙一个投标文件,和下面的人一起工作了几天,腰疼得很。”周韵竹轻轻按了按曲线优美的腰弯之处。</p>

    张凡伸手扶住她的腰身,凑近脸去,暗暗打开神识眼,在腰身之处仔细看了一遍,不由得叹道:“伤得比较厉害,不但腰肌酸痛,而且导致轻微的腰脱呢。”</p>

    “是吗?”她眼神骤然一惊,“怪不得有时像针扎似地疼。”</p>

    张凡对于治疗方案,在心里已经确定。在他看来,像周韵竹这样全身柔软腰肌不发达的女子,腰脱一旦形成,腰肌护不住腰椎,很难完全恢复。看来,只有用神识小妙手来试试了。</p>

    “韵竹,腰肌劳累酸痛,这个我可以通过按摩,松弛肌肉,来缓解疼痛,然后再养几天就好了。至于腰脱的复位要慢慢多几次按摩才行。”</p>

    “那你就多来几次嘛,人家又不欠你的诊费。”。</p>

    “谈什么诊费,来,你把身子放松,摊平了。”张凡伸出右手神识小妙手,轻轻搭按在她腰间的伤处。</p>

    周韵竹的身体丰腴白润,流线如丝绸随风起舞,张凡的手伸出去时,正搭在她腰间曲线弧度最美之处,不由得手上微微一抖,脸上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。</p>

    周韵竹则是平仰着,回之以浅浅一个媚笑,鼓励地闭上眼帘。</p>

    张凡见她眼睛闭上,心中坦然了许多,从容地在神识小妙手上加了一丝力气,将微微的真气从手掌传递到她的皮肤之内。</p>

    她这几天长时间伏案工作,腰上肌肉早已僵硬酸痛,被张凡微热的手掌一抚一按,腰间肌肉顿时轻松不少。</p>

    张凡的手似有神奇之力,所按所抚之处,无不传来一阵阵灼热的舒服之感,由腰部扩散到以及面部,她长长地吟出一声:“嗯唔……”</p>

    虽然两人不仅一次发生过肌肤之亲,但此时周韵竹的一声轻叫,也是令张凡一抖,热浪轻袭半身,手上随之一颤,不由得停了下来。www..com</p>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停了?”周韵竹欠开眼帘,轻柔地一声问道。</p>

    张凡从恍惚之中解脱回来,嘴角一笑,重新开始运用九阴医谱中按摩手法,一处处肌肤依次按下。</p>

    周韵竹身体里渐渐的仿佛被注入大量暖气,在周身充盈着,感觉自己似乎变成一只羽毛,要随风飘起来。</p>

    她轻咬下唇,尽力使自己不出声,全身摊开着,享受从神识小妙手上传来的神奇魔法之力。</p>

    张凡在她间三经交汇之处以及周围,进行了七遍点按,将经脉气血彻底开通,使她的疼痛感消失,酸痛变成一阵阵说不出的舒适。</p>

    周韵竹忘记了自己是在治疗,受不住笼罩全身的舒适之感,尤其是腰间那一片伤痛之处,舒适得几乎失去了知觉。</p>

    “小凡,我,我好舒服……”周韵竹轻闭双眼,从睫毛之间的细微缝隙之处透出一线柔情,嘴里发出梦呓般的声音。</p>

    张凡十指翻飞,轻点重抹,几个穴位收势下来,将经脉重新整理封脉恢复,结束了这一次按摩。</p>

    而周韵竹完全被最后这收势所带来的巨大冲击所摄服,双眼顿时紧闭,身子一挺直,随即翻侧过来,投到张凡怀中,大口喘气。</p>

    “好了,腰肌部分基本无大碍,腰脱部分也基本复位,只是近期不可以大弯腰,不可以久坐。”张凡一边抓起毛巾为她拭去香汗,一边嘱咐道。</p>

    周韵竹已然不能说话,只是微微点点头,然后把脸更深地埋在他怀中。</p>

    张凡保持拥抱她约有片刻,见她如此疲倦,便轻轻松开双手,把她放在枕头上,道:“你好好休息一下,睡一觉,醒来之后,就可以下地活动了。”</p>

    周韵竹闭目不语,当张凡站起来要往外走的时候,她突然说道:“就这样走了吗?安全期该办的事还没办呢。”</p>

    张凡回头一看,周韵竹双目微殇如水地望着他。</p>

    唉,面对这样的美妇人,天下男人没有一个不想犯错误!不犯错误的不是男人。</p>

    张凡在内心感慨着,重新走过去……</p>

    一番恩情过后,临走时,周韵竹从柜子里抽出一张支票,道:“别难过,侯院长那里损失的钱,阿姨给你补回来。”</p>

    说完,刷刷地开了一张支票,用双指夹着递过来。</p>

    张凡眼光一扫,是十万数额,心中顿时涌起复杂的情感。</p>

    富人的钱,不拿白不拿。可是,拿了这钱,张凡有一种被买断的感觉。</p>

    “不了,阿姨,”张凡轻轻把支票推回去,“我还是自己把钱找回来更好一些。”</p>

    周韵竹眼里闪过一丝悲伤,也不勉强他,把支票放下,几分哀怨地道:“什么时候能有那么一天,你能坦然地接受我的心意呢!”</p>

    张凡不知如何回答,慌忙穿好衣服离开了。</p>

    回到家里后,把在中医院的事跟涵花讲过,涵花以她一贯的包容,劝慰张凡。而张凡的父母虽然心情不好,倒也安慰儿子好好在村里干村医。</p>

    家人的安慰,不但没使张凡心里平静,反而复仇的**更强烈了。可是,收集侯院长的犯罪资料,却不是张凡的特长。</p>

    张凡默默地过了几天,心情一直非常恶劣。</p>

    这天上午,接到了孟三遗孀林巧蒙的电话,要请张凡和涵花吃饭。</p>

    张凡这几天家里盖楼施工正忙,不时地要和工程队长老韩叔一起跑建筑材料市场,挺累的,便婉拒道:“等这段工程忙完了,再聚吧。”</p>

    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