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20章市领导很关注

    “什么规矩不规矩,我要知道的是,他为什么逾期不归!是不是出事了?”

    由鹏举狠狠地扯开衬衣的衣领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一对一,鳄鱼的眼泪是我手下顶尖人物,从未失手,都是一刀见结果。呵呵,难道你的那位仇家不是血肉之躯?呵呵……”泰先生充满自信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嗵”地一声,门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一个黑衣杀手冒冒失失地闯进来,声音结结巴巴地喊:“坏事了,坏事了!”

    泰先生一愣,从沙发里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团长,团长,鳄鱼的眼泪失手了,而且失手了。”黑衣杀手眼里充满着极度的惊慌。

    泰先生皱了一下眉,厉声问道:“把话说清楚!什么叫失手了,而且失手了!小学没念过吗?”

    “团长,是这么回事,我的意思是说,鳄鱼的眼泪失手了,还搭上了一只手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泰先生惊叫一声,“怎么可能?鳄鱼的眼泪刀下有20条冤鬼,怎么可能败给一个小村医?”

    “一会你见到他,亲自问吧。”黑衣杀手哭丧着脸说。

    “哼,不是高手吗?吹上天了都!”由鹏举尖声讥讽道。

    泰先生的脸色已经红得像猪肝了,紧握拳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怎么样?栽了吧?!”由鹏举跳起来,激动地叫道,“我事先跟你说过,这个张凡力大无穷不好惹!你却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!这下好了,让人家把手给整没了!哼,整天跟我谈合作合作!合作个屁!我跟你们合作,哼,丢不起那人!”

    由鹏举怒骂道,提起皮包便走。

    泰先生阴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:“由老板,我泰龙团不可能栽在江清!这个面子,我会挽回的!”

    由鹏举回头,继续讥讽道:“好,我等着你挽回!等你和你的高手们回幼儿园把武功练精了,再来找我合作吧!”

    说完,摔门而去!

    泰先生简直气闭了!背着手,在地上走来走去,突然大喊:“鳄鱼的眼泪在哪?为什么不来见我?”

    黑衣杀手小心地道:“他在医院呢,医生正在为他处理断指,所以没打电话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他,不要打电话了,我不想听。出院后叫他直接回t国,泰龙团里再也没有这么个废物!他要是有点羞耻的,自裁好了!”

    张凡赶走鳄鱼的眼泪之后,正要回工地和大家一起吃午饭,忽然接到了周韵竹的电话。

    周韵竹一反平时的矜持,声音很焦急:

    “小凡,你快来一下市中医院,我在这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韵竹你病了?”张凡一惊,脱口就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,是一个外商。”

    “韵竹,我已经从中医院脱离开,再回去看病,合适吗?你把病人转到别的医院,我再去行吗?”

    “小凡,这个患者很重要,你先别考虑那么多,就算帮阿姨的忙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周韵竹说到这里,语气中恢复了娇娇的味道,甜滋滋地钻入张凡耳朵里,使他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现在就动身。”

    张凡来到市中医院时,只见医院楼门口站着周韵竹,她是专门下楼来接张凡的,也是为了避开众人嘱咐张凡几句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阿姨。”张凡劈头就问。

    周围没有别人,周韵竹拉住张凡的手,疼爱地在自己的手里揉着,一边说:“患者是我们天际集团国际招标的客商,计划与我们天际合作,在江清投资投资建一座大型水上迪士尼娱乐中心,市里和省里非常重视这个项目,所以,我让你来,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明白。”张凡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有两层意思。一是我想通过这事,让主管副市长见识一下你的医术,然后把你留在中医院工作;二是把患者治好,对于我们天际集团意义重大。”

    张凡被周韵竹一阵轻抚,手上已经处于半酥麻状态,肚子上也有些发热,不禁向她深开领内瞟了几眼,脑子里同时在思考周韵竹说的事。

    周韵竹美丽的脸微微一红,含羞低首,把深开领往上提了提,提完之后,似觉得不妥,又往下拉了一拉,露出更多的雪白深谷,回瞟了张凡一眼,颤声道:“想要了?看完病回家,阿姨给你。”

    张凡不得不承认,周韵竹身上有一种令人无法摆脱的魔力。

    “第一层意思,阿姨,你就别操心了,我已经从中医院退出来了,好马不吃回头草,不想再进这个是非窝里了;第二层意思,既然是天际集团的客商,我当然要尽全力治疗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,我们上楼去吧,主管副市长还在院里会议室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二人乘电梯来到位于十三楼的院会议室。

    椭圆形会议桌前,坐满了人。

    副市长正在讲话,周韵竹领张凡找个空位坐下,与副市长和侯院长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“这次抢救行动,全体医护人员要全力以赴,因为这位患者对于我们江清市经济发展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!”

    副市长人长得锉而壮,是个粗嗓门,一边激昂地说着,一边把拳手在桌子上点着,发出“当当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侯院长和几个院领导恭敬地听着,一边在小本子上装模做样地记着笔记,眼里透出巴结的笑意,虽然笑得是那么勉强,但却非常职业,因为这个副市长主管全市医疗卫生工作,可以决定在座的院领导升降命运。

    侯院长放下手中的铅笔,道:“市长放心,我已经请来了一位神医。”

    侯院长忘不了把功劳写在自己薄上,想让副市长主伙张凡是他请来的。

    “神医?”副市长一愣,似乎对于神医这个称呼很意外,“在哪儿?”

    他环顾会场一周,十几个与会人员,除了身穿白大褂的院领导和各科室负责人,只有周韵竹和她身边的一个年轻人,而这么年轻的小伙子不可能是神医。

    “市长,”周韵竹站起来,指着张凡介绍道,“就是我身边这位,名叫张凡。”

    副市长斜了一眼张凡,转头对侯院长道:“为什么不请德高望重、久负盛名、祖传六百年的赵常龙赵老神医?”

    这一句,正是在座的好多人心里同样的疑问:侯院长不是每逢重要患者就请赵常龙吗?今天怎么……

    侯院长内心却是另有一个小算盘:前市长离职了,侯院长的后台倒了,一朝天子一朝臣,下一步,他的仕途别指望高升了,不被撤职就是最好的结局了。在这个敏感时期,而且是市里这么关注的病人,找赵老爷子前来,万一赵老爷子再使出他那套要命十三针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