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39章离婚

    “松,松开手,求求你。”杜曼害怕了,终于放下架子,哀求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不准你找娜塔的麻烦,马上跟她离婚!你净身出户!”

    “净身出户?”杜曼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小子竟然要我净身出户?麻地要我给他腾位子?

    “不答应我的要求,我死不离婚!”杜曼吼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死不离婚?你想得倒美!想死,没那么容易,我会叫你生不如死,只求速死!”

    张凡冷冷地笑道,伸出右手小妙手中指,对准杜曼腰间几个穴位,刷刷点了下去。

    杜曼身子一激灵,一阵凉意从腰间直窜向下。

    犹如一桶冰水从身上浇下,顺腿向下冰去。

    顿时,腰部以下,如置于冰窟之中,寒意袭人,冻得麻木了。

    这是《玄道医谱》中收法中最毒的一种。古代无麻醉药,病人手术之时疼痛万仇,张仲景医圣发明的点穴麻醉法,可使神经暂时性局麻。

    张凡算是活学活用,将麻醉穴位法用于实战。

    杜曼心中大惊:半截身子失去了知觉!

    急忙伸出一只手,从腰部向下摸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当他摸到之间时,厉声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没了?

    还有,极小极小,跟没有差不多。

    惊恐万分,抬头看着张凡:“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张凡微笑道,“不跟娜塔离婚,这就是下场!好了,就这样了,我的r国太监!”

    说着,松开杜曼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杜曼真急了,一把扯住张凡衣角:“慢,慢走,我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张凡站住,“有话?”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同意离婚。”

    “净身出户?”

    “净身出户。”杜曼如斗败的公鸡,垂首道。

    “好,今天下午1点,你准时到省城r国总领事馆等待娜塔,办理离婚手续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

    “若再生枝节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!”杜曼连连应承,他心里想的是,先骗张凡把穴位点开再说。

    张凡随手在他后腰点了两下,两个穴位。

    杜曼身体如电流击中一般,抖了几下,随后,气血通畅,恢复知觉。

    他试了一下,然后腾身站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当他伸手又往两腿一摸的时候,不禁眉头一皱,质问张凡:“我已经同意净身出户,你为何不完全恢复我的身体?”

    张凡笑道:“你那点小心眼,还想在我面前玩?告诉你吧,别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,老实地离婚,离完之后,我自然会帮你恢复。如果使什么花招儿……呵呵,去当人妖吧!”

    杜曼双拳紧握,眼里冒火,恨不得一拳打死张凡:“人妖就人妖!”

    说罢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张凡伸手挡住,脸上仍然一副讥讽的微笑:“我还没说完呢!你不想听完再说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还要把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封了你六个穴道,然后了两个穴道,还剩四个穴道形成永久封闭。你腰部以下,不仅仅是消失,更严重的后果是,你的肌肉会慢慢萎缩,半年后,只剩两条腿骨,那时,轮椅是你后半生的归宿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杜曼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“而这剩下的四个穴道,被我内力封死,无人能……再见,我讲完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杜曼脑中闪现出自己萎缩、坐在轮椅里的惨状,不禁吓得心胆俱裂!

    “等等!”他扑前一步,抓住张凡。

    张凡随手一挥。

    杜曼向后仰倒,撞在墙上。

    爬起来,哀叫道:“我答应,我答应!”

    张凡冷笑道:“给脸不要脸的贱货!不见棺材不落泪。听好了,下午一点准时到场,办完离婚手续,我给你解穴道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四点多,省城,r国驻省城总领事馆,一脸沮丧的杜曼和一脸轻松的娜塔走出大门。

    一直坐在车里等候的张凡,急忙迎上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张先生,”娜塔冲过来,紧紧握住张凡的双手,“我终于脱离了这个恶魔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结果?”

    “我给他二十万美元生活费,让他永远滚蛋!”娜塔兴奋不己,眼里闪着泪花。

    而此时,杜曼也正好走近,看见娜塔如此亲热地抓着张凡,心中妒火燃烧,但碍于自己穴道被封,不敢放肆,反而巴结地道:“张先生,我已经按着约定办了,下面,你得给我解除穴道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走!”

    张凡说了一声,转身走向马路对面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个街边公园。

    张凡来到一丛灌木树墙边,对跟过来的杜曼道:“跪下!”

    杜曼有点不情愿地跪在草地上。

    张凡走到他身后,他的衣摆,随手点了几个穴道,道:“跪十分钟,然后才能站起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杜曼望着张凡的背影,狠狠地甩了一句:“姓张的,我扔掉的破鞋,你马上就拣起来穿上了?哈哈。”

    张凡弯下腰,从地上拣起一根树枝,折成筷子长短,随手一掷。

    小树枝飞刺而去,正中杜曼胸口。

    杜曼顿时泥塑一般,不但身体不能动,连说话都不能了。

    “老实待着,半个小时后,一切恢复正常。”

    说罢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张凡开车,娜塔坐在副驾驶上,问道:“张先生,我请你吃晚饭吧?今晚,我们宿在省城酒店,让我……用……好好感谢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张凡明白“好好感谢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无非就是风情吧?

    摇摇头,张凡把车开向江清方向,道:“不去了,我们回江清。如果你要感谢我的话,那么,希望你把投资的事情拍板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娜塔十分遗憾,但也无奈:因为昨天晚上她那么恳求他,他还是毅然地离开了酒店房间,可见他是个洁身自好的男人,要把这种男人的心溶化,需要长期的等待和慢热功夫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为何对投资的这件事感兴趣?难道是受周韵竹女士所请?”娜塔久经商场,善于从人的言谈中捕捉蛛丝马迹,听张凡一说,她马上在心中产生了一丝酸酸的醋意:难道,张凡不跟自己的原因,竟然是因为他拥有周韵竹?

    娜塔的神情变化,令张凡明白:这妞是吃醋了。

    娜塔吃周韵竹的醋,弄不好会坏大事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