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18章杀手

    张凡,白得了十几万块钱的地板;

    林处,没花一分钱就偿还了张凡的人情;

    孙老板,从林处那儿要一项工程卖一大批地板……

    张凡渐渐感到自己窥见了一个神奇的领域:权力这东西真奇妙,如果玩得好,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怪不得古人说: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!

    权力、金钱和美女,是男人孜孜以求的三样东西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张凡不由得轻笑起来,“我还差两样!”

    工程队的工人都是本村村民,他们在老韩叔的指挥下,把地板一箱箱抬进楼里。

    眼看着张凡白白地得了这么大好处,大家心里羡慕得要死,一边抬一边议论:

    “我去!小凡太厉害!”

    “肿么没人来给我进贡送礼呢?”

    “你算个屁!人家张凡会治病,一定是给哪个大人物治好了病,人家白送的地板。”

    张凡听了,心中微微有些得意,但马上冷静下来,大声道:“别瞎猜呀!这地板我是交了先期预付款的,只不过跟老板熟,可以分期付款而己。”

    张凡的解释苍白无力,大家根本不信:

    “卧槽!太低调呀!”

    “张凡,你是怕我们叫你请客吧?”

    “请客必须的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扬扬,吵个不停。

    张凡说:“中午叫镇里饭店送肉行吧?”

    “还有啤酒,来几箱啤酒!”有人喊。

    “好的好的,你们先干活吧,我去镇里订餐。”

    张凡先去村里食杂店搬来几箱啤酒,又开车到镇上,找了一家大饭店,订了一百只,还有八大盆炒菜。

    中午,饭店派车把午餐送来。

    张凡刚要和大家一起吃饭,忽然有个小男孩跑过来,叫道:“小凡哥,有人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?”

    小男孩指指医务室:“他在医务室那儿站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那人么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那人长得挺黑挺棒,像个外国人!”小男孩拍拍,“我偷偷看见,他腰里露出一把刀,贼亮贼亮的。”

    噢!

    打架的?

    慕名前来看病的?

    张凡把手里的递给小男孩,站起身,“你们吃吧,我回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老韩叔担心地道:“不是来找打架的吧?要么,我们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对,到我们张家埠打架,找死吧?”有人高喊。

    一伙村民纷纷站起来,有几个人就去拎锹拎镐,也有操砖头的。

    这些小青年血气正盛,张凡担心闹出人命,忙阻拦着:“我看没事,你们趁热吃,我先去医务室看看,如果是打架的,你们再去不迟。如果是看病的,我们这一大群人去了,不把患者吓跑了?”

    老韩叔笑笑,道:“都坐下吃饭,小凡,有事你打个电话,我们大家立马赶到。”

    张凡一边往医务室走,一边嘀咕:泥马看病的带刀干啥?如果是打架的,你没听过我张凡的大名?

    走近医务室,没有看见人。

    张凡快步走近前,四下里查看一下,房山头,柴垛后,能藏人的地儿都看了一遍,没人呀!

    难道人走了?

    掏出钥匙开门。

    钥匙刚刚锁眼里,只觉得肩头上一酸,一只大手拍了下来,沉重地摁住不动,低沉的声音传入耳中:

    “不想死的话,别反抗!”

    张凡慢慢回过头去,想看看来人的脸。

    “别回头,把门打开,进屋说话。”

    随着声音,一个硬硬的东西顶到后腰上。

    张凡感觉出来,那应该是一把尖刀。

    此时不能反抗,反抗的话,那把刀将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张凡顺从地打开了锁头,开门进屋。

    刚刚迈进门里,身后“咣当”一声,门被关上了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回头了吧?”张凡问道。

    “坐下。”命令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凡慢慢坐在椅子上,这才抬头去打量这个人。

    此人身材魁梧,黑色脸膛,眼眶深陷,嘴里嚼着口香糖,穿一身黑色立领黑装,戴一顶佐罗帽,左手夹一支胡萝卜粗的雪茄,右手握一把尖尖的匕首。

    “是张凡吧?我见过你的照片。”他拉把椅子,在张凡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张凡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:只要对方的刀不逼住我,对方就没有胜算。现在两人相距一米多,动起手来,对方基本就是送死。

    “是我,张凡。阁下的大名,估计我就不用问了,问了你也不敢说吧。呵呵,那我可以问一句: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男子见张凡坐得规规矩矩,手里也没有武器,情知张丹已经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了。他此刻自我感觉是一只牛逼的猫,张凡就是猫面前的老鼠,吃掉老鼠之前,他要好好戏耍老鼠一番。

    杀手的最大快乐就是欣赏被杀者死前的恐惧。

    男子微微一笑:“做笔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何种生意?我向来行医看病,不做生意,阁下找错人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和你做生意,是和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你的仇敌。”

    “仇敌?是由鹏举吧?”

    “不要套我话,我有职业道德,这个人名,我是不会说出来的。不过,交易的内容,可以向你透露一点点,那就是对方出高价给我,要我买你一只招子。”

    招子?

    张凡一怔,差点乐出声来:泥马直接说眼睛罢了,不装逼会死?!

    白了男子一眼,张凡收回笑容,“雇主出多少钱给你?”

    “你问这个管屁用!雇主出钱再多,我也不会分给你一分钱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两人之间现在的问题是,坐下来探讨一个重要问题。”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问题?还重要问题?那就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男子阴险地笑了一笑,把头探过来,用狼一般的低声道:“这个问题就是,你要做出一个选择:是你自己抠招子呢,还是我替你抠出来?”

    “你吃大蒜了,离我远点,”张凡把身子向后靠了靠,轻轻摇了摇头,“若有所思”地道:“跟我商量这个问题的人,必须得有一定的武学造诣,否则就跟与虎谋皮一样愚蠢。”

    男子脸色微微愣一下,随即恢复自信道:“你这样说话,表明你现在不知道在跟谁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跟一个快死的人说话呢。”张凡轻笑起来。

    男子瘪着腮帮子,狠狠吸几口,把烟吸尽,烟头扔到地上用脚碾了半圈,掏出烟盒,敲出一颗烟,递过来:“在我动手之前,你吸一支烟吧,好好考虑一下,是自己动手还是劳我动手。烟吸完之前,你必须做出决定。”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