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30章嫩肤平皱大浴汤

    “小凡哪,有一个月没来县城了,阿姨都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秀娴柔声说着,伸手拉着张凡坐下,然后给他倒茶水,用白生生的手端着递过来。

    张凡一边呷着茶水,一边套路地问:“阿姨最近好吧?”

    “阿姨不好。”李秀娴表情有淡淡的忧伤。

    “阿姨有钱有闲,有什么不好?”张凡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等一会菜上来了,阿姨慢慢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把菜早就准备好了,秀娴阿姨一按铃,过了几分钟,几个服务员把六样精美的菜肴送了上来。

    秀娴阿姨一边给张凡夹菜,一边道:“小凡,你不知道,外人看我们这样的家庭,有花不完的钱,说不定多幸福呢。其实,唉……苦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有什么苦?”

    李秀娴给张凡剥了一只小龙虾放在他面前的盘子里,道:“家丑不外扬,按理我是不宜跟外人吐槽的。可你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,没有你,我们一家三口这会儿都不在世上了,有什么话不能跟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有话,别憋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钱叔和我本来都是县里交通局的机关干部,十几年前辞职下海,挣下了这一摊子家业,那时我们创业期间,夫妻一心。可是最近几年,钱多了,你钱叔像改肠了一样,换了一个人似的,在外面偷偷养了几个女人,整个儿地就把我打入冷宫。”

    “噢,有这事?”张凡假装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在担心,哪天小三小五抱着孩子来要身份,那时,我是跟他离呢,还是不离?我和你钱叔挣下这笔家业,那是血汗换来的,你说,我能甘心送给别的女人?”

    “噢,是挺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明白,如果他在外面真的有了私生子女,离婚分家分财产是迟早的事!”

    李秀娴说到这里,双手捂面,轻轻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张凡无语,看着她越哭越厉害,香肩耸动,泪水顺着腮帮流入雪白的颈项之上,只好把纸巾递过去,安慰道:“秀娴阿姨,你别伤心,钱叔是个好人,不至于走到那一步!”

    “夫妻俩的事,你怎么知道?他早己对我厌倦了。不怕你笑话,他已经有一年多不碰我身子,只在外面跟那几个小姑娘混!”李秀娴说着,把手从脸上放下来,梨花带雨。

    就着窗外射进来的阳光,李秀娴脸上白嫩肌肤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细高个,长腿笔直,体态尽显风流,年轻时绝对是秒杀一切男人的美人儿。

    不过,毕竟年近四十了,除了肌肤略显暗淡,眼角那几道细细的皱纹,也是隐约可见,勾画出了岁月的沧桑。

    “阿姨别胡乱想,其实我钱叔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张凡苍白无力地劝慰道。

    “唉,他是好人,但也是男人,”她哀怨地道,“是男人哪有不喜欢美色的?要是我能再退回去十年,肯定能留住老钱的心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眼光迷离起来,上下打量张凡,一双眼睛灼热而期待,声音变得几分娇羞几分激动,似乎是憋了很久的话,终于吐出来:“小凡,你是神医,能不能帮阿姨一把?”

    “帮阿姨回幼儿园?”张凡见她表情天真迷人,不禁开了句玩笑。

    “扑哧!”

    李秀娴被逗乐了,半口饮料刚刚入口,一下子全都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凡的衣服被喷上了饮料。

    李秀娴忙取过一块餐巾,俯过身子替他揩擦。

    一阵香气钻进张凡鼻子,他的眼睛离她的雪颈只有半尺,不由得心中一阵紧张,忙欠身把椅子向后挪了挪。

    张凡想起,《玄道医谱》中九阴医谱里有一道“嫩肤平皱大浴汤”。

    何不给秀娴阿姨试一试,来挽救这个家庭?

    “阿姨,我有一剂药,或许能帮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太好了,快给我。”李秀娴迫不急待地道。

    张凡摇了摇头,担忧地道:“此药名字叫‘嫩肤平皱大浴汤’,唐玄宗时,贵妃杨玉环曾经用它来嫩肤美容,迷倒玄宗十几年,六宫粉黛无颜色。但此药不可乱用,若是施用不当,不但不能美容嫩肤,反而会肌肤发黑发青,因此医家一般慎用此方。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冒险试一试!”秀娴阿姨摆出视死如归的姿态。

    张凡犹豫了一下,轻声道:“阿姨,你伸出舌头,我看看舌苔。”

    李秀娴张开樱口,唇红齿白地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李秀娴啊了一声。

    张凡取过一只汤匙,压住她香舌,向舌根底部看了一看,然后把汤匙取出来,道:“切一下脉吧。”

    李秀娴把腕子伸出来。

    张凡细细地切了一会,轻轻地摇了摇头,又点了点头,道:“你久未行房,经气不通不贯,肝火郁结,以至夜不成寐,心焦神弱,恐怕不适合大浴汤!”

    “那,有什么解决办法吗?”她忧虑起来,“我总不至于去找老钱,告诉他为了治病需要,跟他同一回床?”

    张凡深思片刻,“我们回别墅去。”

    李秀娴一听,脸上顿时红了起来,忙低下头不作声,身子却是站了起来,跟张凡往外走。

    两人匆匆离开酒店,来到县城一家中药店,买了几味草药,然后驱车回到钱家在江清县郊的那栋别墅。

    李秀娴开门把张凡让进门里,道:“老钱在省城,钱蕴去外地实习,钟点工今天家里有事请假,家里没人,你该怎么治我就怎么治我,反正你是神医,我把自己都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叫李秀娴取来蒜臼子,将买来的几味草药放在里面,细细地捣成末子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先去浴室放半缸温水。”张凡捣完草药,又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李秀娴答应一声,扭身便去浴室。

    不一会,浴室里就传来“哗哗”的水声。

    张凡悄悄从怀里取出一只小瓶子,拧开盖,向手心上磕了磕。

    一丁点暗色的粉末落在手心里。

    这是上次去涵花家里探亲时,从刘家庄得到了狍犴茸。张凡把它晒干后研成粉末。平时带在身上,以备不时之需。因为它弥足珍贵,一直没有舍得施用过。

    秀娴阿姨的遭遇,确实值得同情,况且钱家一家人是知恩图报的好人,张凡不得不忍痛割爱,拿出来一点狍茸来。

    轻轻地把几样药材混合在一起包好,站起来走进浴室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