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24章争奇斗艳

    张凡此话一出,若是换了我大华国的女子,遇到这种情况,此刻定然做出无限羞怯之状来表白自己是多么的纯洁无瑕。

    而r国民风与我国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娜塔接下来的举动简直令张凡目瞪口呆、只剩下鼓掌叫绝的份儿了!

    她没再说话,叭叭几下,扣子,双臂一翻,脱去上衣,细腻白光一片闪到张凡眼里。

    随即腰部略略向上一拱,弯屈,褪下了裤子,有如金蝉脱壳般利索。

    这一连串动作过后,她身上只剩下三角裤和文胸,白沙沙如绵羊躺在面前。

    张凡正在诧异,娜塔双手向后一够,“嘣”地一下,将文胸解掉,扔在床头,伸展身子,丰腴雪白的身子上,只遮了一个三角。

    “需要这个吗?”她用细长的手指揪起三角裤的边缘问道。

    说着,两只手指嵌到了三角里,随时有往下褪掉的可能性,给人一种千钧一发的悬念感!

    “行,行了,不要继续脱了,有用的穴位已经完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惊慌地摆手阻止,同时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娜塔停下手,放平身子。

    西方妇女特有的前胸结构,令张凡大开眼界,上下扫动几眼,不禁暗暗感叹:不同种的人类,荷尔蒙分泌不同,从而造就了不同的生理结构呀!

    “哎呦!”

    正呆看着,冷不丁,脚背上被踩了一下。

    侧身看去,沈茹冰俏脸绯红,一脸的酸气已然无法控制了,冲张凡怒道:“快干活,别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脚上被跺得生疼,不禁倒吸一口气,道:“想多了?我想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在想,白人女子这胸好高好大吧!”沈茹冰无比鄙夷地看着张凡。

    张凡把眼光在沈茹冰胸前一扫,哼了一声,讥讽地还骂道:“我又没说你是飞机场,干吗这么嫉妒白人女子?”

    两人的对话,娜塔完全听得懂。她听到二人是在讨论她的胸型,而且张凡话里话外颇有赞赏之意,不禁得意地双手抚胸,对自己的峰顶海拔高度显出万分的自信,眼光斜视着沈茹冰。

    沈茹冰气得直翻白眼,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。”张凡也不想让沈茹冰太自卑,便劝道:“海拔高度问题,不要过分计较,世间万物都在变化之中,谁能保证沈博士婚后受到雨露滋润不会异峰突起?”

    “你才异峰突起呢!”沈茹冰狠狠地搡了张凡一把。

    张凡忍住笑,对娜塔道:“娜塔女士,放下手,全身放松。”

    然后,张凡活动活动手指,按舒肺易筋之法,连连点中娜塔数十个相关穴位,将全身脉络的联络当时打通,体内真气顿时顺畅自如。

    “啊!啊……”

    娜塔不禁舒服地连声叫着。

    沈茹冰鼻孔里轻轻地哼了一声,不屑地看着白美人。

    张凡取出七支毫针,在娜塔胸肺之位,下了一个医圣七星针肺经针法。

    每下一针,娜塔就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疼吗?”张凡一边往里捻针,一边关切地问,同时不忘戏谑地扫沈茹冰一眼。

    “疼,但很舒服。”娜塔一脸香汗,眼睛亮晶晶的,脸上全是大病初癒之后的快乐幸福。

    “你手段真高,把她整得这么舒服。”沈茹冰酸气冲天地道。

    娜塔华国语再好,也只不过是限于表面,像沈茹冰这种话里的深层内涵意思,娜塔根本听不出来,反而赞同地道:“他把我整得舒服死了,我现在可以说是。”

    为了秀秀华国语,娜塔把成语也捅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成语用错了地方。

    沈茹冰小声地自语:“?贱得可以!”

    娜塔好奇地问:“沈医生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张凡听到“”,差一点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他极力憋住不笑,把毫针一支支地拔出来,替沈茹冰打了一个马虎眼,道:

    “她说你眼见得可以了,可以了。娜塔小姐,我跟沈医生的意见相同,你可以了,不要继续了,下地走两步吧。”

    娜塔惊讶地问:“病,好了?”

    “好了。不过,为了巩固疗效,你还需要服用十天的中药才行。”

    娜塔急忙穿好衣服,跳下床,拧着细腰在地上小跑,伸臂扩胸深呼吸……

    以前,这一连串动作之后,准会哮喘嘘嘘。

    而现在,气息平缓,没有任何不适之感。

    “真的好了!我已经好久没有这么舒畅的感觉了!”

    娜塔欢呼起来,张开双臂,紧紧地拥抱张凡,红唇一嘬,“吧”地一声,亲在张凡脸上。

    西方女人的亲吻太不含蓄,张凡一点也没有感觉到什么“幸福眩晕”之类,反而感觉像是被大白熊啃了一口,不太舒服。好在娜塔的挤碰了他一下,使他产生了一种新奇的雄壮浑厚的之感,不由得产生伸手托住那妹妹俩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过,沈茹冰那双贼眼在一边盯着呢,张凡哪敢造次,只好双臂木棒一样伸直不敢乱摸。

    亲吻之后,娜塔仍不放手,一双媚眼近距离看着张凡的瞳孔。

    沈茹冰实在看不下去这个洋妖精,低声骂着:“骚狐狸,自己国家没骚够,跑华国来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快步走向门口,猛地拉开门,冲外面走廊里等候的人群道:“好了好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见门打开,担心不雅,急忙不客气地推开娜塔。

    一群人走进来,见娜塔完全恢复了,不禁把惊奇的目光投在张凡身上。

    张凡一脸平常,收拾好针盒,写了一个方子递给娜塔,“按这个方子去大药房抓药,按时服用十天,病就去根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神奇了!你们华国的中医简直是人间奇怪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所有的人都爆笑起来。

    几个笑得捂着肚子弯腰直不起来。

    娜塔愣了一下,但马上就跟着笑了:“哈哈,市长先生,我的华语表达能力还可以吗?一句话就把大家逗乐了!我真自豪!”

    副市长极力止住了笑,认真地夸奖道:“你的华语说得肛肛好!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往外走,刚走到门外,后面有个护士叫:“这里还跪一个呢!”

    张凡回头看着随身翻译,笑道:“龟孙子,差点把你忘了。”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