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41章魅物

    “张医生,我……”权国发松开张凡的手,困惑地打量了一下自己,又看看钱亮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说:我哪儿有问题吗?

    钱亮见张凡这么快就看出病来,担心他搞错了很掉面子,便打个圆场,想拖一下时间,让张凡慢慢冷静一下然后再给权总诊断,“小凡,这样吧,权总到了,我们先喝几杯,再谈权总的病情?”

    张凡轻轻摇摇头,没有作声,心里却在嘟囔:跟一个鬼魅邪崇缠身的人坐在一起喝酒,我特么能喝下去吗?

    酒害六神,也害邪崇,若是三杯酒下肚,权总体内的邪崇受酒精震动脱体而出,说不上会移体到张凡或者钱亮身上呢,再不然,哪个服务员倒霉进来,邪崇也许会附身而上!

    所以,今天菜可以吃,酒是绝对不能喝的。

    “权总,还是先谈谈你的病吧。”张凡轻轻说道,很有一点老大夫的城府。

    权国发看了钱亮一眼,征求钱亮的意见。

    钱亮见状,心想张凡也许已经胸有成竹不用再继续“望闻问切”,便同意地冲权总点点头。

    权总见钱亮如此,稍微有些安心,心想:既然钱亮认可,也许这小子真的有两把小刷也未必,说不定他真的发现我身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呢。

    “那么,我就给张医生介绍一下我目前的病情……”权国发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不,”张凡忙摆摆手,微笑道,“权总误会了。我不是要权总介绍病情,是我要给权总介绍病情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权总一怔,失声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这个年轻人只看了一眼,握了一下手,竟然就了解了权总的病情?

    权总不免有些怀疑:这个小子要么是哗众取宠,想瞎猫抓死耗子一鸣惊人;要么就是有绝世的医学修养!

    权总有些尴尬,淡笑道:“既然如此,请张医生讲一下,我究竟患了什么病?病情如何?我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熟稔华国语的人都明白,“洗耳恭听”这个词,用在眼前这个语境里,有着明显的“不信任”的意思,甚至有一丝嘲讽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权总,你最近半个月,是不是感到五脏六腑像铅坠儿一样,直往下坠?”

    张凡单刀直入地问道。

    权总嘴角一挑,手上不由得抖了一下,连忙答道:“正是正是。内脏好像填满了石头块,又重又沉,还非常胀。再饿也不敢多吃,稍食多一点,胃口就像被撑破了似地,非常难受,不断打嗝儿!”

    张凡点点头,又问:“这就对了。我再问你,你最近是不是每与女子行房一次,便一连多天不能二次行房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权总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他颇为尴尬地看了钱亮一眼,不好意思地承认道:“钱总在场,大家都不是外人,我只好实话实说。唉,说起这事,张医生,我都快苦恼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细说说看……”钱亮十分感兴趣地催促。

    权总苦笑一下,娓娓地道:“混到我这个地位的人,钱多得花不完,不用说,总是养着几个女人的。我的身体本来棒,应付几个大姑娘小媳妇不成问题,可以一凤多凰,把她们个个修理得服服贴贴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最近以来,我与女人行房之时,持续时间增长了一倍,排泄量也极多,完事之后,身体就像被彻底清仓一般,一连好几天都缓不过来,只好自己一个人睡觉,弄得几个女人都怀疑我有新的外遇,骂我雨露不能均沾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,尽管有多少女人在身边,我每周都要留些精力回家安慰老婆一回,这叫做‘保持家里红旗不倒’。自从犯了这个毛病之后,外面的新宠尚没精力应付,哪有余力回家保红旗?弄得我老婆对我意见很大,在我岳父那里告了我一状,说我外面有女人。唉……”

    钱亮撇嘴一笑,开玩笑地道:“权总,你有这么大的苦处,为何不早跟我说。早说的话,我把张医生的益元药酒给你喝一杯,喝完之后,保你的女人们个个昏厥于床。”

    “钱总,你真有这种好药酒?”权总看来真的是被女人们逼得无奈了,一听药酒如此厉害,忙问。

    张凡摆了摆手:“钱叔,你不要搞错了。那益元药酒乃是固阳调阴之用,权总目前六神无主,若是错用药酒,行房之际,有可能崩盘而死。”

    钱亮吐了吐舌头,缩缩头,不敢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张医生,”由于张凡精确地说对了他的症状,权总对张凡已然是信任有加,忙问,“张医生,我这病到底是怎么得的?我这些天看了些医生,都没看出个子午卯酉来。我也自己回想,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呢?要知道,这个病弄得我精力全无,每天昏沉欲睡,可是偌大的企业,每天要处理好多大事,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权总的病,不是传染而来,而是鬼物上身。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“鬼物?上身?”权国发张开大口,闭合不上,脸上煞白一片,声音颤抖了,“张医生意思是说,我得的是邪病?”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,”张凡点点头,“但权总的病又有点特殊。一般来说,邪病是由死灵魂上身、主导了元神,也就是所谓的喧宾夺主。但权总的病却不是由游魂野鬼附身,也不是黄仙常仙胡仙驾临身体,而是由一种不知来历的邪物所致!”

    权总一惊:“邪物?是指的物体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一种物体,一种有灵魂的魅物。”张凡肯定地说。

    有灵魂的魅物?

    听起来有点玄乎乎的吓人。

    权总看了钱亮一眼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比张凡大许多岁,社会经历丰富,但他们从未听说过魅物能附体的故事。

    两人不禁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而张凡已然用神识眼观察到权总六神错位贫弱的状况,根据《玄道医谱》所叙,这种邪物附身病,有几十种,而权总所犯的,应该是“物精”一类的魅物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是否需要请法师来驱邪?”权总的心理,跟一般大众一样,涉及到邪病,总是第一时间想到巫医神汉或者法师道士之类,至于正规的中医,是从来不驱邪的。

    “如果权总不信任我的话,自然可以去请法师。”张凡微微一乐,大度地道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