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40章六神失主

    张凡愣怔了一下,马上灵机一动:“没人请我跟你说什么!我在天际公司有些股份,这笔投资合作,对我本人也有相当大的利益而己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娜塔惊叫起来,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骗你你是小狗!”张凡绕了一个小口令。

    而对于娜塔,这种华国语的语言技巧,并非她能掌握的,所以没有听懂。

    “好的,明天上午,我就跟江清那边把投资意向协议签了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张凡正和涵花在新楼里打扫卫生,准备布置一下安排新家具,忽然接到周韵竹的微信:

    “谢谢你,小凡,我们跟娜塔女士的协议已经签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居功不傲,淡淡地回了一句:“签了?那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是你在背后做的工作,我不会忘记的。”

    张凡担心涵花吃醋,忙下了微信,正要继续干活,忽然钱亮打来电话,追问张凡什么时候给他治缺少的病。

    张凡心中放着李秀娴阿姨的事,哪里敢给钱亮治病。

    要是钱亮把缺少的病治好了,他在外面跟小三小四小五们给钱蕴生一大堆小弟小妹,那张凡岂不成了孽债的始作俑者?

    那也对不起秀娴阿姨那15万诊费呀!

    更对不起对自己一片衷情的钱蕴姑娘。

    张凡既然不能娶她,更不能在这件事上跟她作对!

    想来想去,觉得钱亮这事不能轻易下手。

    跟涵花商量来商量去,最后,涵花出了一个主意:“你可以给钱亮治好男性不孕症,只要你想办法让他们夫妻和好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一件利人利己的大德!

    张凡一拍大腿:“对,就这么办。”

    马上拨通钱亮的手机:“钱叔,我刚才把家里的事情安排了一下,下午去你那里。我给你配了一副药,你吃吃看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钱亮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,张凡按照《玄道医谱》九阳医谱,配了一副“滋阴生精小补丹”,开车去江清市,在钱亮常年住的酒店房间里见到了他。

    “这副药,你分四次,每天晚饭后,用温水冲服。”张凡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重要的一点,在这期间,你要杜绝女色,不得跟任何女子行房,能办得到吗?”

    “办不到也得办哪!憋两天吧。”钱亮信心不足地道。

    张凡笑道:“我帮你一下吧,封几个穴位,你就会性休眠,就是美女脱衣送上门,你也不会动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为了治病,我只好委屈一下弟弟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让钱亮躺下,在他身上点了几个穴位,并嘱咐道:“这几天别吃辛辣食物,否则的话会自动解开穴道。”

    钱亮点头答应,然后问张凡:“你今天有空没有?”

    “看你什么事吧,小事的话,就往后排排。”张凡本来想见见尤林国处长,问问他办行医资格证的事有什么进展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朋友得了难症,想请你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治病的事,毕竟耽误不得。”张凡此前一连串治好了几个大病,此刻一听有难症,不禁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驱车来到本市一家贵宾菜馆。

    这家菜馆是专门为企业家提供洽谈生意的餐厅,最低消费为五千元,里面装修到了富丽堂皇的地步,张凡一进去,就不禁连连赞叹。

    钱亮要了一个最低消费8千元的“密香痴语”雅间。

    点完菜,钱亮道:“先抽支烟,估计权总马上到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一边吸烟,一边好奇地问道:“你那个朋友到底得了什么病?”

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的,他叫权国发,媒体上经常露面,也许你见过这个名字,永青制药的老板。”钱亮说道。

    永青制药!张凡当然听说过。

    这家企业是省里数得着的实力大企业,总裁权国发经常成为媒体的新闻人物,去年还登上了“糊晕富豪榜”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雅间门开了。

    走进来的人正是权总。一个大胖子,约有五十岁出头,脸上一颗黑痣,腰大膀圆,皮带被圆肚皮撑起向下弯着,一看就是大亨老板模样。

    他一进门,就抢前一步,握住钱亮的手:“钱总,不好意思,让你们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钱亮一边摇着权国发的手,一边指着张凡介绍:“权总,认识一下,这位是张凡。”

    权总礼节地跟张凡握了一下手。

    三人一同坐下来,钱亮给权总倒了一杯茶,道:“权总,你把病情跟张医生介绍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张……医生?”权总一愣。

    他本来以为钱亮介绍的医生还没有来,万万没有料到眼前这个张凡竟然就是钱亮请来的医生,不禁大为意外:这么年轻,而且态度谦虚,完全没有名医应有的“趾高气扬”或“城府”,怎么可能会治病?

    但权总毕竟是生意场面上的人,合作伙伴钱亮亲自推荐给他的医生,权国发当然不能露出半点怀疑之色,便欠起身,隔着圆桌,与张凡重新轻轻握了一下手:“张医生,真不好意思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与他握手之际,右手小妙手感到对方手上传过来一阵莫名的寒气,不由得打开神识眼,向对方脸上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权国发眉宇之间微微地飘着一道黑气,时浓时淡,在两眉之间左右窜动,额头上本神和正营两处神魂聚焦之神灶处,阳火暗淡。

    这些特征,正是六神失主的表现。

    六神失主,乃是邪崇上身的迹象!

    六神者,乃是人的心肺肝脾胃胆六内脏各自的主神,以心神为主,各神统归心神主宰,协调支配全身精神。

    若有邪崇鬼魅上身,居于六神之位,刚六神不安而弱,身体精神系统便接近崩溃,多则半年,少则半月,六神彻底失居离体,此人亡矣!

    眼下,权国发六神虽在,但已然弱如萤火,似熄似灭,有气无力,因此身体略略浮肿,说话有如久病的病人一般无底气,特别是双眼中空洞无物,如两口枯井般赫人。

    张凡内心的惊讶,马上被权国发和钱亮发现了。

    二人互相对视一下,不由得内心打鼓:张凡这么快就看出病来了?双方可是刚刚说了一句话呀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