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25章还钱

    随身翻译从地上爬起来,一边揉着膝盖,一边道:“神医,神医,赐个方子,救我一命。”

    张凡回身面对众位医生护士:“这个翻译刚才把大家骂个狗血喷头,你们说,给他治病不?”

    “不给他治。”

    “对,不给他治,让他死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生自灭的畜生而己。”

    张凡拍拍随身翻译的肩头,笑道:“听到没?你犯众怒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不对,我不该仗洋人的势力装逼。”随身翻译此时唯一的想法就是得到救命的方子。

    “我说翻译官,我很不想给你治病,像你这种品格低下的人活在世上,基本上就是浪费粮食,给地球增加排碳量罢了。死了就算了,死得其所。不过,看你刚才跪姿还算端正,我就饶了你,给你个方子。”

    张凡说着,刷刷刷,写了个方子,递给随身翻译:“收好。按这个方子每天按时服药。不过,你身上的病菌非我大华国国产病菌,中药是否能治,我也不敢确定。但服用这剂药,起码能保证你三个月没事。三个月之后,你是死是活,看你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神医,谢谢神医!”

    随身翻译接过方子,如获至宝地跑去开药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说说笑笑,走进会议室坐下。

    侯院长格外兴奋,娜塔的得救,使得他官位得保,除了对副市长殷勤,对张凡也是极心周到,又是点头哈腰,又是搬椅子倒茶水,忙完一阵,才谄媚地说道:

    “市长,今天成功救活外商,有两点非常关键。第一,是您亲临中医院指挥抢救工作,振奋了全体医护人员的信心和士气。第二,是我院幸运地请到了张凡神医。”

    副市长刚刚跟孟市长在电话里汇报完,被孟市长夸了几句,心情也是格外阳光,慈祥地问张凡:“小张呀,你医术这么高,为何不到国营大医院发挥更大能量呢?”

    张凡苦笑一下,没作声。

    周韵竹因为上次侯院长不给她面子、不跟张凡签合同,对侯院长非常憎恨,此时趁机进言:“市长,小张医生本来有两次机会进中医院,都被阴差阳错给耽误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?怎么回事?”副市长问。

    侯院长那边一听,手中的杯子差点摔到地上,脸上顿时憋红了。

    周韵竹笑道:“侯院长不希望我说,我也得说。市长,张凡本是卫校优秀毕业生,择优录取到了中医院。不想,中医院某些领导听信谗言,单方面撕毁了用人合同。第二次,我把张凡再次介绍给侯院长,侯院长爱惜人才,痛快地答应了。可是,中医院里不知哪个领导背地里使绊子,就是不跟张凡签合同,把个优秀的人才生生地给逼走了。”

    副市长的脸色严肃下来,紧瞪着侯院长,问:“为什么?这样优秀的人才,你们中医院不用?你们是怎么想的?中间是不是有**的问题?”

    侯院长慌了:如果张凡把那十万块钱的事捅出来就坏了。

    “市长,市长,是这么回事,上次有点误会,其实这几天我们一直在联系张凡,要跟他签合同。”侯院长真是急了,当面撒谎,心想着只要混过眼前这一关!

    “本来就应该签嘛。”副市长道。

    侯院长转向张凡,一脸堆笑:“张医生,你今天正式成为中医院二科主治医师。”

    张凡笑骂道:“少跟我扯这些鳖犊子!你他妈把黑我的那十万块钱吐出来就行了。至于到中医院工作?本神医已经没兴趣了。”

    “十万块钱?怎么回事?”副市长严肃地问。

    侯院长头上的汗流了下来,结结巴巴地道:“市长,您别误会。事情是这样,上次,张医生给我送去十万块钱,我不想收,一直联系张医生,要把钱还回去的。现在,钱就在我办公室里,张医生跟我去取一下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取就取,我的钱还我就成了,不管你怎么说都成。”张凡笑道。

    副市长怀疑地打量了侯院长一会,然后表情木然地走了。

    送走了副市长,侯院长领张凡来到办公室,闩上门,回身就给张凡跪了下来:“张医生,张医生,饶命啊!这十万块钱的事,是我的错,你看在赵老的份儿上,千万别说我收了钱不办事呀!”

    张凡看着跪在自己腿间的侯院长,鄙夷地道:“姓侯的呀,姓侯的,你可真让我长见识。没有最贱,只有更贱!”

    “我贱,我贱!我真贱!”

    侯院长狠抽自己耳光,抽得啪啪作响。

    张凡一下一下数着。

    侯院长一直抽了十八个耳光才停手。

    张凡伸手揪了揪侯院长的头发,笑道:“别在我面前表演!快把我的钱还我!”

    “是的是的。”侯院长爬起身,小跑着到办公桌前,打开办公桌的抽屉,从里面拿出十沓钞票,双手捧着,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张神医,我上有小,下有老,中间有老婆,我犯事进去,全家就完蛋了,您千万高抬贵手”

    侯院长明白,他的后台没了,在这种情形之下,张凡如果实名举报,基本上可以把一个官员拿下了。

    张凡看了侯院长一眼,“哼,我可以不搞你。但我不搞你,不代表别人不搞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身大步出门。

    边走边想:这侯院长既然把钱还我了,双方的冤仇也就解了,我何必逼人到死路?如果侯院长该进去坐牢,那是他犯别的事进去的,我这边就饶恕他吧。

    张凡掏出手机,拨通了林处长:

    “林处,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件事,暂停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太便宜这个侯院长了。我雇的私家侦探初步查明,这个侯院长在中医院住院部大楼工程中,问题巨大,具体证据正在调查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他已经把黑我的钱还给我了,其他的事我也不想瞎操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叫侦探住手。”林处意犹未尽地说。

    张凡来到中医院地下车库,刚刚走到自己的汽车门边,背后传来周韵竹的声音:“小凡!”

    只见车库暗影里,周韵竹眼光闪闪地看着张凡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