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33章打的就是洋人

    今天的娜塔,跟那天在中医院诊台上的娜塔判若两人,一件宝蓝深开领蝙蝠衫,露出胸前近一半雪色风光,一条暗紫色曳地长裙,露出两只尖红高跟鞋,肩挎白色lv,在一身暗色着装之外,起到了画龙点晴的作用,不禁使人精神为之一振:贵族气概尽显无遗,同时也充满着一种吸引男人去征服的暗示。

    张凡心中一动,在他眼里,娜塔完全是有别的其他女人的另一种美色,完全异国情调的吸引力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娜塔小姐,是你呀!怎么,你一个人来的?那位翻译官——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被我辞退了,我现在对华国语言掌握得如火如茶,用不到翻译了。”娜塔颇为自豪地道。

    “噢,”张凡强忍住不笑,“严肃”地奉承道,“既然已经如火如茶了,那确实是不需要翻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张神医,你陪我选两件首饰好吗?”

    张凡待要推脱,娜塔不见外,已经伸手挽住张凡胳膊,把一身幽香袭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,好的。”张凡只好说到。

    两人在大厅里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娜塔买了一条钻石项链,又买了一条二十万的男士玛瑙手链。

    张凡以为她是给男友买的,不料,她却把手链塞到张凡手里,大眼睛忽闪着,有几分动情地说:“谢谢你的救命之恩,没有你,这世界上就不会有我。”

    张凡暗笑:没有你爸,这世界上才没有你。我张凡和你妈妈有一毛钱关系?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忍住笑,推脱了几次,眼见得推脱不开,只好勉强收下了手链。

    娜塔笑道:“我请你吃午饭!你是我见到过的最有风度的华国男士,我们好好聊聊。”

    张凡没得推脱了,只好跟娜塔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一家法式餐厅,找了个幽静的地方坐下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张凡对于西餐并不感冒,尤其对于刀叉的拿法、餐巾的叠放等一系列装逼程序特别鄙视,认那些都是吃饱了撑的慌的人想出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,娜塔坚持要吃西餐,张凡也只好将就一下了:反正嘴长在自己脑袋上,不愿意吃就不吃或少吃。

    张凡点了一份芝士火腿酥炸扒,便把菜单推给娜塔。在他看来,扒毕竟接近中餐,而其它的各种酸酸甜甜、带血丝的东西,简直令人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“张神医为何不点牛排?这里的牛排相当嫩!”娜塔意味深长地道,“男人,吃牛排更显男士风采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们华国中医不讲究在餐饮上壮阳。”

    娜塔微微一笑,点了一份奶酪胡萝卜、一份玉米浓汤,听说张凡不喜喝酒,便要了一瓶七度的北美冰葡萄酒。

    “感谢你的救命之恩,干一杯!”

    娜塔举起杯,跟张凡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两人刚要仰头喝进,一个生硬的声音传来:“娜塔,你好有兴致呀!”

    张凡抬头一看,娜塔背后走过来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此人灰色的头发,高鼻梁深眼眶,个子约有一米九十,穿一套牛仔休闲装,双手插在裤兜里,慢悠悠地走过来。

    娜塔表情一怔,猛地回过身,眉头紧皱,厉声道:“是你?你在跟踪我!”

    灰头发走到近前,很不礼貌地站在娜塔面前,双手抱在胸前,摇晃着身体道:“作为丈夫,寻找自己的妻子,怎么能说是跟踪?”

    接着,把身体转了一个角度,对着张凡,鹰眼里透出凶光说道:“这个gay,就是你在华国的相好吧!”

    “杜曼,闭上你的嘴!他是我的医生!”娜塔怒色上脸,把杯子往桌上一顿,然后轻声对张凡道,“你别介意呀,他只是我的前男友。”

    “男友?而且还是前男友?”杜曼声音突然发怒,变得恶狠狠,“我是你丈夫!我们并没有离婚!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婚姻早己死亡!杜曼先生,请你不要继续纠缠我。明天,我们一起去r国领事馆把离婚手续办了!”

    “娜塔,我以前做错了,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!”杜曼突然放缓了语气,带有几分恳求地道。

    “机会!你的机会都被你自己糟蹋了!”娜塔脸色涨红,怒不可遏,手一挥,将半杯黄色的冰葡萄酒泼在杜曼的脸上。

    滴滴酒水,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村曼伸手揩了揩脖子上的酒,用手手指,很无赖地笑着。

    娜塔俏脸飞红、耸胸起伏,用手指着杜曼高声道:“杜曼,你从我这里骗取了婚姻之后,你做过什么?酗酒、吸毒、赌博……除了把我当成提款机之外,你工作过一天吗?”

    这边一吵起来,餐厅用餐的多抬起头看过来,很多人感到奇怪:在这么高档餐厅用餐的人,怎么可以这样公开吵架。国人的素质太差呀!

    不过,他们看清是两个老外在吵架,便都释然了:老外吵架,一定是遇到重大事情了,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张凡全听明白了:这个杜曼就是一个吃白饭的小白脸,缠上了一个白富美不放,以地赖精神不断地纠缠,目的就是要钱,极品到了一定的地步!

    像所有地赖一样,杜曼心理十分强大,被揭了老底,脸上没有出现半点惭愧,反而仍然保持着恳求的微笑,道:“亲爱的娜塔,我们的爱情去哪里了?难道你真的要抛弃我?”

    “岂止是抛弃,我恨不得你马上从这个世界上消失!”娜塔银牙紧咬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既然你已然绝情,我们就离婚吧。不过,你得付我一笔赡养费!”

    张凡发现,杜曼说出“赡养费”三个字时,表情是相当坦然。

    奇葩!

    男人向女人要赡养费,而且面不改色心不跳!

    “我给你200万美元,够你一生吃穿不愁了,只要你别再来烦我!”

    “200万?我现在欠债就已经超过了200万,你难道要饿死我?”杜曼突然跳了起来,“娜塔,别想轻易打发我走!告诉你,我要的是一千万美元,外加你公司百分之五十的股权!”

    “杜曼,你真无耻!公司是我父亲的,根本不是我们夫妻的共同财产,为什么要给你百分之五十的股权!”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