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29章丈母娘看女婿

    几天后,带着精心浇灌的四盆天竺葵,来到城里的花市,找到卖花的老板。

    老板一看这四盆花,惊得叫了起来:“什么品种?我从来没见过这种绣球!”

    张凡道:“我家祖传花工,这是一代一代优化杂交的天竺葵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”老板简直要疯了,“这叶,又圆又肥。这花瓣,比平常的大一倍!”

    张凡笑道:“行了行了,你别夸了,挑干的说,给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二百一盆,你家里还有多少,我全要。”

    张凡告诉他,家里只有这四盆长成的。双方又讨了几回价,最后以二百四十元一盆成交。

    四棵花苗,批发价是每棵3元;养了半个月,变成成花,卖价翻了80倍!

    老板和张凡商定,以后有花就送来。

    不过,张凡已经不太感兴趣了,因为再往上的价格空间不大了。

    甜泉水量有限,一次最多只能养三四盆,这个价格,是赚不到多少钱的。

    看样子,还得在高端消费上打主意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两人精心选了两株红牡丹,开始重点浇灌。

    到了下星期,牡丹花开了,那花果然是国色天香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正当张凡准备联系钱亮卖花时,钱亮竟然打来了电话,约他去省城郊区休闲山庄。

    张凡带着那盆绝色牡丹,赶到距离省城20公里山区的圣诞山庄。

    这里是钱亮开发的一个休闲度假胜地,主打高端消费,山庄内外全部模仿欧洲最著名的阿尔卑斯山圣母度假山庄设计修建,具有欧陆风情,十分高贵典雅。

    钱亮正躺在大露台上晒太阳,张凡捧着牡丹走过去的时候,把钱亮逗乐了:

    “送花?你给我送花?你以为我是gay?”

    “我闲得蛋疼,给你送花?快看看,这是我改进的新品种,你那儿有销路没有?”

    钱亮反复看了半天。

    他是真喜欢这盆花,但是考虑到以前总统套房老外客人花卉过敏的事件,因此酒店不敢再摆花卉了。

    张凡有点失望,便把这盆花送给了钱亮。

    张凡在躺椅上躺下,扭头问:“钱叔,这次找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钱亮暧昧一笑,倒是有点不好意思,小声道:“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,我下面不太行?”

    “好像你暗示过一句,我没在意。怎么,要来点持久的?”

    “想哪去了!你给我的药酒,我还有半瓶没动呢。我这个人哪,功能还可以,持久性也强,差就差在……唉,缺乏优良品种。”

    张凡会意一笑,“怎么?你患了男性不育症?”

    “也许吧。我在外面好几个女人,我自己春耕也非常勤奋,可是她们的肚子没有一个见动静。另外,我也想,如果能再生一个,一定要生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女儿钱蕴不是很好吗?又漂亮又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懂了。像我这种有点钱的,不甘心没儿子。试想想,等我一闭眼,这万贯家财,说不上便宜了哪个娶我女儿的臭小子。要是有个儿子,嘿嘿,就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猜测你这些年为这事看了不少医生吧?”

    “前后也跑了十几个大医院,首都的专家找了几个,都没办法,这才求到你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秀娴阿姨还行嘛?”张凡问道,“也就是说,她还排卵吗?”

    “谁管她排不排卵?这几年,我连她来不来例假都不知道。明确跟你说吧,我要生儿子,也是跟别人生。我了一个省城重点大学的女生,想跟她生个高智力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张凡一惊:草!富人的想法真是有超越性!

    集卑鄙与创意于一体!

    不服不行!

    “呵呵,我无法帮你看这个病。”张凡摇摇头,不想对不起秀娴阿姨。

    钱亮领悟到自己刚才说话走嘴了,忙道:“跟你闹着玩呢,我就是说一说给自己的嘴过个生日。其实,外面的女人玩玩就成了,真正生孩子,还是要跟自己老婆的。你快给我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张凡情知对方说话有假,但无法反驳,只好道:“你跟谁生关我什么事,我也就是顺便说说。好吧,我给你号一下脉。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张凡放下钱亮脉腕儿,微笑道:“你这病是个死精症。”

    “死精症?”

    “对,死精症和无精症不同。无精症是产不出,而死精症却是产出来的被杀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杀死了?谁杀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你自己!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?”钱亮眼睛瞪得溜圆,不相信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特别嗜好吃菌类食物?比如木耳、香菇?”

    钱亮大声惊道:“你怎么知道?我确实爱吃木耳,尤其是黑木耳。以前我患便秘,一个医生跟我说,多吃黑木耳,利便排积,从那以后,我天天吃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黑木耳虽然营养丰富,少吃有益,多吃杀精灭精!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!”钱亮脸上惊诧不己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这个不育症,只要把这样食品杜绝了不再吃,我再给你配副药,三个月后,自然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,原来如此”钱亮长长舒了口气,“真没想到!若不是你,我自己天天相当于服用男性避孕药却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张凡笑道:“多亏你患了这个病,否则的话,你在外面跟小三小五们,不知生出多少个了!”

    钱亮不好意思地道:“这也是天意吧,我就跟你秀娴阿姨再生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回去给你配副药再说。”

    花没卖成,张凡有些郁闷,钱亮要留他在山庄玩几天,找几个大学女生来陪陪,被张凡谢绝了。

    他开车从省城回来,快到江清县城时,却接到了秀娴阿姨的电话。

    秀娴阿姨说,钱亮在省城给她打电话,说是在省城没有招待好张凡,要她在县城请他一顿。

    张凡肚子正饿,便答应下来,按照秀娴阿姨说的地址,来到一家大酒店的雅间。

    秀娴阿姨已经先到了,叫了茶在等张凡。

    见张凡进来,忙上前嘘寒问暖。

    张凡对秀娴阿姨印象一直很好,这个四十岁的美妇人,每次见面都用那种丈母娘看女婿的眼光,有情有意地打量张凡,让他既感到温暖,又感到不自在。虽然秀娴阿姨没说什么,但钱亮倒是在张凡面前表示过几回遗憾:他和秀娴阿姨一直以张凡有了涵花为遗憾,否则的话,无论如何,要把女儿嫁给张凡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