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46章一品夫人

    道长继续道:“此女貌美温婉,在我大华国历史上,确是出过几位有名的纯阴玄女,比如阴丽华,文德皇后长孙氏,卓文君……这类女子体内含纯阴真气,乃天授精华。男子若得此妻,此生大富甲天下,大贵冠环宇!”

    张凡腼腆一笑:“师父,徒儿张凡若求得能在世上生存不被别人踩死既知足了,哪敢奢望大富大贵。”

    “非也!谬也!”如云道长突然提高声音,目光变得严厉,“竖子之言!迂腐之论!你若禀此观念,休为我徒!要知道,天降大富大贵于你,予而不取,逆天道,必遭天谴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你取大富,可济天下;你取大贵,可保国家。出道入世,庙堂江湖,大丈夫不可不以天下为己任!”

    张凡从未听过如此高论,顿时感到如醍瑚灌顶!

    是呀!生当做人杰!

    祖传已经穷n代了,到我这代改改病有何不可?

    如云道长将鬼星骰捏在手里,道:“此骰并未完全开光,我给它加持一个法咒,便可以镇天下之鬼而无碍了!”

    说罢,口中念念有词,一会儿功夫,将一则“道法则天驱鬼咒”加持于鬼星骰之上,递还给张凡,道:“你持此骰,善鬼恶鬼尽收之,善鬼送地府转世投生,恶鬼可酌情镇压焚魂,使其永世不得超生。”

    加持完后,如云道长留二人在庙里吃斋饭,饭后,送二人下山。

    分手之际,道长拉着张凡的手,笑眯眯地嘱托道:“你与我徒儿津妍本有夫妻之缘,为师望你好生看待她,不得欺负她。”

    听见师父这样说,孟津妍媚脸如花,又高兴又害羞,捂着脸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张凡无奈地笑了笑,和孟津妍一起告别如云道长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山区,没有回江清,而是直奔省城,于晚上十点钟,赶回权国发别墅。

    此时,权宅里已经闹成一团了。

    原来,张凡和钱亮离开之后,权国发的老婆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忍到晚上,终于忍不住,打电话叫来了一个家庭医生。

    家庭医生测了测权总的生命体征,告诉权妻,权总各个生命迹象已经停止,只有微微的气息,可以说是死了,也可以说是深度昏迷。

    权妻慌了,正要叫救护车,张凡回来了。

    张凡忙安慰权妻一番,一边说,一边来到权总床前,看了一下,叫众人散去,叫孟津妍站在门口守候,然后关上门。

    他掏出鬼星骰,对准权总承灵穴,念动咒语。

    “天道地君,摄鬼伏阴,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随着咒语念出,只见两道黑魂,自权总脑门闪出,一下子钻进鬼星骰不见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道黑色烟气,旋转着,从权总脑门溢出。

    此烟气定是物魅无异!

    奇怪的是,它竟然不往鬼星骰里钻,反而绕着鬼星骰转了两圈,然后无声地向上窜升,升到天花板上。

    似乎在戏耍张凡!

    张凡抬头望去,只见物魅紧紧地贴在天花板上,铺开形成一个可怕的景象:

    是一个女人形,血盆大口,长发如帚,双掌如钩,脸上表情极为狰狞,两根弯弯地向上挑起的獠牙,约有匕首长短,雪亮惨白,十分恐怖。而她的两只眼睛,深深地陷入眼眶之中,如两口深不见底的古井,从里面透出一股股摄人魂魄的精芒!

    最为恐怖的是她的身形如同一张薄薄的画,扁扁地贴在天花板上!

    张凡一惊:如云道长加持过的鬼谷鬼星骰,为何没有摄住这物魅?

    莫非咒语念错了?

    再念一遍!

    张凡手举鬼星骰,再次念动咒语。

    念完后,仍然没有效果,那女形物魅紧紧地贴在天花板上,身体一起一伏,有如波浪一般。

    这里有一个问题张凡并不了解:如云道长加持过的鬼谷鬼星骰本可以遇鬼收鬼、见怪伏怪,只不过不能同时收伏三个精怪!

    前者先收回了男女两个鬼魂,第三个物魅便要缓一刻钟才能重新收服。因此,此时鬼星骰对物魅没有作用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开窗放她逃走?

    不行,放鬼跟放虎一样,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这等恶鬼,若是被她继续修炼成魔,不知有多少人命丧黄泉呢。

    张凡紧皱眉头,死死地盯住物魅,双手却在暗中运力,准备赤手抓住她。

    而物魅深眶双眼中看向张凡的目光,杀气腾腾,双臂渐渐张开,突然自上而下,向张凡抓来。

    张凡挥手一拨!

    小妙手与物魅之手在空中相碰,软绵绵冷嗖嗖,一股寒气传来。

    而张凡体内七星掌筑基真气与寒气相抵,使寒气不致于侵入脉中。

    对方未料张凡小妙手带有强大功力,她双手被袭,触电般地缩了回去,两只爪子已经被齐腕削去,只剩下两条秃秃的胳膊,像两条木棒一样在空中痛苦地舞了几下,垂落在空中。

    张凡嘴角一撇,冷冷地讥讽道:“死好久了吧?还赖在人间不走?有意思么?”

    “冤气冲天,晦气盖地,我魂不散!”物魅突然发出嘶哑而尖利的叫声,声音非常凄厉可怕,门窗似乎也跟着震动!

    张凡皱皱眉,问道:“你可知道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吱——”物魅冷笑一声,“我乃明御赐一品夫人,高贵荣华,座上皆骚客,往来无白丁,岂能认识一个乡野小村医?”

    明?

    朱棣?

    算来有好几百年了!

    果然是一个年久修炼的老厉鬼!

    张凡朗声道:“一品夫人生前荣华富贵、仆人成群,不过,人一死,俱为鬼魂,再高贵也要由索命鬼用索子套着脖子过奈何桥!有何显摆?我奉劝你,还是不要装逼,趁早入我鬼星骰,我送你去山神庙寄养一段,有机会发送你去地府投生找个出路!”

    “住嘴!”物魅挥舞着两只断臂,顿足尖叫,“我屈死于家中小妾之手,万古不瞑目,我要在此等候她转世,食其肉,寝其皮!”

    听起来,又是一起侯门争风斗争中的冤死女鬼!

    张凡不禁叹了口气,心生同情。

    不过,这同情瞬间即逝:虽然她生前可怜,但死后数百年阴魂不散,居于树上鞋揎之内,其间不知害了这座宅子里的多少人呢!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