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52章有人要算计你

    “不管那么多了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车到山前必有路,我也是二进宫的人了,怕什么!”

    张凡心胸大度地说,其实,在他内心里,也有些对自己感到奇怪:我为什么对沈茹冰这么好?难道她给过我一分钱好处么?

    想来想去,自嘲地笑了:也许,我无意识之间爱上她了?

    不可能吧!我可是从来没有动过这个念头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不要胡思乱想了。时间不早了,我得回家了。”张凡冲沈茹冰笑了笑,站起来告辞要走。

    沈茹冰两眼水汪汪,现出似水柔情,拉住张凡的手:“在这吃点饭吧,我做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从家里出来时本没吃饭,这会儿肚子确实饿了,张凡想了想,便重新坐下来:“也好,今天换换口味,尝尝博士炒的菜是什么滋味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吃这了这顿想下顿!”沈茹冰莞尔一笑,站起来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张凡看了半个小时电视后,沈茹冰把饭菜弄好了:

    一盘京酱肉丝,一盘青椒炒海参,蒸大米干饭,一个银耳虾仁汤,清清爽爽,香气十足,让人十分有胃口。

    “博士毕竟是博士,连炒菜都这么专业!”张凡不由得感叹。

    沈茹冰把脸一沉,夹了一块海参放到张凡面前的盘子里,佯怒道:“吃饭还堵不上你的臭嘴?以后别老博士博士的好不?我最烦人家这么叫我,好像博士是另类似的。博士也是女人!”

    张凡皱眉回味她的话,回了一个笑,也不说话,大口地吃起来。

    沈茹冰一边小口优雅地喝汤,一边笑眯眯地看着张凡的吃相,有些入神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做什么?吃相难看?”张凡放下汤匙问,“难看你也得对付着看吧,我农民出身,就这吃相。”

    沈茹冰也不说话,久久地,忽然自言自语道:“真想一辈子做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“咔!”张凡一听,差点把饭从口里吐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惊可不小,抬头问道,“你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沈茹冰自知失言,脸上顿时飞起一片红云,忙低下头喝汤,不敢看张凡。

    张凡看着她小口喝汤的样子,文雅而动人,问:“沈博士,你是不是爱上我了?”

    这话虽然问得有点粗糙,但在这个场合,也算不得什么:两人独处一室,且刚刚不久之前,她还在他面前半祼而卧,让他按摩包括会在内的隐秘之处,虽说是医患关系,但不免掺杂着其它的成分,因此把话说得明了一些,也不算过分。

    沈茹冰终于抬起头,看着张凡,叹了口气,道:“你说,我为什么没有早一点认识你?我年轻时,也有过花季呀!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时,眼里泪光闪闪,几乎有晶莹泪珠快要滴落出来。

    一阵无名悲悯自心中升起,张凡心中轻跳几下,似乎自己可以听得到心脏碰撞心室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男人和女人,是要讲缘份吧。”张凡慢慢卷起一只鱼香肉丝,填在嘴里,轻轻咬掉半截儿。

    做为张凡,他只能这么说!

    “其实,我也不强求缘份,只是希望有个男人能看重我就行。”沈茹冰幽幽地说,“可惜,就是这么一点奢求,也是不可能实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做为朋友,我愿意随时帮你。”张凡最看不得女人的眼泪,期望沈茹冰眼里的泪珠别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不说这些了,”沈茹冰忽然摇了摇头,恢复了情绪,道,“其实,我今天找你来,是要告诉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沈茹冰口气神秘:“有人在算计你。”

    “算计我?”

    “对。预谋己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我姥爷和我表哥赵朴通。”

    张凡一皱眉头:这两个活宝!

    这两人确实不是好人,从一开始接触,张凡就感到此祖孙二人不善,但并没有料到他们竟然要算计人。

    “他们算计我什么?我要钱没钱,要权没权,就一小村医,根本没有打压空间哪!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有一本书。”沈茹冰直截了当地道。

    “书?”

    张凡内心一惊,非常震动:难道那本书的事情被别人探知了?

    “对,一本上古医书!”

    “上古医书?”

    “《玄道医谱》!中医学史上的千年之谜、张机张仲景的秘传医书在你的手里!”沈茹冰言之凿凿地道。

    张凡浑身一冷,脖子后面冒凉风:秘密泄漏了?

    这可是天大的秘密,怎么可能被沈茹冰侦知?

    《玄道医谱》的事,除了涵花,没有第三人知道!

    如果说有第三人的话,那人已经成鬼了,就是妙峰村原医务室的老村医!

    “这……呵呵,天方夜谭吧。《玄道医谱》只是历史上一个谣传,未必真有此书。好多医学史家并不承认有此书。”

    张凡勉强微微一笑,笑得十分僵硬!

    他不得不留一个心眼。

    若是贸然承认,万一沈茹冰是赵老爷子派来刺探军情的,岂不上当了?!

    沈茹冰一听,轻哼了一下,蔑视地看了张凡一眼: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你不承认,也属情理之中。若是我拥有这等秘籍,也会秘而不宣的。不过,我姥爷和赵朴通,早已断定你拥有此书,他们一直在策划夺书,据我所知,为了得到它,他们可以不择手段。”

    沈茹冰目光严肃,声音凛凛,听起来令人不由得凉意阵阵。

    “具体说说看。”张凡搓着手,有些尴尬:人家是好心好意来向你透露阴谋的,你却向她保留秘密,岂不是有些尴尬?

    看来,沈茹冰并不在意张凡对她隐瞒实情,继续说:

    “事情是这样。前天,我出差去京城开一个国际医学学术会议,会期五天。昨天下午,我觉得这次会议其实是主办单位为一家化妆品做宣传的,根本没有学术价值,所以就中途回江清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回江清前,并没有告诉我姥爷。到江清时,天色己晚,我没有回到家里,而是去赵记大药房二楼我的卧室睡觉。而我去的时候,姥爷和赵朴通都不在药房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睡了一觉,半夜时醒了,下楼喝水,不料,在楼梯上,听到了姥爷和赵朴通在楼下密谈。”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