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54章卫宝宝

    大家频频举杯,喝了一巡。

    由鹏举放下酒杯,问道:“张凡,你上次卖壮阳假酒,导致妙峰村的医务室被政府查封。之后,听说你回老家张家埠村了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当了还乡团。”张凡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“而且,又弄了一个小小的医务室?”由鹏举忘不了把“小小”两字读成重音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不过,这和你的工作关系不大呀。”张凡笑道,没有正眼看由鹏举。

    “佩服佩服,真是屡北屡战。只不过不知效益怎么样哪?”

    由鹏举提起这事,是想叫张凡难堪:张凡你卖壮阳假酒被查封蹲拘留,混得太可怜了!

    张凡爽朗一笑:“拜由兄所赐,妙峰村医务室被封了。不过,由兄带人封我医务室的时候,可能没料到吧?我因祸得福,在张家埠干得相当红火,这半年来,也赚了点小钱,把家里的旧房子扒了,起了一幢小楼,花了四、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干得不错呀!半年就赚出个小楼!”

    “张凡在学校就不一般,特能吃苦。”

    同学们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由鹏举见第一个回合“完败”,绷住脸色,又问道:

    “一个小医务室,半年能赚出来一幢楼?张兄,莫不是又干起老本行卖壮阳酒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!上次被由兄铁面无私查了一回,汲取教训,不敢再卖了。毕竟,再穷也要遵纪守法。是这样,我在开医务室之余,培育了一个苹果新品种,被一家公司定购,所以赚了点小钱。”

    “苹果?”董江北问道,“你拉来的箱子里是不是苹果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我今天带一箱来,就是让同学们尝尝鲜。”张凡说着,拉开拉杆箱,取出大红苹果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同学们,每人一只,尝尝鲜。”

    张凡说着,把苹果往各桌分发。

    “哇!这么红的苹果!”

    “绝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搞的,没一点杂色,通体红透!”

    大家每人一只,“咔咔”啃起来,满嘴流蜜,然后不断叫好。

    “好甜!”

    “像蜜沙罐!”

    “这苹果,该卖到国宴上!”

    由鹏举见张凡抢了风头,脸色难看地道:“呵呵,出身卑微,好不容易考上卫校,却最终没能跳出农门,又回村当农民了,在乡亲们面前多没面子?张凡,你还不如把苹果园盘出去,过来给我打工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打工?你给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干好的话,分给你干股,工资不算,光分红一年也有几十万哪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在不少同学心里起了作用,甜甜的苹果已然失去了吸引力,眼里放出羡慕的绿光来。

    本桌的几个女同学过来跟由鹏举碰杯,邻桌的女同学也走过来,大家围住由鹏举拉长拉短,媚态十足地向由鹏举示好。

    好在今天姚苏没有在场,这帮女同学没有顾忌,献媚献的比较直接了当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你可以考虑一下。”由鹏举左右都是女同学,倚红偎绿,十分得意地向张凡问道。

    张凡把酒杯放下,一扬眉:“宁**头不做牛尾,再小也要当老板,我是不习惯端别人饭碗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挺胸凸臀的女同学,把前胸半倚在由鹏举肩头,娇声说:“张凡,由鹏举事业有成,他要谁去,那可是抬举谁。我想去他公司,他还未必收留我呢……是吧,鹏举?”

    张凡微笑一看,此女名叫卫宝宝。

    可能是内分泌水平比较高的原因,第二性征相当明显,在卫校是有名的成熟大妈。她追求过由鹏举,也追过另外几个家庭富裕的男生,但他们都是跟她拍拖几天,浅尝辄止,玩完便甩了。

    不过,卫宝宝是个心理不易受伤的女人,今天遇见由鹏举,仿佛以前没被由鹏举甩过似的,竟然没半点难为情,主动粘上来,而且利用打压张凡,来讨好由鹏举。

    卫宝宝浓妆艳丽,抹得腥红的嘴唇像刚啃完骨头的野兽,身段扭曲,现出一阵阵妖媚,把右胸一团柔软不断在由鹏举肩头蹭着,比陪酒小姐还风流几倍。

    张凡忍住笑,一本正经地说:“宝宝同学,要是姚苏同学同意的话,你给由鹏举秘书再适合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卫宝宝胸大脑小,根本没有听出张凡话中讥讽之意,便借坡上驴,用手摇了摇由鹏举肩头,娇声道:“鹏举,张凡都说我适合你了,你要不要我呀!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得有点“双关”,几个女同学忍不住小声吃笑起来。

    由鹏举本不想招聘人员,但卫宝宝这一磨一蹭,弄得他心里痒痒的,外加为了踩踏张凡,便决定收用卫宝宝。他伸手到卫宝宝背后,拍拍她的腰和臀,“打仗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。我们是同窗同学嘛,宝宝,我给你安排个酒店大堂领班,明天你就去报到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,说话算数呀!”卫宝宝高兴得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安排个人嘛?如果大家需要的话,全到我那里打工都成。”

    卫宝宝声音里加了几分蜜糖:“哟,老同学,你真是太够意思了,我一定不让你失望哟。”

    “对,要全方位、全时段地服务鹏举。”张凡再讽一句。

    “嘻嘻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一些同学哄笑起来,特别是几个对卫宝宝看不上眼的女同学,笑得更加夸张,把嘴里的酒都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由鹏举用很同情的眼光看着张凡,呷了口酒,又夹了口菜,然后叹了口气,道:“唉,张凡老兄,毕业半年多了,你的老脾气还没改?在社会上混,嘴上要留德,少得罪一人,多一条路,多得罪一人,多一道墙。你如果不吸取教训的话,恐怕一辈子窝在农村出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由鹏举完全是以一种长辈教训晚辈的口气说这话的。

    张凡忙站起来,把酒瓶伸到对面,给由鹏举倒了一杯酒,道:“老同学教训得是,跟你相比,我在社交上差得远呢。”

    由鹏举情知张凡不是真话,却忍不住内心欣喜,环顾四周一眼,那意思是:看见没,我的老情敌都忍不住夸奖我!

    董江北捅了捅张凡的腰,小声道:“别夸他!你越夸他,他越不知道北!”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