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19章给你销销神

    张凡接过香烟,随手扔到废纸篓里,“我怕烟里有麻醉。”

    说着,掏出自己的香烟,点着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口大口,几口就吸完了,扔掉烟头,笑问:“烟吸完了,傻逼,你能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卧槽!我手下杀的人比你见过的都多,在我面前,除了跪就是死。你竟敢骂我,我只好让你死得更惨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叫更惨一些?”

    男子脸露凶色,匕首在空中一扔,转了一个花儿,重新接在手中,道:“本来雇主只买你一只招子,现在,我要外搭给雇主一只脚!”

    言毕,暴然跳起,身形一长,手中匕首如白光一道,向张凡面部直刺过来。

    张凡对武术知之甚少,哪里知道对方使出来的是什么套路?!

    只知道兵来将挡,水来土淹,一只神识小妙手解决一切。

    抬起小妙手,迎刃而上。

    男子这一刀,名叫“雪莲叶落”,乃是天山派最毒招式,三米之内,取人五官于一瞬。

    不料张凡却不躲闪,用手来接刀。

    男子匕首直进,准备切断张凡的手之后,再袭眼睛。

    瞬间,手掌与匕首在空中相碰!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半截刀刃飞向空中。

    张凡小妙手顺势抓住男子握匕首的手,往回一带。

    男子收势不住,轰然一声,巨大的身躯摔到墙角里。

    爬了几下,翻身坐起来,额头上的血迅速淌下来,迷糊了一只眼睛,另一只眼晴却格外喷火,牙齿咬得咯呼响:“小子有货呀!”

    说着一蹬,身体腾空而起,双手如钩,直抓张凡面门,大喊:“黑龙探珠!”

    “探泥马拉戈壁!”

    张凡骂着,仰身向后,避开来锋,随手一挥小妙手……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小妙手正砍在男子的十指上。

    男子只觉得手上一麻,触电般地缩回双手,同时身体落地。

    双手伸在眼前一看,差点哭了:

    十根指头,缺了百分之五十五——五根齐根断掉,还有一根断了一半!

    钻心的剧痛!

    男子大叫一声,颓然坐地。

    张凡在他后心上猛踢一脚,将男子踢得俯卧于地,再踩上一只脚,讥笑道:“黑龙探珠?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,名不副实呀!你是哪门哪派的?整这些个花架子,也配当雇佣杀手?雇主是谁?”

    男子被踩在后心,如一座山那里,胸口沉闷,几乎要吐血,嘴里却很职业地不屈服,道:“哼,我干这行就是刀口血。今天马失前蹄,被你得手,要杀要剐,随你便,废话少说!”

    “嘿嘿,别嘴硬,不说出雇主名字,真的杀你!”

    说着,脚下加了一分力。

    男子后背如山一般地压了下去,胸口一热,口中。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只求速死!死后找你索命!”男子眼里阴鸷,沉声道。

    张凡身体打一个冷战:好硬的一块骨头!要是生在战争年代,肯定成英雄了。

    看来,即使弄死弄残他,他也不会吐露真情。

    忽然想起“三军夺其气,匹夫夺其志”的说法来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匹夫,毁掉他的**,不如摧毁他的意志。

    人无灵魂便如行尸走肉,意志自然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何不使用医圣七星针中的“销神针”?

    此针乃是治疗疯癫病时使用的镇静之法,为的是将病人的灵魂部分镇住甚至抽出,使其恢复镇定。

    张凡掏出针袋,取出一支细针,对准男子头顶上的承灵穴,飞针而入。

    男子头部一激灵,扭头惊问:“你,你下针?”

    张凡和气地一笑,“我是中医,会一点针灸的小技艺,帮你整理一下思路,让你回忆回忆谁是你的雇主!”

    说着,手捻细针,慢慢地向穴内。

    一阵冷冷的麻木感,迅速从男子头部扩散到全身。

    “这一针名叫‘销神针’,现在,我针入一分,你全身麻木。当我再入二分时,你灵魂被抽出二分之一。再入三分针时,你灵魂离体而去,你仅剩肉身,智力比还差一倍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男子惊叫。

    “呵呵,别害怕,失去魂儿之后,你无痛无痒,无喜无悲,会很幸福的。现在,我就给你再加一分深度。”

    张凡嘻哈一笑,手捻细针,向里面又是一捻。

    男子神志忽然迷糊起来,周遭景物如同遮了一层薄纱,大脑昏沉欲睡,眼皮半下来。

    不好,这鬼针真的会把我魂儿抽走!

    再这样下去,岂不跟死去一样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浑身打抖,手脚筛糠般地哆索起来。

    “求求求你,饶了我!”

    “说不说?”

    “我,我说。”

    张凡赞许地点点头:“还算明智!”

    说着,把头上的针拔下来。

    随着针从穴位拔出,男子恢复了平静,眼前的景物也清晰了。

    他余悸未尽,大口喘气,道:“什么盅术!本杀手也是受过酷刑的,没见过你这阴狠手段!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谁是雇主?”

    张凡把针在手里捏着,做出随时再扎进去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是由鹏举由公子雇佣我,他叫我把你弄成残废。”

    男子的话并不令张凡过分意外,只不过他此前没想过由鹏举竟然想让张凡成为残废,真是够狠的。

    张凡双手抓起男子,走到门边,向外抛去,骂道:“回去告诉由鹏举,早晚我会叫他跪地求死!”

    男子从空中落下,重摔在路边,爬起来,一溜烟地跑掉了。

    江清市天际大酒店豪华包房里,由鹏举一脸的焦急,不停地啜着红黄绿三色鸡尾酒,眼光投向窗外。

    十天前,他与t国威名赫赫的泰龙雇佣军团达成协议:整残张凡,整不残就弄死。

    经过几天缜密侦察,雇佣军掌握了张凡的活动路线,决定今天上午下手。

    军团团长派出了团中骨干杀手“鳄鱼的眼泪”具体实施对张凡的致残行动。

    不料,“鳄鱼的眼泪”却没有按时归来,这让由鹏举大为焦虑。

    “我说泰老板,这时间己过去一个小时了!你打个电话给他,问问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由鹏举很不耐烦地对沙发上喝咖啡的中年男子道。

    那个叫泰老板的,乃是t国人,却说得一口流利的华国文,脸上半笑不笑,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,放下咖啡杯子,轻轻说道:“打电话?不可以的。我们的行业规矩是,在杀手完成任务回来覆命之前,不得进行通讯联系,以免万一事发,牵连别人。”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