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53章由鹏举做东

    “我听到的第一句话是,姥爷说,‘实在不行,派人做掉他。’当时的情景,真是好惊险,像侦探大片。我伏在楼梯上,而姥爷和赵朴通就坐在我下方,他们的谈话我听得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“谈话的大意是,他们一直想通过我接近你,借机得到《玄道医谱》。不料,经过这一段时间,他们发现没戏,便决定直接动手。赵朴通建议派人去你家里偷。姥爷说,偷的办法风险太大,如果偷不到,会引起你的警惕,那样的话,你会把《玄道医谱》藏起来,他们恐怕永远得不到了。不如把你绑架了,逼你说出那本书藏在什么地方,得到书之后,再把你做掉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人还分析了这件事的风险。姥爷说,只要把孟市长这棵大树抱住,警察即使怀疑了,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眼,案子没法破。”

    张凡倒吸一口气:真没想到!看似慈祥的中医名家,竟然要杀人!

    自己与他们祖孙二人相处好久,回想起来真是后怕!

    人心隔肚皮,杀机都在肚皮里!

    好阴险!

    “我想,”沈茹冰道,“正如你所知,我姥爷得了肿瘤,他来日无多,越来越等不及了,他要在有生之年得到《玄道医谱》,否则他死不瞑目。因此,我估计,他们很快就会对你下手。”

    张凡听完,深思片刻,并没有暴跳如雷,反而越发冷静,心中产生一阵期待:我倒要看看,赵氏祖孙在我面前怎么表演!

    “谢谢你,我会提防的。”张凡的感激,并没有过多地写在脸上。

    若是不沈茹冰告诉他这些,他根本不会预料,每一次跟赵氏祖孙接触时,是有多么的危险!

    现在好了,有了警惕性,对方便不易得手了。

    为了保险起见,回到家里,张凡第一件事就是把《玄道医谱》取出来,藏到新楼楼顶阁楼上一个秘密的角落。为防意外,他把书从头到尾逐页都拍照下来,制成了一个pdf文件,藏在电脑一个文件夹里。

    做好了这一切,张凡依旧每天在医务室坐诊,静等赵氏祖孙有什么行动。他估计,他们很快就会打电话找他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暗流涌动,张凡不想告诉涵花,以免她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涵花并不知情,因此每天高高兴兴地在花圃里育花。

    每星期给钱亮酒店里送红苹果的事还在持续着,家里果园的苹果已经落果了,张凡把苹果储藏在地下室,每星期取出二百只,用小妙手摸红了送给钱亮换钱。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平静地过去了。

    元旦刚过,卫校同届同学朋友圈里发出消息,要搞一次聚会。

    张凡一想到要在聚会上遇见由鹏举,就浑身不舒服。本来不想去,但班里的班长董江北对张凡说,张凡你是系学生会主席兼校学生会学习部长,如果不参加聚会的话面子上不好看。

    张凡无奈,只好懒懒地去了。

    像大部分同学聚会一样,这次聚会并不是班干部提议的,而是由几个家里有钱的同学发起,推举班长董江北组织的,地点在江清市天际大酒店二楼大餐厅。

    张凡走进酒店一楼大厅时,发现董江北从大厅里向他快步走来。

    两人毕业后一直各自忙自己的事,没抽出时间见面,所以一见面格外亲切,紧紧握手不放。

    “张凡,半年没见了,真挺想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卫校时,一个是班长,一个是系学生会主席,工作配合得天衣无缝,建立了浓厚的友谊,今天一见面,感慨万分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你一个人?”张凡问。

    “都在二楼餐厅呢。”董江北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上去?”

    董江北微微一笑,道:“都挺牛的,好几个开豪车过来的,正在上面吹乎炫富,我坐在那里旁听怪尴尬的,所以下楼来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定在天际酒店!费用是不是有人包?”

    “由鹏举包的,本来说好几个家境好的分摊,由鹏举一来,就说大家不要分摊,这钱他包了……没办法,人家就是不差钱。”

    两个农二代互相看着对方,苦笑了一阵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向电梯间走,董江北嘱咐道:“张凡,提醒你一句,你和由鹏举的过结,大家心里都明白。姚苏虽然甩了你,跟了由鹏举,但也算不得你没能耐,毕竟嫌贫爱富是女孩子的本性。今天这个场合,你压着点火,面子上要过得去。即使由鹏举挑衅,你也悠着点,有话散了酒席再单挑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我不会搅了同学聚会这个局的。他装他的逼,我吃我的菜,各不相干,只带耳朵不带嘴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张凡,毕竟我是班长,聚会是以我的名义发起的,你既然答应给我面子,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间,已经来到二楼大餐厅。

    餐厅里三张餐桌前,坐满了人,粗粗打量,也有30多人。卫校同届两个班,除了个别出差、有事的之外,差不多都到了。

    “啊,张凡来了!快请坐!“

    正中一张桌子上坐着的由鹏举站起来,一跛一跛地快步走过来打招呼。

    在同学圈里,大家只知道张凡的对象姚苏被由鹏举给撬去了,张凡为此还挨了由鹏举的打,进了扣留所。

    但是没人知道两人接下来进一步的恩怨:张凡踩瘸了由鹏举的腿,而由鹏举则再一次把张凡送进了拘留所、并且封了他的医务室。

    张凡一见由鹏举这张脸,就想揍他一拳。不过,董江北的劝告言犹在耳,张凡也只好微笑着伸出手,握了握由鹏举的手,道:“由兄出钱作东,我是吃白饭的,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,应该的,”由鹏举一边拉着张凡坐到自己那桌上,一边道,“家父赚了点钱,能者多劳嘛,不像张兄在基层搞医疗工作,老太太上山——前(钱)紧。哈哈。”

    由鹏举话里带刺儿,众同学都听得出来。

    张凡坐下,好似没有听见由鹏举的讥讽。

    董江北情知二人水火不相容,便拉张凡到自己身边坐下,与由鹏举隔着几个人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