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36章请你让开

    到处乱哄哄,红男绿女或举杯狂饮,或搂抱亲吻,更多的人尖声狂叫,把百元钞票揉成团,向舞女的上抛去……

    张凡第一次来这种场所,巨大的噪音弄得头晕脑胀,好半天才适应这里昏暗的光线。

    四处打量,终于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娜塔。

    娜塔低着头,身体半小桌上,一口一口地饮酒。

    张凡慢慢走过去,站在娜塔的身后。

    二两型的玻璃杯里,装着白兰地,娜塔一身酒气,像饮矿泉水一样,毫不畏惧地饮着。

    几口过后,杯子见了底。

    娜塔看了看酒杯,把它往桌子上一顿,抬手打了一个响指,冲身穿马甲的调酒师叫道:“一杯bloodymary!”

    这种号称“血腥玛丽”的鸡尾酒,以烈性伏特加为基酒,加上柠檬、胡椒粉、伍斯特少司和番茄汁,酒精度高达67度,是属于超烈性一类的鸡尾酒。

    调酒师答应一声,魔术一般几个动作,将酒调好,装在一只高脚杯中,由侍者端了过来。

    侍者把酒放在娜塔面前,见张凡站立一边,便问:“这位先生,您点什么?”

    娜塔这才发现张凡已经在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“一杯咖啡,不加糖。”张凡一边说,一边坐到娜塔对面。

    娜塔晃着高脚杯,脸颊,眼里冒光,口齿不清地道:“为,为什么不喝伏特加?要么,我给你叫一杯温和的龙舌兰?”

    说着,一仰脖,喝下了小半杯。

    张凡伸手,一把夺下她手中的高脚杯,喝道:“别再喝了!再喝就喝死了!”

    娜塔微微一愣,马上乐了,指点着张凡道:“你,你真有男人味!霸,霸道!”

    咖啡送上来了,张凡小小地呷了一口,把眼光从杯子上沿射过来,打量娜塔这个异国白美人。

    昏暗灯光下的娜塔,颇有一种白r皇家贵族的影子,尽管因酒精刺激脸色,但脖子上、前胸上侧和柔顺的双臂,却是雪白无瑕,有一种惊人的美感,让人产生伸手拭一拭的。

    她穿一件黑色t恤,将优美体形尽显无疑,秀发大卷,一半拢在左耳之后,一边遮住右眉半边脸,给人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之感。

    既有西方女人的野性美,又兼具东方女人的温和柔美,没有人一个男人坐在她对面心里不产生占有这天生的强烈愿望。

    这里的男性,大都是来寻找性伴侣的,对于娜塔这样一个异国美人,他们更是垂涎三尺,不过,基于一种东方男人对西方人的盲目崇拜,崇拜的副产品便是害怕,因此,没有人敢过来跟娜塔勾搭,他们只是偷偷地看着娜塔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情况不同了。

    周围的男人看见张凡坐到了白美人的对面,大胆地夺下了白美人手中的酒杯,而白美人并未反抗。他们不禁嫉妒起来:这小子泡妞功夫超强,竟然把白大妞给制服了。

    既然东方男人可以制服白妞,于是,在好多男人心里,便产生了也亲自一试的冲动。

    邻桌一个男士,慢慢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人三、四十岁,衣冠楚楚,风度强劲,一看就知,不是金融大鳄,就是企业大亨,在女人面前,一贯自我感觉良好。既然张凡替大家开了头,他内心中对白美人的畏惧顿时消散,准备对娜塔来一番进攻,不能让张凡这个年轻的小子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只见他一手端着半杯红酒,另一只手拎着酒瓶,走到近前,根本没有正眼看张凡,把他当成空气,直接面对娜塔,弓身施礼,脸上露出谦谦君子的微笑,声音十分磁性而动听:“女士,请你喝一杯如何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把酒杯放在桌子上,故意把手腕一展,在娜塔眼前露出了腕上的百达翡丽名表。

    张凡冷眼一瞟。

    这只表是百达翡丽系列中的顶级作品,百达翡丽5002p,钱亮有这么一只,据钱亮说他是以1600万元买下的。

    成功男人戴上这种手表,到酒吧里一转,基本上对女人有绝杀作用。只要把它一亮,立刻可以俘获女人的心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以此俘获过不少美女,而眼前的娜塔,极像来自r国的美女。r国美女有不少嫁到华国农村,哼,连出国劳务的农民工都嫁,我这种成功人士,对于她岂不是一击可得?

    为了尽显财富魅力,他轻轻把手腕一翻,将刻有5200p的手表侧面对着娜塔,好让她明白这款百达翡丽乃是最顶级的作品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美女,如果见到过这个品牌,一定会芳心大动的。

    娜塔斜了一眼百达翡丽,乜斜迷离醉眼,香肩一耸,眼角摄魂地勾出一个微笑,“你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冲对面的张凡一指,“他,已经坐在我面前了,你如果对我有什么想法的话,最好先问问他同意不同意给你让位子。”

    男子直到此时,才“万不得己”地看了张凡一眼,那眼里的意思是说:若不是她提起你,我还真懒得看你一眼。

    他皱眉打量张凡几下,虽然张凡一身名牌,但最能代表身份的手表、项链、手链等,却是一样没有。

    男子心想:看来这小子不是贵家出身,顶多是个善于吃软饭的帅男而己。

    男子鼻子里哼了一声,盯着张凡,道:“先生,麻烦你坐到那边。”

    张凡慢慢地呷了一口咖啡,抬眼看了男人一下,重又把咖啡送到嘴边,一双眼睛却是瞟在娜塔鼓鼓的前胸之上,溜来溜去,故意气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被张凡直接无视,心中气恼。以他尊贵的身份,从未在人前被人如此对待。

    他提高了声音,几乎命令道:“先生,你难道没有听见?我在叫你。”

    张凡放下杯子,看了男人一眼,轻轻道:“你是在叫我?对不起,我以为是条狗在叫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旁边一群围观的人发出笑声。

    看来有戏了:这两个男人为了争r国大白妞,要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极度兴奋起来:酒吧嘛,就是一个喝酒打架的地方!

    男人被张凡骂了一句,把酒瓶往桌上一顿,“我正式请你离开这个座位!”

    张凡忍住笑,抬头问:“我要是不离开呢?”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