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45章拜师

    张凡情知孟津妍身手不凡,这一石头击过去,飞龙肯定应声落地。

    忙一抬手,抓住她胳膊,“飞龙是国家二级保护飞禽,不能打!”

    “偏要打!”

    “不能打!”张凡使劲地摁下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这时,飞龙已经飞到树林里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唉,”孟津妍叹了口气,松手把石头扔到地上,“好好一顿蘑菇炖飞龙,就被你给破坏了。不理你了!”

    说着,转身大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张凡紧跑两步,抄到她面前,一脸堆笑:“下山后,我赔你一顿大餐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孟津妍斜瞟他一眼,一扭身,脸上一红,随手抓住他的手,轻声道:“傻乎乎的!我跟你开玩笑呢,是试试你有没有爱心!”

    二人顺一条林间小路向上走了数百米,眼前骤然耸立起一座庄严的庙宇。

    红墙黄瓦,门楼上一条古旧的大牌匾,镌刻着“飞云观”三个大字。

    一个小道童引领二人,穿堂过厅,来到后殿一间静室。

    如云道长坐在蒲团之上,手持一把拂尘,身边小桌之上一卷古书。

    他身形瘦长,一捋银须,精神烁烁,两眼炯炯有神,有如一尊泥塑神衹,威严之中有阵阵神气袭来。

    见二人进门,轻轻将手中拂尘在空中一扫,朗声道:“津妍徒儿,可是遇到危急之事了?”

    孟津妍抢前一步,跪下拜见师父。

    “师父,弟子孟津妍拜见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快起来,走了这么长的路,渴了吧?茶水自己倒。”

    孟津妍站起来,拉开背包,从里面取出两万元钞票,递给如云道长:“师父,我这次来的匆忙,只带了这两万元钱,给师父买点香火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不必了,”如云道长笑道,“每次来都拿钱,为师难道要开银行吗?”

    “师父务必收下,徒儿还有事相求呢!”孟津妍把钱放在桌上,拉过张凡,介绍一番,然后把权总的事情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如云道长一边听一边点头,然后打量张凡半晌,突然道:“你既有鬼星骰在身,何以不能降服精怪?”

    此语一出,张凡浑身一阵发冷:好厉害!刚才孟津妍并未提这码事,这老道长竟然料到我身上有鬼星骰?

    莫非老道长也有瞳,看见了我怀里的鬼星骰?

    想到这,掏出鬼星骰,双手奉上:“道长,我确曾用此骰摄服鬼魂。但这次的物魅法力强大,反而将我骰内二鬼摄去了。请道长慈悲为念,将此骰开光,降服鬼魅!”

    如云道长接过鬼星骰,在手里把玩,目光炯炯,如睹天物,可以看得出他内心的震惊。

    江湖上失踪上千年的七星骰,竟然在这个普通年轻人手中出现,可谓一大怪事!

    这年轻人有何来历?

    沉吟半天,抬眼问道:“此骰确是古魂缕缕,乃是鬼谷子亲制七星骰不假。不知你有何法缘仙籍大造化,竟然得到它?”

    张凡拱手道:“偶然购买一件古画,在古画轴内发现它。”

    见张凡态度谦虚、谦谦有礼,道长心中十分喜欢,又见孟津妍与张凡紧紧相依,似有情有意,心中已然明白了几分,便笑道:“我观察你有天赋仙缘,非同一般造化,比我徒儿津妍更有修为空间,因此有心收你为徒,不知你可有此意?”

    张凡一听,心中高兴:身在世上行走,处处凶险,由家,卜兴田,赵老爷子……他们无不在虎视眈眈。我一个农家子弟,没有社会根基,与这些恶势力单打独斗,若没有过人本领,很快就会丧身狼口!

    若能拜如云道长为师,学得无上武功,进可除暴,退可保家。

    想到这,心头一热,忙道:“我非常想精修进化,苦于无师,今日能拜道长为师,真是万幸!师父在上,请受徒儿一拜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道缘仙界,咫尺之遥,望你好生修习,与我徒儿天长地久,共修共进。”

    说着,拿起桌上的两万块钱,塞到张凡手里:“拿着,这是为师给你的改口钱!”

    张凡十分窘迫,把钱使劲往回推。

    道长也是双手推住。

    四只手,以两万钞票为界,运力较劲。

    张凡只觉得一股无形内力,透过钞票,直向自己身中透来!

    顿时,内经内脉,无不激荡鼓舞,内气盈满,全身力气倍增!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张凡大醒大悟:道长借此机会,赐神力给他!

    一阵感动,差点流出泪来,“谢师父赐力之恩!”

    道长收了功,道:“钱你收下,你是农家子弟,以后休要与为师谈钱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让你收下,你就收下吧。”孟津妍娇娇地拧了张凡胳膊一把,又感激地看了师父一眼。

    张凡只好把钱收好。

    “张凡,你近前来,我有话说。我如今授你七星掌第一乘筑基功法……”

    如云道长话音未落,孟津妍“扑哧”一声笑了。

    “小妮子,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师父,恕徒儿越礼,徒儿已然在半月前授予他筑基功法,而且,他已经修炼完第一乘,正在修炼第二乘!”

    如云道长一愣:什么?半个月?半个月修完了第一乘?

    这是什么天赋?

    简直是仙缘之体!

    要知道,以他如云道长的天资天赋,当年修完第一乘,也用了三年功夫,眼前这个张凡,竟然半个月修成!

    心里虽然高兴,表面却严肃地冲孟津妍喝道:“好个徒儿,竟敢私自授徒!”

    然后,转身看了张凡一眼,问:“果真?”

    张凡点了点头,把当时修炼时体内真气的运行体验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如云道长连连叹道:“一般人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修炼完第一乘!奇怪呀……莫非,你有纯阴玄女助炼双修?”

    张凡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有一山妻,是普通农家女,天姿国色,美不胜收,我与她恩情甚笃,每夜行房之时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小心地斜了孟津妍一眼,不敢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道长一听,大声道:“是了是了!这纯阴玄女几百年才出一个,前世有大福报的男人才能有幸娶她为妻,若是身无大福报,娶了她,无福消受,三年必死。”

    张凡一听,不禁一愣,心中惊异:道长所说不差!涵花的前夫确是娶了她之后不久而亡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