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10章新校花

    “孟市长上台,侯院长的位子芨芨可危。www..com这个时候,一告一个准儿。”</p>

    “没证据呀。”</p>

    林处把嘴附在张凡耳边,小声道:“你等着,我有办法收集他的材料。”</p>

    酒席散后,林巧蒙便请张凡夫妻到自己家里住了一晚上。</p>

    那天晚上,林巧蒙和涵花睡一间房,两个人躲在被窝里说私房话说到后半夜。</p>

    这两个女人天生有缘,谈话特别投机,成了无话不说的闺蜜。</p>

    第二天,张凡吃完早餐,忽然接到了孟老的电话。</p>

    原来孟老已经出院,想邀请张凡去家里叙谈叙谈,表表谢意。</p>

    张凡留涵花在林巧蒙家里,自己独自驾车赶往孟家别墅。</p>

    孟家别墅处于江清市郊区江边一个半岛之上,环境幽静高雅,江清市高官、富豪大多在这里有别墅。</p>

    孟家别墅处于一片橡树中间,门前数百米草坪,颇有欧陆风格,尽显气派与尊严。</p>

    按下铁栅栏大门的门铃,张凡静候着。</p>

    他本以为会出来个保姆开门,没想到从楼里飞出一只蝴蝶似的小女子,声音如清泉一般脆响好听:“秀姨,这么早就来了!”</p>

    待到她跑近,看见门外站着的不是“秀姨”,却也没有任何尴尬和不安,反而咯咯笑起来:“你是谁呀!”</p>

    她身材颀长,一套淡黄色连衣裙,裙摆很青春地外张,脸上笑意开朗而雅致,无袖衫露出的两条白晳玉臂,闪着迷人的亮光,如同清晨草坪上冒出来的仙子。</p>

    “我叫张凡,来看孟老。”张凡说着,不禁诧异地上下打量她。</p>

    “张凡?这么熟悉的名字!”</p>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?”</p>

    “好像在哪看见过。”她拉开了大门,两人面对面站着。</p>

    张凡首先认出她来,啊了一声:“我想起来了,你不是江清卫校的孟津妍吗?罪过罪过,这么有名的校花,我怎么会忘了!”</p>

    孟津妍是张凡下一届,自从她入校以后,论长相、仪表和修养,早就把原校花姚苏给比下去了,成为新生一代校花皇后,在男生心目中的花魁榜上排名高居第一。</p>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是校学生会学习部部长张凡吗?”她终于想起来了,“每天晚自习领一伙人在各班点名的大部长!”</p>

    “见笑见笑,谢谢你还记得我。”</p>

    孟津妍迷人地笑着伸出手:“你好张凡!”</p>

    张凡握了一下那只细长柔腻的手:“你好孟津妍!”</p>

    “你怎么认识我爷爷呢?”在孟津妍的记忆里,江清卫校的学生会学习部长张凡,是个农村来的穷小子,平时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旧运动服,她怎么也想象不到他跟她的爷爷、堂堂孟市长的老爸有关系。www..com</p>

    “给孟老看过一次病!”</p>

    “你?给我爷爷……看病?别逗了,就咱们卫校学那点东西,顶多就是个护士水平,还会看病?”她的表情搞怪又夸张,好像无意间发现猪爬到树上了那样惊诧。</p>

    张凡被她一刺激,内心很不服气,便道:“不信?我给你看看病?”</p>

    “给我?”</p>

    “你后脑勺几天前磕了一个包不是?”张凡在她一侧身的功夫,已经利用神识眼,看到了她长发下面的伤疤。</p>

    “啊?你怎么知道?”她惊得小嘴成了一个o字型。</p>

    “这回信我会看病了吧?”张凡有些得意地微笑着。</p>

    孟津妍一头雾水,上下仔细打量张凡一番,小声道:“我听爷爷说,那天他在中医院急救,多亏有个年轻人把他救了。难道那年轻人是你?”</p>

    “正是本人。”</p>

    “啊!你真有两把刷子?”</p>

    张凡一仰头:“何止两把?怎么样,快引见我去见你爷爷吧。”</p>

    “不巧,家里刚才一个客人,跟我爷爷穷聊呢。不如我领你去后花园坐一会等我爷爷吧。”</p>

    张凡也是无奈,只好点点头。</p>

    后花园比楼前草坪更大,到处栽着各式花树,一泓人工池水,里面游鱼悠然地游动,曲桥横池而过,通向池中央一间凉亭。</p>

    “好!”张凡不禁赞叹。</p>

    与孟市长这里的花园里相比,张凡自己家里正在盖的小楼就显得土豪了,不上档次。</p>

    “我猜到你在想什么!”孟津妍轻盈地走进凉亭,笑眯眯地道。</p>

    “不信。”</p>

    “你此刻正在想:孟市长收了多少黑钱,是吧?”</p>

    “扯远了。”</p>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这是我爷爷的家,你一定听说过,我爷爷是古董专家,钱是我爷爷赚来的。”</p>

    “是谁赚来的,我并不关心,我又不想请你爸去喝茶。”</p>

    正说着,来到凉亭边,对面五六米远,就是草地,中间隔着池水。孟津妍后退两步,助跑,侧翻,一个空翻,如燕子般打上空中。</p>

    张凡还未来得及惊叫,她身体轻盈地落到了池对面的草地上,接着来了一个收式,如白鹤亮翅,姿态极为优美。</p>

    这回轮到张凡把嘴张成o形了!</p>

    想不到,纤细苗条的小美女,竟然有这身好功夫!</p>

    就这一个空翻打出五、六米,没有十年的童子功,是做不到的!</p>

    她这一个亮相,给张凡耳目一新的感觉,觉得她更加可爱了,浑身都充满了一种野性的诱惑。</p>

    不过,张凡马上定了定神,对自己道:别想偏了!</p>

    两人在花园里逛了一圈,看了几十种盛开的花卉之后,孟津妍跑到进楼去看了一下,然后出来,生气地道:“那个客人太没礼貌,穷聊没完,也不问问爷爷有没有别的客人!”</p>

    张凡道:“孟老的朋友多,这也正常,我等着就是了。”</p>

    孟津妍领张凡到丁香树下的长椅上坐下,问道:“别骗我,说实话,你在哪儿学的中医?”</p>

    “江清卫校呀。”</p>

    “不对,不可能。你这话蒙别人还行,蒙我不行。咱们江清卫校都学些什么,难道我不知道?”</p>

    张凡只好笑道:“家传的一点小手艺而已。”</p>

    “小手艺?我听爷爷说,你有起死回生之术!”</p>

    “老爷子过奖了,过奖。”</p>

    “虚伪!”孟津妍嗔了一句,把身体凑近一些,恳求道:“你给我看看病吧。”</p>

    张凡扭过头,迎着她身上传来的阵阵体香,打开神识眼,上下看了一遍,摇了摇头,道:“你没病,除了你有点小烦恼之外,身体还是很健康的,比一般女孩健康多了。”</p>

    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