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23章跪姿标准

    从那以后,他的性玉逐渐增加,到了最近,已经变成了强烈的病态。

    他去过好几个大医院看医生,医生都说,这病乃是不明超级细菌在作怪,目前的医学并无有效治疗手段。

    正在绝望等死之际,眼前的张凡却是一语说中他的病因,这让他又惊又喜,心中燃起了希望。

    “我说得不对么?”张凡含笑一把抓过随身翻译手中的提包,“刷”地一下,拉开拉链。

    里面赫然露出一只男用飞行杯!

    一只男用硅胶女体!

    还有两盒套子!

    “啊!男用器具!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不禁发出一片轻叹,几个年轻捂住脸,躲到人群后。

    “龟孙子,我说得对吧!”张凡喝道。

    随身翻译已经是羞得无地自容了,低下头,躲避众人看猴似的眼光,小声地道:“是,是的,肿胀无法尿尿,需要五次以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个土埋半截的人了。如此下去,一个月后必死无疑!”

    随身翻译连羞带怕,已经是手抖腿,声音也是变得可怜巴巴:“那,你能治吗?”

    张凡招手道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随身翻译乖乖走到面前。

    张凡抓起他的手腕,号了号脉,又翻开他的眼睑看了一下,然后伸开双手,搭在他的肩上,轻轻往下一压。

    随身翻译感到双肩受到了千斤的压力,好像扛着两个大杠铃,肩骨架被压得吱吱作响。

    别说是随身翻译这样酒色淘空的身子,就是来一个举重选手,恐怕也支撑不了两秒。

    受压不住,随身翻译自然地弯下,“通”地一声,膝盖骨着地,直挺挺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凡将他脑袋摁在自己之间固定好,用手在他百会穴上摸了摸,笑道:“此刻,你下面硬如牙签是吗?我先帮你解决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在他头顶点了三个穴位。

    随身翻译身体一麻,一股电流从头顶直窜下去。

    电流在下面左冲右突,所到之处,都是一片舒服和轻松。

    刚才还肿胀难忍的,如消退,海绵体充血消失,牙签秒变!

    “好受点了吗?”张凡笑问。

    “确实好受了。”随身翻译长长舒了一口气,保持跪姿端正,感激地道,“你的医术太高明了。神医,你能帮我彻底治疗吗?”

    张凡不置可否,却问:“会拿大顶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点了你穴位,使得充满海绵体的血气疏散开,眼下最紧要的是使这些血气回到头部,否则的话,血气回流到肾俞丹田,有可能气崩而死。你既然不会拿大顶,就撅跪着,使头部低于身体,让血气流到头部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随身翻译四下看了看:这么多人,怎么好意思撅跪着。

    张凡会意一笑,对苟主任说:“给他安排个空房间先跪着,等我救活娜塔再说。”

    苟主任对这个随身翻译恨之入骨,直摇其头,不耐烦地道:“二科住院患者多,哪有地儿给一条狗腾位子?要跪就在这儿——”

    苟主任指着墙角道:“在这跪一会儿吧,不然的话就到卫生间去跪。”

    随身翻译怕气崩而死,忙说:“好的好的,治病不怕丑,我就在这儿将就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说着,爬到墙角,规规矩矩地跪下来,头脸着地,高撅,摆好姿式之后问张凡:“这个姿式可以吗?”

    张凡看了看,走过去,用鞋尖踢了他一下,“泥马撅高点。”

    随身翻译顺从地把抬高一些。

    张凡把鞋底踩在他后脑勺上,轻轻往下一踩。

    随身翻译鼻子和嘴立即着地。

    “龟孙子就要做出龟孙子的样儿!给我嘴贴地跪好,若是嘴离开地半寸,我踢断你的狗脊梁!”

    “是是……”

    张凡端祥一下,满意地道:“姿式挺标准地。”

    看着刚才不可一世的随身翻译转眼之间就被张凡“安排”成了一条跪地的狗,众人几乎惊呆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副市长也佩服得不得了,小声对周韵竹道:“你介绍这个神医,名不虚传哟!”

    周韵竹得意地一笑,又是斜了一眼沈茹冰。

    沈茹冰发现周韵竹几次偷偷瞟自己,眼光里的意味非常不友善,心中明白了一大半,不禁在内心里哼道:老太婆一个,还想吃小鲜肉?

    她偷偷地拽了一下苟主任的衣角,小声道:“我留在这里吧?”

    苟主任和沈茹冰本来互相不服气,天天顶牛,但是,自从张凡把苟主任的病治好之后,两人化干戈为玉帛,在科里工作中处理得非常默契。

    苟主任冲沈茹冰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么,现在张医生可以开始了。”苟主任道,“其他人回避一下,随身翻译可以留在这里继续跪着,但不许抬头偷看。”

    张凡冲随身翻译道:“听清没有?苟主任不许你偷看。若是你敢抬一下头,我叫你把这筐废纸全吃了。”

    随身翻译嘴贴地面,不敢抬起头说话,只是喃喃地道:“不敢,不敢。”

    苟主任继续说道:“另外,留一位女医生在这里配合张凡医生,我看,沈博士,你就留在这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沈茹冰牛逼地看了周韵竹一眼。

    周韵竹冲沈茹冰冷笑一下,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众人也纷纷退出急救室,只剩下张凡、沈茹冰、随身翻译和病人娜塔。

    而随身翻译面对墙角跪着,事实上只有张凡和沈茹冰面对昏迷中的娜塔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趁她昏迷,下手方便,开始吧。”沈茹冰凑近张凡,面露讥笑之色,小声耳语。

    她的秀发触到了张凡脖子,痒痒地。闻见沈茹冰如兰的口气,禁不住深嗅了一下,然后立马正色道:“沈博士,为避嫌,我还是将她弄醒再实施治疗,免得你说闲话。”

    说着,飞指在娜塔头上和胸前各点了几下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娜塔的眼睛慢慢地睁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两位医生,娜塔用流利的华国语轻声问:“是你们把我救醒了吗?”

    张凡点了点头,道:“是的。不过,这只是第一步,下面要点穴与针灸结合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点穴与针灸?”娜塔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需要?”张凡问。

    “不,需要,需要。我早就知道,这两样疗法是大华国的中医精髓,我非常信任,请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需要你配合一下。”张凡看了看娜塔的衣服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