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13章我是正儿八经的

    作为市长家的千金,家里长辈对她看管呵护极严,她从未交过男朋友,那千金娇躯更是没有男性触碰过,此时在没有一点心理准备之下,竟然被比自己大一届的男生给摸了交接的地方!</p>

    那地方可是女生最羞的地方……之一呀!</p>

    万分羞怯,令她脸上一片火烧火燎,小手轻拍草地,悔恨不己:完了,完了,这下子全露出来了,丑死羞死,不如找个老鼠洞钻进去算了!</p>

    “不紧张,不要紧张!我轻轻地,不会很疼的。闪舞小说网www..com”</p>

    张凡找准了扭伤的位置,轻轻下手,慢慢按揉关元、阳关等几个穴位。</p>

    以右手小妙手为主,以左手为辅,他温柔手劲,十指灵动,在穴位上如按琴键般点按。</p>

    尤其是小妙手,五指上带着灵动之气,所到之处,轻如鸿毛拂过,柔如丝绸滑过,放射出令对方心悸的一种美妙酥麻电流。</p>

    这小妙手曾使年近四十、有过生育纪录的周韵竹颤栗失魂,何况未经风雨的处子孟津妍呢。</p>

    “嗯,欧……”孟津妍嘴里发出轻轻的哼叫之声。</p>

    她只觉得之间一丝丝电流滑上滑下,麻酥酥非常新奇的感觉,奇妙之处在于这电流滑过之处,刚才腰肌上的剧痛顿时消失,身体也不由得瘫软地松弛下来,舒适地闭上眼睛。</p>

    渐渐地,之间的电流向全身扩散,带着热量,仿佛全身沐浴在春天的光线之下,温暖而令人充满了快乐暇想。www..com</p>

    她眼睛半睁半闭,摇了摇头,努力使自己清醒一些。</p>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张凡完成了扭伤之处周遭的局部按摩,以重手法向扭伤之处一点!</p>

    这一点,对于按摩来说,属于画龙点晴之笔,扭伤处因此气脉贯通,疼痛骤减。</p>

    孟津妍只觉得腰间被强大电流一击,愉悦之感通遍全身,不由得身体一直,“啊——”叫了一声!</p>

    “怎么?弄疼你了?”张凡停下手惊问。</p>

    “嗯,嗯,嗯……”她点点头,又摇摇头,嘴里发出似吟似唱的声音,表情一片迷离,魂飞天外。</p>

    然而,仅仅“吟唱”了几秒,孟津妍猛然意识到不对劲:妈呀,羞死了,我的声音怎么像毛片?!</p>

    想到这里,马上紧咬牙关,忍住身体上一阵阵的兴奋和舒适,不发一声。</p>

    张凡虽然也听见这声音在频率上有点跑偏,但此时他集中精力在穴位之上,并没有太多感触。</p>

    《玄道医谱》上要求,医者在点按之际,须全神贯注,手法连续流畅,方能使各经脉同时疏通。他也无暇多想,指法依旧快如风、柔如丝。</p>

    一系列穴法依次完成,张凡最后以神识小妙手食指重重地点在长强穴上,结束了按摩治疗。闪舞小说网www..com</p>

    “你耍流珉!”</p>

    孟津妍感到自己尾椎骨偏左的地方,被他重重一点,腰上疼痛之处顿时彻底消除。</p>

    看来,治疗是完成了。</p>

    既然腰不疼了,治疗结束了,那就可以做个姿态了。想到这里,她不禁一个翻身,而对张凡骂了一句。</p>

    张凡却是不理会,只是微笑问:“你试一试,能不能坐起来了?腰不疼了吧?”</p>

    张凡心里太明白了:她的骂,是为了给自己遮羞,表明她并不情愿进行按摩。因此他一点也不生气,直接忽略她的谩骂,反而关切地问道。</p>

    孟津妍把裙摆放下,盖住雪白的腿,把手伸进裙内,捏住小内内的边缘扯了扯,正了正,面红耳赤地质问:“你刚才是不是掀开偷看了?”</p>

    “我没有偷看!是正儿八经的看!”</p>

    “正儿八经的看?哟,你还有理了?”</p>

    “就是嘛,不看按什么摩呀?怕看你找盲人按摩师呀!”张凡委屈地道。</p>

    “你最后一下,按在什么地方?”她嘴上这样问,心里暗骂:我的内内那么窄,你八成是存心偷光吧!</p>

    “什么地方?长强穴呀,那最后一按,是收势,必须要重手法点按一下,否则前功尽弃!医书上这样说的!”</p>

    孟津妍被堵得张口结舌,说不出话来,憋了一股气,刷地一下站起来。</p>

    咦?不疼了,确实好了!</p>

    而且全身流畅着一股极度的舒适之感,好像刚刚蒸了一个大桑拿!</p>

    “你是说,按完长强穴就结束了?”她内心的气一下子消失了,活动一下腰身,下意识地问道,似乎还想继续按摩。</p>

    “哼,”张凡冷笑道,“上瘾了?是不是要来第二次呀?不过我可事先讲清,首次免费,想继续按,要收费了。”</p>

    “谁上瘾了!你才上瘾了呢!”她拣起一根树枝,狠狠地抽过来。</p>

    张凡一闪,躲过了,认真地道:“放下树枝,说正经的。”</p>

    那树枝上带着刺刺儿,她也不是真的想打张凡,便扔掉树枝,问:“什么叫正经的?”</p>

    “你的七星掌真的水平了了,不但被我轻松化解,还差点扭伤了腰。我好言相劝,以后不要再拿出来给你的宗师丢脸了。”</p>

    “扯!要不是你偷看人家,我怎么会冒险使出连环脚,以至于身体失衡摔倒?”</p>

    “你再怎么解释,也是输了。”</p>

    “哼,欺负女孩子,还大言不惭!”孟津妍狠狠地白了张凡一眼。</p>

    “冤枉!从头到尾,我根本没有主动出一招,是你自己从空中摔下来的!”</p>

    “巧辩!巧辩!”她说着,拍了张凡一掌。</p>

    这一掌轻轻的,无狠意却有娇嗔之意。</p>

    张凡见她如此,知道有门,便进一步诱导说:“其实,七星掌动作激烈,不太适合少女练习。你还不如跟我学几手车丹拳更经济实用,在街上遇个骚扰什么的很管用。”</p>

    “真的?”</p>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</p>

    “你的车丹拳确实厉害,我此前用过几次七星掌,没有遇到对手,没想到被你给拿下了。”孟津妍终于承认自己输了,虽然心有不甘,但对于车丹拳,她也不得不佩服。</p>

    张凡道:“车丹拳不但格斗搏击技术实用,刚才我给你按摩,也用的是车丹拳的内家功法。”</p>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也有内功?”</p>

    “内功是小菜嘛。”张凡虽然没内功,但神识小妙手削铁如泥的神奇,只能用内功之类理念来解释了。因此,自称有内功,也不为过分。</p>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时候教我车丹拳?”</p>

    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