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35章两个弹孔

    张凡上前两步,揪住杜曼双肩,如同抓起一根木桩一样,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,向前抛去。

    “洋!再敢在我面前装逼,叫你变残疾!”张凡轻松说着,用湿纸巾揩了揩手,重新坐下。

    杜曼在地上躺了一会,慢慢爬起来。

    他满脸鲜血,头昏欲炸,站立不稳,但嘴上却不想输份子,狠狠地道:“小子,你,你会死的!”

    “快滚!再不滚,我——”张凡站起来,又要动手痛击。

    杜曼被打怕了,抱着头,转身一跛一跛地鼠窜而去。

    回到座位上,只见娜塔泪眼朦胧,惊异地看着张凡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你在r国,可以拿到无差别级金腰带!”娜塔崇拜地叫道。

    张凡轻轻淡笑,“没什么,拳头胀得慌,打头玩玩。像我这个水平的武师,在华国一抓一大把。”

    娜塔用纸巾揩了揩眼角的泪,担忧地说道:“杜曼这个无赖,他会找你麻烦的,连我父亲都惧他三分,你要有所防范。”

    张凡笑道:“他的本领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他有背景!”

    “不怕不怕,来两个,打一对儿;来十个,打五双!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经过这场闹,高雅的西餐小聚被搅得失去了气氛,两人也只是喝了一杯咖啡,便告别分手。

    在餐厅门口送娜塔坐上出租车,张凡刚要回展厅,却接到了钱亮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小凡”,钱亮的声音极其兴奋,“你猜,我成交了几件?”

    “几件?”

    “三件,整整一个亿!要知道,这几件东西当初买的时候,不值三千万,也就是说,我转手赚了七千万。”

    “祝贺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请你喝酒!”

    刚才张凡被杜曼恶心得没吃饭,这会儿正好饿了。

    钱亮开车带来几位生意上的朋友,几人一起,来到一家酒店,边喝边聊,一直搞到天黑才散伙。

    张凡没有酒量,被几个人给灌了不少,酒席散后,走路直打晃。

    钱亮见状,当即在星级酒店给张凡开了一个房间,安顿他睡下。

    张凡一觉睡醒,睁开眼睛,发觉头脑还是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麻地,这几个人真不是东西,这顿酒灌得我好苦。

    不行!以后我得想办法增加酒量,再遇到拼酒的,直接把他们全灌到桌子底下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九点,现在回张家埠有些太晚了,何况又喝了这么多酒,于是便给涵花打电话说今天晚上不回去了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张凡下床走到阳台上,想透透气。

    这是酒店的三楼,马路对面也是一家酒店。

    马路上车水马龙,喧闹不己。

    张凡抻了抻腰,望着脚下的车流,不断地左右扭胯,把全身肌肉活动开。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传到耳朵里。

    四下里张望:什么声音?

    听起来好像在自己身边响起的。

    因为昨天喝了太多的酒,平时听力极为灵敏的张凡,此时有些蒙圈,根本没有发现在他身后的玻璃,此时已经被一颗子弹打穿。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听错了,晃了晃头,正要继续活动身体,又听到“扑”地一声。

    猛然回头张望,只见身后玻璃上,已然穿透两个弹孔,细碎的玻璃碴子,落在阳台上。

    危险!

    张凡一纵身,如燕子般跳回到房间。

    好险!

    两颗子弹!

    若不是他刚才正在活动身体,肯定打中他了。

    麻地,谁开的枪?

    张凡探出头,向对面酒店张望。

    就着马路上的灯光,张凡影影绰绰看见对面九层高的楼顶上,站着两个黑衣人。

    好家伙!

    杀手来了!

    莫非是杜曼请来的?

    这杂毛洋种还真是报仇不过夜,白天结下的梁子,晚上就杀过来了。

    张凡快速穿好鞋,飞奔出门,直奔楼下而去。

    一口气跑出酒店,穿过马路,跑到对面酒店大厅,直奔电梯间而去。

    大厅迎宾保安冲过来,大声喝道:“站住,找谁?”

    “找刺客!”

    张凡说着,就往电梯间跑。

    两个保安喊道:“不登记不准酒店。”

    一边喊,一边冲到电梯门边,挡住电梯门不让关上,一边扯住张凡往外拽。

    张凡抬手两巴掌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两个保安各中一掌,捂着脸后退几步,惊惧地看着张凡:这小子疯了?

    张凡不理他们,径直乘电梯来到顶楼。

    走出电梯间,他一闪身躲在安全梯和走廊之间的拐角边,静静地候着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只听走廊远处传来一阵叽里哗啦的鸟语。

    张凡探头一看,只见一个人手拿望远镜,另一个人,端着一支狙击步枪。

    手拿望远镜的那个正是杜曼。

    两人神色慌张,急匆匆一边走一边用黑色的大帆而包将狙击步枪装起来。

    张凡刚要冲出去,不料,两人已经走进电梯间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张凡急忙顺着安全梯飞奔而下。

    他毕竟没有电梯跑得快,待他下到一楼时,两人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麻地,这两个r国毛子够猖狂,在我华国的土地上公然施行暗杀,而且还被他们轻易逃走!

    张凡走出酒店,越想越来气,拔通了娜塔的手机。

    听说杜曼暗杀张凡,娜塔并不特别惊奇:“杜曼与r国雇佣黑帮有交易,帮助黑帮在华国招揽暗杀生意,是一个暗杀掮客。他对你下手,自然不出意外。只不过,我没有料到他竟然这么快就下手。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倒是没事,不过,我不想坐着等他们再来打我一枪,我想找到杀手和杜曼,你能提供什么线索吗?”

    “我担心你的安全,你还是不要去找他们了。毕竟,你身手再强,他们却是个个枪法极准,这事就放下吧,我父亲都不敢惹杜曼,你也不要惹火烧身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他们。”

    娜塔见张凡执意要做,便说道:“张神医,我在夜色酒吧,你能过来一下,陪我喝两杯吗?”

    张凡想了一下,便在路边打了个出租,来到了灯红酒绿的夜色酒吧。

    这里一片末日狂欢景象,镭射光点点闪动的舞池里,四名小姐正在劲舞,她们使劲着,一边扭一边把强电的眼光勾向客人,而且随着舞步,一件件身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