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44章谎言

    “我给一个邪病病人治病,使用了鬼星骰。不料,那邪魅相当厉害,将我鬼星骰中二鬼摄取而去。现在,三鬼同体缠斗,病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呀,不好,不好,你一定是遇到了物精老魅!”

    “物精老魅?”

    “世间阴鬼物魅,大约有三种情况。一种是无冤无屈之鬼,因某种原因未能前去地府投生转世,它们魂气较弱,久而久之,会消散于无形;第二种是冤死之鬼,因冤气太重,并不会消散,久而久之变成厉鬼,食人血,找替死,无恶不作;第三种也是冤死之鬼,但此种冤鬼并不到处流窜,而是长期附于某物之上,吸取天华地精,天长日久,魂气越来越重,法力越来越强,经百年而成物精老魅。此怪功力强大,且邪恶胜于厉鬼。鬼星骰摄服此精怪本来轻松平常,但你的鬼星骰开光不久,威力不够,因此反被物精老魅所制!”

    巩梦书娓娓道来,听得张凡毛骨悚然:也就是说,连鬼星骰都奈何不了这老精怪?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巩老师,你给我出个主意!我现在可是束手无策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对此,也只是书本上的知识,并无实战经验。书上说,鬼谷七星骰的开光,一靠自然开光,比如你的鬼星骰就是自然开光;二靠七星掌开光,也就是由七星掌大师,以七星掌气,将骰内闭气打开,并加持法咒,可使鬼谷七星骰摄取任何鬼怪!”

    七星掌大师?

    张凡眼前一亮:孟津妍的师父不就是七星掌大师吗?

    何不找他?

    “不过,七星掌在世间绝迹己久,大师就更难找了。”巩梦书语调忧愁地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明白了,我一个朋友,可能认识一位隐世七星掌大师,我去试试看。”张凡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快去快回,我估计三鬼附近,病人根本支撑不了多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张凡镇静一下心理,告诫自己:此时,我必须镇定自若,给旁人以信心,来稳住阵脚,否则权总家人岂能不闹腾起来?

    打开卧室门,张凡假装轻松,对守在门外的一干人道:“好了,现在权总体内物魅己除,要静息休养三天,不吃不喝,不拉不撒,任何人不得进来打扰。”

    几个仆从和权总的老婆见权总闭目静卧不动,颇为怀疑地看着张凡。

    张凡对权总老婆道:“这三天之内,家里最好不要有太大噪音,我三天之后回来,给权总回神。”

    权总老婆半信半疑,又问了好多问题,好在张凡机智应答,又加上钱亮在一旁点缀,总算把权总老婆蒙过去了。

    离开权总宅子,张凡给孟津妍打了个电话,然后和钱亮一路开车狂奔江清市。

    钱亮其实早就看出张凡神情不对,便问道:“出麻烦了?”

    “岂止是麻烦!简直是灾难!钱叔呀,你可是给我找了一个好活儿!呵呵。”张凡苦笑道。

    钱亮不由得紧张起来,搓着双手:“唉,这事,我其实也是想帮你个忙。你上次跟我说,你们村里的工程队没活干,村民收入低,想帮村民找工程,我想到权总公司好多工程,若是你和他有联系……”

    “钱叔,我明白。这事不管结果如何,我都不会怪你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路回到江清,钱亮在酒店下车,张凡开车直奔孟宅。

    孟津妍满心欢喜地在家里等待张凡,见张凡来到,忙拉住他的手,询问情况。

    张凡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,面露愁苦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孟津妍嘻嘻一笑,拉过张凡的手,轻轻拍着:“呵呵,张大神医,不要紧张,天塌下来有大个顶着。我这就带你去见我师父如云道长!”

    “我最担心的是如云道长不在庙里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他老人家从来不云游,几十年如一日在庙里修炼,我们直接去找他就是了。”孟津妍又是嘻嘻一笑。

    张凡转忧为喜,伸手轻轻揪了孟津妍脸蛋一下,骂道:“死丫头撒谎,上次你不是说,你找不到你师父吗?你骗我!”

    孟津妍诡异一笑:“此一时彼一时嘛。人命关天,我还能再开玩笑?”

    张凡揪住她脸蛋的手松开了,轻轻拍了脸蛋一下,夸赞道:“谢谢你啦,我的好师父!”

    两人跑去跟孟老说了一下情况,孟老也跟着着急起来,催着二人马上动身。

    二人带了点食品装上车,开车离开孟宅。

    一路奔驰,出了江清市,很快沿公路进入山区。

    这个方向是朝着大山深处开行的,因此两边的山越来越高,道路也越来越不平坦。

    汽车在村级公路上行驶了两个小时,终于到了一个小山村。

    再往前,没有大路,汽车无法行走了。

    二人走进村委会,给村长两好烟,然后将汽车寄停在村委会大院里,徒步进山。

    又走了约半个小时,来到一座峻岭之前。

    这里树木茂密,百鸟吟鸣,泉水淙淙从林间流过,阵阵凉意扑面而来,使人精神为之一振,宛如进入仙境。

    “真是好地方!”张凡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我师父在此修炼多年,我私下估计他已经成仙了道,不过,他从不承认。”孟津妍小声说,“你见到他之后,千万少说话,否则的话,说漏了嘴,我师父会怪罪我乱讲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很让人害怕吗?”

    “别人怕我,我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?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做错了事,他一生气,我就先哭起来,我一哭,他就没辙,就得过来哄我!他越哄,我就哭声越大,弄得他没办法,直给我道歉,好像犯错的是他而不是我……哼,这一招儿我用了好多年,屡试不爽!”孟津妍得意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太坏了,利用了你师父的善良和爱心!”

    “哼,我要是把这招儿用到你身上,你会不会哄我?”孟津妍呶起小嘴问。

    张凡一听,这问题有些“敏感”,不可随意回答,弄不好就成了“爱的承诺”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会,忽然大叫一声:“你看,飞龙!”

    孟津妍顺着张凡手指的方向看去,只见一只鹞鹰大小的飞龙飞过树梢。

    “好吃,飞龙好吃,我吃过!”孟津妍尖叫起来,随手捡起一块石头,就要抛上去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