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51章绝户招

    “我从来跟你没有半点关系,要吃醋,也轮不到你吃!”沈茹冰嘲笑道。

    “啊?你还一心向着他说话?”

    诸兵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转身咬咬牙,恶狠狠冲张凡嘶吼:“小子,你叫什么名?混的什么饭?”

    “行不更名,张凡。郊区小村医是我的职业。”张凡微笑回答,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刚才,诸兵以为张凡最次应该有一点身份,那样的话,说不上还会有一点与他对抗的资本,一听张凡自称小村医,诸兵顿时蔑视到家了:泥马是无权无势的农二代呀,还敢跟我装?

    对于农民,直接踩踏了!诸兵喝道:

    “你是村医!踩死你我都不眨眼!你也不衡量自己什么身份?瘌想吃天鹅肉,你也不搬块豆饼照照!沈茹冰是你能泡的吗?你也配?!”

    “村医怎么了?村医想吃天鹅肉就吃呀。”张凡一脸的不屑,边说边把沈茹冰香肩往自己怀里一揽。

    沈茹冰轻吟一声,顺势贴上来。

    张凡扭头一吻,叭地一声,吻在了沈茹冰俏脸之上。

    好贴切的一个吻!

    张凡感到吻到了一块级为细腻的奶酪之上;

    而沈茹冰呢?麻酥酥的半边脸顿时偏瘫!

    在她白晰的脸皮之上,立刻泛起了椭圆形的一个吻痕。

    太受用了!

    沈茹冰脸上一红,白了张凡一眼,把头靠在他肩上,道:“诸兵,我已经跟张凡定下终身,你没戏了,知趣的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!”诸兵愤怒到了极点,如狼吼一般,“张凡,你小子是使用什么手法骗了沈茹冰?我八辈祖宗!你竟敢从我诸公子手中抢去女人,你几颗脑袋!”

    张凡嘻笑地一摸脖子,懵逼地道:“一颗呀!是人脑,一颗够了。不像你似的,长着脑袋,就是十颗八颗的也没用!”

    “我叉你妈!今天老子就地废了你!”

    诸兵喊着,扔掉手里的花束,“嗖”地一声,从后腰抽出一把匕首,白光一闪,如风而来,直扑张凡腹部。

    入室持刀伤人!

    这小子显然是找死了!

    张凡采取什么手段,都属于自卫!

    不过,尽管如此,张凡还是向后让了一步,同时把沈茹冰推到身后护住。

    这一退,正好闪过了诸兵第一刀。

    诸兵一刀未中,匕首在空中挽个花,再挥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刀是从下向上,直挑张凡胸口而来。

    “死去吧!”诸兵以为这一刀必中无疑,因此两眼凶光直冒,尖声喊着。

    张凡不再后退。

    其实也无路可退,他身后就是沈茹冰,他总不能把女人暴露在危险面前吧。

    “着!”

    张凡一声断喝,挥起右手小妙手,向匕首拍去。

    “当!

    一声响。

    匕首飞掉了!

    诸兵一愣,紧握双拳,顺势向张凡砸来。

    这小子大约是练过的,拳风呼呼作响,说到就到,直朝张凡眼睛而来,心想,取了他招子,然后再说!

    张凡身子向后一仰,躲过这拳,顺手出了一掌!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诸兵拳锋刚过,张凡这一掌正拍在诸兵肘弯之上。

    这一掌,虽未用力,但断铁断金也是足够了,何况诸兵血肉之臂?

    诸兵半条胳膊,从肘部断裂,如同面条一样下来,样子十分恐怖。

    这小子也真是顽强,咬牙憋声一下,却不后退,趁张凡身体前倾之机,抬起皮鞋,向张凡踢来!

    张凡本想断他一臂了事,叫他吃点教训,以后别太装逼,不料这小子实在是个倒霉鬼,竟要向张凡下死手,要踢碎张凡部位。

    张凡终于被他给激怒了,“诸兵,你刚才骂我祖宗,我现在断你子孙!”

    说着,用手一捞,接住诸兵踢来的皮鞋。

    诸兵一只脚被空中接住,一只脚支地,身体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地步!

    张凡瞅准他,右脚向前一点。

    轻轻地,正点入诸兵两腿正中部位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声惨叫!

    诸兵应声倒地。

    一手捂裆,满地打滚儿。

    传家物件被踢中,如阉割般疼痛钻心!

    “哎呦,我废了!”诸兵不断哀号!

    张凡冲门外三个随从喝道:“快把他给我抬走!”

    三个随从冲进来,拽胳膊拽腿,七手八脚地把诸兵抬起来便走。

    诸兵一边嚎叫,一边喊道:“张凡,这笔帐我记下了!还有你,沈茹冰,你不听我劝告,早晚被这小白脸给玩死!还有,你不想下岗的话,明天来求我!”

    三个随从把诸兵抬走,张凡走过去关上门,回身问道:“他什么来路?为什么说要你下岗?”

    沈茹冰哼了一声:“他叔是市里一个官。”

    “噢,”张凡皱了一下眉。“什么官?”

    “你别问了,难道你要找人家去?我可不想让你惹麻烦。”沈茹冰道。

    其实,沈茹冰心里的压力不小,她只是不想让张凡知道自己的担忧。

    这个诸兵的叔叔就是江清市卫生局局长。

    当官的不好惹,尤其是这种行政官员,更是厉害。

    正所谓“民不跟官斗”。

    今天真正是把诸兵得罪了,看来,以后沈茹冰在医院有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你怕了?他叔到底是什么鸟官?”张凡见沈茹冰面有难色,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官,我不怕,我不怕他们。能把我怎么样?大不了辞职,咱俩合伙开个诊所!”沈茹冰幽幽地道。

    合伙开诊所?张凡听起来怎么那么……不过,他没有说出来,只是很严肃地道:“如果他叔对你有什么不客气的,你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张凡的意思是,人是我打的,祸是我闯的,我个人承担后果。

    沈茹冰呆坐良久,张凡见她沉默,不知她在想什么,又不好追问,便调侃道:“你今天找我来,相当于让我扮假男友。网上有这个职业,这个可是要花钱雇的呀,你准备付给我多少钱?”

    沈茹冰想的是此事会不会给张凡带来麻烦,市卫生局管县卫生局,村医务室归县卫生局管,要是市卫生局诸局长给县卫生局压力,要给张凡使点绊子的话,张凡那个小医务室又要被查封了吧?

    小人物,生存不易,夹缝里……想到这里,沈茹冰不禁对张凡产生了深深的同情和感激,歉意地说:“对不起,我找你来只想让诸兵知难而退,谁知闹出这么大动静。现在诸兵受了重伤,他叔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