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37章要学会做人

    “不离开?可以。但是,在你最后拒绝我之前,你要明白,你是在跟谁说话!”

    “谁?还不是一只脑袋两只手,两长一短三条腿的雄性动物罢了。”张凡笑道。

    男人的脸涨红了,跺起脚,完全失去了刚才保持的风度,“小子,你竟敢这样跟我说话,你知道我是谁吗?卜氏,卜氏家族。”

    “卜氏?”张凡又是一笑,“小门独户的,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总听说过卜氏的天际集团吧!”男人自豪地道。

    “天际集团?”有人惊呼。

    “天际集团可是全省首屈一指的大财团。”有人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,”男人拍了拍胸脯,“我叔是卜兴田,天际集团老板。我是卜氏家族唯一男性继承人。明白跟你说吧,如果我愿意,我可以出钱盘下这家酒吧,然后叫人把你赶出去!”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张凡不禁一怔:出门脚踩臭狗屎,怎么遇见了卜氏的继承人?!

    卜兴田明显不是个好东西,这个卜氏后代,更是嚣张得可以。

    “卜氏家族的人,都像你这么没教养吗?”

    张凡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教养?有钱就是有教养。没钱,你赶紧给我让座。泡妞儿?你也不看看你配不配!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走,只想在这里喝我的咖啡。”张凡又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好好,小子,你不就是想泡这个洋妞,让她贴你点钱吗?这钱,我出了。你说个数,要多少?”男人说着,一招手,冲身后跟过来的秘书道,“包里现金还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老总,现金还有十三万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小子,听见没有,只要你让座,这十三万归你。”

    张凡微笑着,摇了摇头,双臂抱在胸前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不让,我也不强求。”男子说着,拉过一把椅子,挨着娜塔坐下来,把张凡的杯子往旁边一拨拉。

    那杯子里还剩半杯咖啡,被男人一推,全部洒了出来。

    咖啡带着沫子,从桌上淌下来,滴到了张凡的腿上。

    男人拿起酒瓶,先给自己满上,然后取过娜塔的杯子,道:“小姐,这是法国150年酿,美容嫩肤,来来,来一杯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不由分说,给娜塔倒了半杯。

    张凡取出一张餐巾纸,从容地将裤子上的咖啡揩掉,把废纸扔到男人的杯子里。

    男人一愣,大骂:“你找死!”

    秘书见状,打量一下张凡,觉得没有必胜把握,便道:“卜总,这小子找病,我喊人过来废了他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拨了手机,喊道:“月色酒吧,有人找卜总麻烦,快来,多带人!”

    卜总冲张凡道:“小子,听见了吗?你马上就会断脚断手的。若是你现在后悔,给我跪下道歉,也许,我会饶了你。”

    周围有人劝道:“小伙子,识时务,好汉不吃眼前亏,道个歉吧。”

    秘书牛逼地冲那人道:“别劝,想死谁都拦不住。我们的人马上就到!”

    张凡点了点头,问:“卜总,难道你不觉得桌上的咖啡该揩掉吗?”

    说着,突然伸手,抓住卜总脖领子,轻轻一摁。

    卜总颈上一酸,一股巨大的力量,迫使他身子向下,扑通跪倒。

    他的脸正好高于桌子。

    张凡又上一只手,抓住卜总的头发,将他脸摁到桌子上,喝道:“干净!剩下一滴咖啡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卜总完全没有意料到形势突变,头被摁住,鼻尖触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!”张凡手上一使劲,卜总脖子仿佛要断了。

    秘书见状,抡起提包向张凡打来。

    张凡轻轻一挡。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秘书惨叫一声,飞出好远,再也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!再不,摁扁你的头!”

    张凡手上再用一点力,卜总的脸被死死地摁在咖啡沫子上。

    他实在痛疼不过,只好伸出舌头,一点一点地,将桌子上的咖啡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张凡抓着他的头发,将他提起来。

    他满脸是咖啡沫子,鼻子和嘴都流出鲜血,样子十分可怕。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!卜总,我们来了!”

    这时,一群大汉蜂拥而入。

    酒吧里立即大乱。

    不过,大部分人都没有往外跑,他们舍不得错过这场打戏。

    大汉们手握大砍刀,冲到近前。

    见他们的卜总掌握在对方手里,不敢轻举妄动,只是舞舞扎扎地问:“卜总!动手不?”

    张凡腾出一只手,向面前的一把砍刀一拍。

    那砍刀“当”地一声,断掉了!

    众人惊得全都缩不回舌头去了!

    几个大汉惊得倒退几步,互相看看,都吓坏了:眼前这个人是什么存在?这砍刀可是韧性极好的熟钢所制,宁弯不折,削铁如泥。

    这小子竟然一掌就把它拍断了!

    今夜是遇到神人了!

    麻地,小心点,别撞枪口上。

    一群大汉退在几米外,不敢近前。

    张凡用手揪了揪卜总的下巴,嘲讽地道:“记住今天晚上的事,以后,要学会做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轻轻一推。

    卜总身体如风吹落叶一般,飞到几米开外,砸在打手们的身上。

    一群大汉扶起卜总,狼狈地逃出了酒吧。

    目睹刚才发生的一切,娜塔崇拜地望着张凡,情不自禁拉住他的手,把身子向张凡倾斜过来,带着一身酒气和肉香,轻声道:“张神医,你是我见到的最棒的男子!”

    张凡没有料到娜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身子贴上来,不由得往后退了退,语无伦次地道:“别,别……那个啥,我有点热……”

    “送我回酒店好吗?”娜塔伸手揽住张凡的腰,另一只臂弯柔软地勾住了他的脖子,胸前紧贴在他肩上。

    张凡此时恨不得马上逃离开来。

    但是,娜塔一个女人,在这样乱糟糟的场合醉酒,如果不把她送回酒店,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。毕竟,娜塔是周韵竹的财神奶奶,他不想让她出事影响她与周韵竹的合作投资。

    那么,打电话叫周韵竹,叫她派人来把娜塔送回去?

    转念一想:太愚蠢了!那不是明摆着让周韵竹嫉妒吗?弄不好,周韵竹会误认为张凡勾搭外商娜塔呢。

    那可就没劲儿了!

    “嗯,送不送我呀!我要你送嘛!”娜塔继续如蛇般地缠住张凡不放。

    “走,我送你回酒店。”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