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22章翻译官的隐病

    随身翻译以为张凡是在骂别人,左右瞅了瞅,见没人反应,然后才醒悟过来:张凡是冲着自己在骂。

    这么多的医生,已经被了一个小时,没一个人敢放个屁,连院长、副市长都被他给撸了一顿,也都没敢吱声,难道这个年轻的小实习生敢骂我?

    随身翻译有些不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你骂谁呢?你难道敢骂我?”

    随身翻译内心虚弱,但仍然要端住架子,装做很凶的样子质问张凡。

    “卧槽!又不是从电脑上删除垃圾文件,难道挨骂还需要确认吗?”张凡冷笑道,“如果你不能确认,我就再拷贝一遍原文件给你,听清了:你他妈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随身翻译脸色一变,蔫了。

    仗势欺人的小人都是一个样,遇到硬手,直接跪倒。

    张凡的强硬态度和眼里的凶光,让他畏惧了。

    不敢再说话,脸色蜡黄,小心地往后站了一步,可是心里却还在暗暗思忖:我特么先忍你一会儿。等一会你失手了,我再叫你难看!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为这痛快的一幕在内心叫好!

    这个小翻译仗着给外商打工,张狂到了极点。这里的医生护士全是体制内的人,怕惹事丢了职位,全都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张凡的痛骂,令大家出了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张凡重新抓起娜塔的玉腕,闭目切了几分钟,然后慢慢睁开眼睛,道:“此人有救!”

    听说有救,周韵竹松了一口气,道:“你细讲讲治疗方案。”

    “先进行相关穴位的点压和按摩,使患者呼吸系统肌肉松弛,人就会醒过来。然后开两服中药,便可根治。”张凡信心十足地说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神医就给美女开始按摩吧。”一直没说话的沈茹冰酸气十足地微笑道。

    周韵竹吃惊地看了沈茹冰一眼。

    而沈茹冰的眼光也瞟到了周韵竹脸上。

    两个美女的目光对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没错,双方都发现了对方眼里的妒意。

    周韵竹脸上微微一变色,问张凡:“按摩哪里?”

    “要按摩的穴位遍及全身多处经脉要点。”

    张凡的说法非常专业而隐晦,意思是说连之下部位也要按摩。

    “张医生的意思是,”周韵竹眼里的酸意已然十分充沛了,“我们大家都要回避吧?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尤其是与治疗不相关的男性。”

    张凡说着,鄙夷地看了随身翻译一眼。

    随身翻译给娜塔担任翻译这半个月,已然迷上了这位金发碧眼的富家美女,可是,娜塔却对这个肥胖的随身翻译一点感觉也没有,他屁颠屁颠地身前身后服侍了半个月,人家娜塔连手都没让他牵过一下。

    可是,眼前这个小实习生,却要给娜塔进行全身按摩!

    随身翻译能不醋意冲天吗!

    “不行!”随身翻译叫了起来,“你懂人全吗?你未经娜塔本人同意,就要对尊贵的外国人进行按摩,这是侵犯人全!娜塔会告你猥亵罪,让你坐大牢吃枪子儿!”

    张凡心内怒火一燃,脸上却变得十分阴冷:“看来,你真是个屁!不把你放了,你总在肚子里咕咕叫!好吧,你不相信我是吗?”

    “岂止是不相信!而是鄙夷!什么全身按摩?完全是骗人的!你看见金发美女,你起了色心!”

    随身翻译总算抓住了反击的机会,。

    张凡没有马上说什么,只是上下打量了一会随身翻译,然后轻轻道:“龟孙子,那我就叫你看看,什么叫神医!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神医?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就给你看看病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看病?”随身翻译指着自己的鼻子。

    “对。龟孙子,你有不治之症。”张凡一口一个“龟孙子”,完全不把他当人看。

    “你骂我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个快死的人,挨几句骂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,你才是龟孙子!”

    随身翻译一连被骂,心想,不还骂一句,实在是面子上过不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张凡抬手一掌,迎面拍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顿时,随身翻译鼻孔出血,眼冒金星。

    他晃了晃头,半天才从蒙登之中缓过来,掏出纸巾,擦掉鼻孔上的血,却是不敢再还骂张凡。

    “龟孙子,别人不敢打你,我可是敢。你再不老实,我还打你。”

    随身翻译知道遇到了硬骨头,如果继续装逼下去,只有挨打的份儿,便转而道:“好,我要给我看病,就看看,我问你,我有什么病?”

    “龟孙子,你现在是不是一天要手工安慰自己五次以上?”

    手工安慰?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一愣,无不认为张凡说得过分了:手工安慰本是青春期小青年的一种正常行为,但像翻译这样三十多快四十的男人,即使没家室,也不至于每天五次有请五姑娘吧?

    随身翻译听了,却是心虚一惊,不由自主地把手中的提包往后挪了挪,道:“你想侮辱我的人格是不?”

    “龟孙子,你本来没有人格,侮辱不到你。我给你细讲讲吧,你患了一种奇怪的病,应该是几年前你去过外国召过鸡,染上了一种病原体。这种病原体病毒,对于不同的人种来说,它的危害程度不一样。我华国自古并无这种病原体,因此,华国人对此没有免疫力。它的具体症状就是,病毒侵蚀了你的前列腺,在前列腺以及阴经海绵体里大量繁殖,导致海绵体不断充血,刺激性腺的分泌,强烈而无法自拔,不但晚上被折磨得彻底难眠,白天也同样。因此,你在手提包里随身携带自我安慰的飞行杯,肿胀难忍之时,便去卫生间安慰一次自己。这样的事情,已经持续了至少三个月了,因此,你现在是肾水衰竭,元气崩塌,气数己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……”随身翻译张口结舌,心中已经是吓坏了。前几年,他担任一个考察团的翻译去米国考察(当然是旅游为主,考察为辅),大家用公款叫了好多次鸡。

    不料回国之后,便开始低烧。

    他以为是得了爱滋,去医院检查,结果是抗体阴性,不是爱滋,医生也无法断定是病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