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17章有人送大礼

    这个服务员是刚参加工作的,顶多十八岁,还没在客人那里过水,一听这话,不觉脸热,悄悄打量孟津妍的脸,然后又贼一般往下瞟了一眼孟津妍的肚子,暗中诧异道:这么年轻,就被搞怀孕了!看那肚子扁平,也不是“鼓鼓的”呀。闪舞小说网www..com看来,也就是怀孕一两月,是刚刚有妊娠反应吧!</p>

    孟津妍见服务员看她肚子,猛然一惊,心中醒悟过来:不好,“你可要负责”这句话一语双关,很有岐义!</p>

    刚才失言了!</p>

    呀呀,呔!她粉拳紧握,差点擂自己一拳。</p>

    怪了怪了,今天,我这是怎么了?</p>

    心神不宁,神魂颠倒!</p>

    老是说错话出丑,一会说“会阴”,一会说“为肚子负责”,一个姑娘家,在男子面前说这些,身价不是掉到太平洋海沟去了?!</p>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内心再也挺不住了,不理会张凡,快步抢先下楼去了。</p>

    张凡本来没听出“你可要负责”的画外音,但见孟津妍突然狼狈逃跑,颇觉奇怪,站在那儿愣了一会儿,又见女服务员红着脸低头从面前走过,这才醒过味儿来!</p>

    哎!</p>

    无意间说了句粗口算什么?即使是有意说的,也属于幽默一族,何至于如此慌张失措?</p>

    看来,这孟津妍……是不是想多了?</p>

    如果她真的往那方面想,麻烦就大了:一个周韵竹把他爱得死死地,再来一个孟津妍……早晚被涵花知道,闹出夫妻矛盾来!</p>

    我是不是不该跟这些女子继续交往呀?</p>

    不行,我得跟孟津妍保持距离,千万别把她误导了。www..com</p>

    张凡追出饭店,孟津妍早己打的跑掉了。</p>

    他无奈地笑了一声,开车去林巧蒙家里,接了涵花,回到张家埠。</p>

    两人睡下之后,张凡在黑暗中按照孟津妍所教之法,暗念七字诀,调息修炼,一直炼了七个炼程,顿时感到体内气息汹涌,周身经脉通畅,小妙手手心隐隐发热。</p>

    张凡此前并未修炼过,身体脉络没有气感。</p>

    初尝修炼妙处,心中暗喜,竟然一下子喜欢上了,接着又修炼了三个炼程才睡觉。</p>

    第二天,姥姥家里妈妈的外甥娶媳妇,涵花和妈妈一起去八十里外的姥姥吃喜酒,要在那儿住两天,涵花怕自己不在家张凡不做饭,临走前蒸了一锅大米饭,还煎了鱼,煮了咸鸭蛋,嘱咐他一定要按时吃饭。</p>

    妈妈看见儿媳妇对儿子这么好,心里乐开了花儿,脸上的皱纹都张开了,用手指点着张凡道:“小子,涵花对你多好!你可要记在心里,要是你对涵花不好,我可不饶你!”</p>

    妈妈这话,虽然出于无心,但张凡听起来,心中一阵小鼓,好像自己与周韵竹的事已经败露了一样,忙掩饰地道:“瞧妈说的,呵呵。”</p>

    妈妈和涵花走后,张凡愣怔地想了半天,担心哪一天真的出事。</p>

    正出神呢,忽然工程队的老韩叔来电话。</p>

    “小凡大侄,你快来工地看看。”老韩叔声音惊奇。</p>

    张凡以为工地出事了,内心一惊:“怎么了?没出事吧?”</p>

    “有一辆大厢货车,开到你家新房工地上,二话不说,哗啦啦往下搬地板。你快过来看看,他们是什么人?你要先讲好价再叫他们往下缷地板,不然他们讹你。”</p>

    缷地板?</p>

    二话不说?</p>

    张凡猛然想起前天和市林业局林管处林处一起喝酒,林处席间叫来的那个卖地板的孙老板,孙老板答应以3万8千元卖给张凡三百多平米硬木地板。</p>

    一定是孙老板把地板拉来了。</p>

    这个孙老板也是,你一大早拉来地板,怎么不事先和我打个电话?</p>

    张凡一边往家里新楼工地走,一边拨了孙老板的手机。</p>

    铃声还在响着呢,张凡已经走到了工地。</p>

    只见一辆高厢货车停在工地路边,厢后门大开,斜搭的跳板伸出来,几个穿搬家服的工人,正在往下抬地板。</p>

    张凡走过去,挡住一个工人,问道:“你们是哪儿的?”</p>

    “我们是专业送货公司的。</p>

    “谁派你们来的?”</p>

    “地板公司一个姓孙的。”</p>

    “他人呢?”</p>

    “他叫我们按地址送地板,我们就来了。”</p>

    老韩叔非常担心,把张凡拉过几步,小声道:“小心,别上当!这种事我听说过,弄不好要赔送货公司钱的。”</p>

    张凡心中有底,微微一笑,再次拨了孙老板的手机。</p>

    孙老板还是不接电话。</p>

    这时,最后一箱地板也已经从车上搬了下来。</p>

    六十多箱地板,整整齐齐地码在地上,纸壳包装箱干爽崭新,哪里有被雨淋过的迹象?</p>

    上次在饭店,孙老板说他的地板被雨淋湿了,打折卖给张凡。</p>

    有没有搞错呀!</p>

    这崭新的地板,如果不打折,十几万块,张凡现在手头真没那么多钱。</p>

    张凡打通了林处的电话。</p>

    “林处,孙老板派人把地板送来了。根本不是雨淋的,是崭新的。”</p>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个孙老板!我们讲好是按雨淋过的旧地板嘛,他玩的什么花样!哈哈哈……”</p>

    林处光是打哈哈,张凡从他的话音里明显听出,林处是装糊涂的。</p>

    “那怎么呢?孙老板不接电话,要么,我叫送货公司把货拉回去得了。”张凡已经明白了其中的奥妙,故意试探林处。</p>

    “随你便。不过,我可声明,现在反腐力度大,我是政府官员,我可没有参与你们的交易,我只是把你这个客户介绍给孙老板这个厂家,其他的事,别找我。”</p>

    说完,挂了电话。</p>

    张凡想了想,走过去,对货车司机说:“你们把货拉回去吧。不行的话,运费我出了。”</p>

    司机一笑:“孙老板嘱咐过,如果我们把地板拉回去的话,孙老板一分钱运费也不给我们。”</p>

    说着,跳上驾驶室,招呼几个工人上车,一溜烟开走了。</p>

    我去!</p>

    张凡望着远去的货车,又看看一大叠地板,有点蒙,暗道:这个林处长,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。上次从卜董事长手中把他救出来,如今他用这个办法来回报!</p>

    细细一想,这里是一个“连环劫”:</p>

    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