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49章没医乱投病

    “秀娴,是你!?”钱亮激动地冲过去,抓住李秀娴的一双小手,不断地打量她身上,“你……怎么年轻了?”

    李秀娴含羞一笑,轻声道:“我如果不年轻,你能正眼看我一眼吗?”

    钱亮被娇妻一嗔,魂儿飞到了天外,忙搂住她……

    张凡站在门外撇嘴一笑,放心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下楼坐到车里,刚要开车,几条短信跳了出来:

    “张凡,你为什么不回我话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跟周董在一起!”

    “快给我回话,我有事找你。”

    沈茹冰!又是沈茹冰。

    一皱眉,暗惊道:这个沈茹冰呀,密切关注着我,她会不会变成第二个周韵竹?

    我可不想身边再多一个死缠烂打的!

    皱眉一下,打电话打过去,冷静道:“沈博士,你找我啥事这么急?莫不是爱上我了?”

    “天下男人死绝了?我爱你?哼,你马上来我家一趟,我快死了。”

    呵呵,这沈茹冰,真把她自己当头蒜了!

    好像我必须受她支使似的。

    不过,她快死了,这……

    犹豫了一会儿,最终还是一打方向盘,奔沈茹冰的住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沈茹冰住在一个高层小区的28层顶楼,当她来开门时,张凡眼前一花,感到格外提神:

    沈茹冰穿一件洁白百褶裙,上身一件无袖细花小衫,秀发飘飘在脑后堆卷,掩映出雪白的颈子和小衫领口处的迷人风光,而百褶裙之下的细腻玉足,则穿在一双镶花皮拖之内。

    张凡以神识瞳一下,发现她小衫之内的文胸,是那种加了垫的,这样显得胸前高一些。

    也许,是上次在医院里急救娜塔时,被张凡讥讽“飞机场”后,沈茹冰特地买的厚垫文胸吧!

    二人来到客厅里坐下,张凡直截了当问:“这么急找我?有什么国家大事相商?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身体不大舒服,手脚发凉,手心麻木,你给看看。”沈茹冰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张凡从她口气和表情上看,有一种直觉,她似乎心里装着别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,她既然不说,张凡也没必要问,便道:“噢,我先给你把把脉。”

    沈茹冰乖巧地把玉腕伸出来,放在茶几上。

    因为上次张凡给她看病,两人已经有了肌肤相接,所以这次沈茹冰把手伸出去时显得非常自然。

    张凡捏起小手,在自己手中掂量了一下,觉得绵软而温和,并非阴冷症应有的冰冷之感。再将二指在她腕上切了一会脉,脉象平和,弦张有力,更不像是有手脚麻木的症状。

    “无大碍!”张凡笑笑,“至少从我的医学水平来看,没病。”

    沈茹冰有一种被张凡看透心机的尴尬,略略害羞地道:“你就看不出一点病?”

    “没病找病的话,我没那专业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看不出病来,那你就给我点按点按吧。”

    点按?

    张凡一怔,心想:也许她找我来,就是这个目的吧!

    上次在赵记大药房楼上,为沈茹冰下针治病之事,如今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当时沈茹冰身穿薄如蝉翼的纱衣,张凡隔衣为她下针,雪肌冰肤尽收眼底,颇有雾里看花的美感。

    如今要亲手点按,不禁心旌有些摇动。

    见张凡呆立不动,沈茹冰知道,如果她不主动一点的话恐怕不成,便脸色一红,抬手撩起纱衫,从头上脱掉。

    纱衫一除,露出里面另一件轻纱吊带,薄如蝉翼,像一层轻雾遮在身上。

    再骗腿一抬,将百褶裙从腿上褪下,只剩一条细窄的三角裤。

    身子一软,斜倚在沙发上,以头枕手,眼睛避开张凡的目光,这才轻声说道:“可能是经脉不通,你给我活活经络吧。”

    雪美人轻纱之下,朦朦胧胧,张凡几乎不敢多看,轻声道:“那我就把你五经六脉做一次通脉点按吧。”

    张凡心中在打小鼓:这事儿蹊跷,我哪里知道她得的是什么病呀?看来只有乱按一通罢了。

    想了一想,采用《玄道医谱》中“大舒筋”的手法,从她胸前膻中穴开始,依次向下,在脾经、胃经之间,做多个穴位的轻轻点按。

    小妙手每按一下,沈茹冰便身体一抖动,似有不胜风雨之意。

    张凡手指隔着轻纱吊带,准确地点中各个穴位。约有十几分钟,将胸腹上各脉经均点按一遍。

    点完之后,沈茹冰已然是香汗微微、杏眼迷离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张凡收下手,问道,“手脚还麻木么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,好多了,谢谢你。”沈茹冰气喘吁吁地道,“身上已经不像刚才那么冷了。不过,感觉到身前和身后似乎……身前热,身后冷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是自然。刚才只按了身前,没按身后。”

    “要么,你再给我按按背部?”沈茹冰柔声询问,没等张凡回答,随即就翻过身去。

    张凡拍了拍曲线柔和的后背,以中度手法,在后背肌肤上捏点一遍,五分钟结束,然后说道:“现在身前和身后都各自点按完毕,也就是说,任督二脉各自通畅,只是没有将二脉联络打通。不知你想不想通?”

    “想通,你放开手脚,给我通通吧。”沈茹冰闭眼道。

    张凡将她身体翻转过来,仰卧着,接连在天灵、百会、环中和会阴几个穴位上重度手法点按一遍。

    沈茹冰一直闭目承受,两人的眼色没有交流。尽管如此,张凡在最后点按会位时,心中也不免一阵慌乱,脸上微热,好在沈茹冰侧脸闭目,没有看到张凡脸上的失态。

    打通任督二脉之后,张凡并没有就此住手,他未征求沈茹冰的意见,而是直接取出七根毫针,在她胸前下了一个“温经化气七星针”法。

    正如张凡所预料的那样,沈茹冰已然完全被身体的舒适感所征服,全身心地信任与甘受支配,任凭张凡点按与针灸。

    组合针谱一下去,沈茹冰体内温火渐行,自丹田之处起,如春日阳光照射,一阵温暖迅速燃遍全身,一时间觉得身体无力麻软,口内顿生,细汗铺满了俏脸之上。

    咬紧牙关,非常想大声吟出,却极力控制自己不要发出声来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