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26章地下有泉水

    两人上车刚刚关上车门,周韵竹便从副驾驶位上扑到张凡怀里,一口热吻,直接将他的嘴堵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张凡最抗拒不了的是她的舌尖,灵动活泛,满口檀香,每每到这个时候,他大脑即使再有理智,身体内的每个细胞却都在狂呼着“要”字。

    两人热吻了两分钟,气喘吁吁的周韵竹坐直起来,含情问道:“我比那个女博士老吗?”

    “一点也不。你的腰肢比她的软,走路时像荷花在水上漂。”张凡不失真实地描述着周韵竹的优点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!瞎说。”周韵竹极为满意地嗔了一句,又把身子伏上来,道,“听话,我的小宝贝,别跟那个沈茹冰眉来眼去,你要的,阿姨都会满足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对她没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可她对你有!我看得清清楚楚,她一眼一眼偷瞟你!”

    “那是她的事,我总不能给她戴个眼罩吧!”

    “也是的。”周韵竹满意地说着,想了一下,又问:“我比那个娜塔差吗?”

    “真的,说实在的,我不喜欢外国女人。她们除了体型可以,翘臀外加奶牛胸,其它的乏善可陈,还是东方女人更有女人味。”

    “口是心非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我不回答,一会儿看实际行动。”张凡微笑地看着有些急不可待的周韵竹,“去林业小区吗?”

    “不去那去哪?阿姨一个星期才有一次,难道你还要给阿姨减免指标?”

    “虽然指标不高,次数不多,但质量上还是过得硬吧?不说一次顶一万次,一次顶两次不是夸张吧?”

    周韵竹从副驾驶的位置上把手探过来,轻轻道:“说真的,每次都跟死过一回似的。你就是一次顶一万次!”

    一觉醒来,张凡睁眼一看,周韵竹正斜倚在枕头上,温情脉脉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张凡抬表看一看,已经是快五点了,得回家了,忙坐起来穿衣。

    周韵竹拦住他,把身体扑他胸前,两人脸对着脸,鼻尖几乎相碰。

    “真不舍得你走,真想这样永远拥着你!”她喃喃地道。

    张凡感觉一颗眼泪落到了自己嘴角,慢慢往嘴里流。

    他不觉伸舌了一下,咸咸的,还有点苦。

    “韵竹,你我都有家庭,如果任意胡来,一切都会乱套的。”张凡慢慢劝道。

    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从他身上爬起来,一边帮张凡穿衣,一边问:“侯院长把十万块钱还你了,往下你怎么打算的?”

    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这事就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宽宏,这事放在别人身上,不把侯院长整死才怪!”

    “我是农民出身,苦怕了,生存永远摆在第一位,而不是复仇。”

    “我理解,”周韵竹背过身去,让张凡帮她扣上文胸的钩子,“不过,我听副市长的意思,好像有关部门在查侯院长建筑的事,他的位置坐不长了。要是侯院长倒了,空下来的位置,很可能是二科的苟主任。我看她对你挺敬重的,到时候你再回中医院,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想了。这种国营大单位人事关系太复杂,同流而不合污的话,只能招来嫉恨,我不适合。”

    周韵竹暗暗地松了一口气,张凡的回答,让她放心了,暗道:看来,张凡似乎和那个沈茹冰之间没有什么!如果真有一腿的话,张凡一定想回中医院与沈茹冰在一起。

    快出门时,周韵竹问:“你那辆旧丰田,开着有感觉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,代步而己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给你买辆奔驰suv。”

    “车是好车,可是我开不惯那么好的车,我会整天担心车别挂了碰了!”张凡直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是神医,没有辆好车,没门面,患者会怀疑你的医术。”

    “酒好不怕巷子深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今天不说这个,你先回家吧。车,我是一定要给你买的。”

    张凡开车回到医务室,身上有点乏,躺到闭目炼了几个炼程的七星掌筑基,全身气血涌动,非常舒适,而内气也感到充足了许多,几个大中型经脉隐隐有真气上窜下行。

    真奇怪,刚刚跟周韵竹行过房,按理说内气应该是消耗了一些,不料却比此前更强了。

    是周韵竹体内的真气补充过来了,还是七星掌筑基七字诀增强内气了?

    如果是前者的话,那么以后每次跟周韵竹同房时,心里对涵花的愧疚能减轻一些,可以自我安慰:毕竟是为了修炼真功嘛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有这样奇葩的想法,张凡忍不住暗笑起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张凡被三遍鸡叫给吵醒了,看看天大亮了,便穿上衣服,去工地看看。

    村里都没起床,四处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工地上乱七八糟的,到处是横七竖八的木头、水泥,还有拆下来的地板包装纸箱。

    走近空荡荡的楼里,一股香香的地板味扑而而来,他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,暗暗高兴:实木地板就是好,散出来的味是木头味,要是人造合成地板的话,散出来的味是有毒的甲醛味儿。

    楼上楼下看了一遍。地板已经安装上了一部分,张凡小心在上面踩了一会,感觉好极了。

    下到地下室,迎面一股凉气,感到特别凉爽。

    半地下室优点明显,冬暖夏凉。

    张凡四处看了一遍,越看越喜欢,便坐在装好的地板上,掏出香烟点了一支。

    刚抽了两口,忽然耳中传来隐隐约约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声音细微难辨,似有似无,好像是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,又好像是自己心脏跳动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奇怪地四下看了看,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,重新坐下抽烟。

    “哗滋滋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持续地响着,连绵不断。

    “咦,这声音怎么似乎是从地下传出来的呢?”

    张凡疑问道,急忙扔了烟头,把身体地上,把耳朵贴在水泥地面上倾听。

    “哗滋滋,哗滋滋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虽小,却是非常清晰。

    确实是从地下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难道地下有泉水?

    我何不打开神识瞳观察一下?

    张凡一阵兴奋,皱眉打开神识瞳,向地下而去。

    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张凡苦笑了:对了,我的神瞳是不能够透过石头泥土和水泥的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