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55章认识领导

    “逗逗猴儿,开开心而已。”张凡小声回答。

    这时,服务员纷纷把菜上齐了,坐在主位上的由鹏举站起来,高举酒杯,道:

    “毕业半年了,一直想找大家聚一下,因为业务太忙,没抽出时间来。今天,终于把大家凑到一起了。我这个人,没什么能耐,好在家父控股的天际集团在江清乃至全省都小有名气,大家以后有什么困难,要办什么事……嘻嘻,大家别找我!”

    在座的好多人一愣:话怎么可以这么说?

    卫宝宝身子粘在由鹏举身上,双手摇摇他肩膀,插了一句:“鹏举,咱们这届同学,可就数你发展最好了,不找你找谁呀?”

    由鹏举邪笑着看了卫宝宝耸胸一眼,道:“我话刚说了半截儿呢。我的意思是,在江清这个地界,只要有一个人说这事可办,你也不要找我。所有的人都说这事办不了,这时,你来找我,我由鹏举可以告诉你一个字:办!”

    说完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哗……”

    由鹏举的话,引来一群粉丝的掌声。

    “厉害!”

    “天际集团!由家控股!”

    这一番祝酒词,说得好多人心悦诚服,以为由鹏举真会帮他们办事,忙凑过来跟他碰杯。

    张凡看这伙趋炎附势的人,心里别扭,看不下去,便去洗手间。

    在洗手间放完水,正在洗手池洗手,从镜子里忽然发现与自己相邻站着的一个人好眼熟,仔细打量一下,不禁叫了起来:“林处!”

    原来是林业局的林处长!

    林处长也是非常意外在这里见到张凡,脸上全是惊喜:“张凡老弟,是你呀,怎么这么巧,在这里碰见了。我这两天正想请你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“林处,你也来这吃饭?是林业局的饭局?”张凡笑问。

    林处哈哈笑起来,道:“是林业局和警察局共同请几位领导,商谈林业警察的配置问题。现在领导还没来,我抽空来趟洗手间,没想到就遇到了你。相遇就是有缘,来,到我房间咱俩先喝两杯。”

    张凡摇头道:“你请领导,我先动筷,影响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领导,在我心目中,你就是最大的领导,别人全是虫子。”说着,拉着张凡,往自己的雅间里走。

    张凡哪里有那么不懂礼貌!便极力推却道:“我这边有个同学聚会,离开太长时间不好。下次,我请林处吧。”

    林处见张凡实在推却,只好说:“那就改天我请你吧,你在哪个房间?”

    张凡指了指走廊尽处的大门:“我们人多,在大餐厅。”

    “噢,我们订的包间就在大餐厅对过。”林处说着,拉着张凡走过去。

    站在大餐厅门口,两人又聊了几句,正在这时,警察局局长也到了,林处忙迎上去握手,张凡见状,便转身进了大餐厅。

    恰在这时,面门而坐的由鹏举猛一抬头,瞥见了市警察局吴局长在走廊里,便笑着对大家说:“哎,各位同学,不好意思,失陪一会,来了位领导,我得去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说着,端着酒杯,迈着方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座上的同学见由鹏举出去了,情知遇到了大人物了,不禁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一个男同学把酒杯往桌上一顿,沮丧地道:“瞧人家由鹏举,吃着饭就能遇见大领导,我们这些弯弯虾米,只知道吃沙子吃泥,这辈子是混不出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身,人家什么出身,你什么出身?”

    约有两三分钟过后,餐厅门一开,由鹏举进来了。

    只见他一脸的振奋,好像刚刚受到总统接见一样,一副“圣上对我恩宠有加”的得意,大步走回座位,把空杯子往桌上响亮地一顿,斜了张凡一眼,对大家说:“不好意思,刚才冷落大家了,出去见见两位领导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的领导?”卫宝宝揣测着由鹏举此时特别希望别人询问,便拍了拍他的后背问道。

    “警察局一把手,还有林业局一位领导……都是熟人,大家都是朋友。”由鹏举很“平淡”地说,表示他跟大领导见面很平常。

    “啧,鹏举,你路子真野!”卫宝宝无限崇拜地给由鹏举倒上酒,然后转身对张凡道,“张凡,你在学习学习成绩好,又是学生干部,可你的发展比不上鹏举哟!”

    由鹏举把脸一板,冲卫宝宝责备道:“宝宝,话不能这么说!这么说话,多伤张凡同学的心哪!你没听过一句俗话,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!大家条件不同,家庭出身不同,没有可比性。张凡的工作能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,只不过现在没发挥出来,人家说不上正在家里憋劲,虎伏深山听风啸呢!”

    张凡微微一笑,赞同地点点头:“鹏举说的对,家庭条件在一定程度决定了发展的速度。”

    由鹏举又是一阵振奋,把嘴角一扬:“没办法的事,在社会上混,没点背景没点后台,你就是脚打后脑勺,也只能在基层摸爬滚打,没出头之日。”

    说完,再次斜了张凡一眼,眼神里那种不可一世的优越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几个女同学崇拜地把眼光凑到由鹏举脸上,个个微微颌首,非常羡慕。

    一个男同学问:“鹏举,刚才你出去见的两位领导,你是怎么跟他们搭上关系的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什么叫搭上关系?两位领导都是我爸的老相识,大家都是一个阶层一个圈子里的人嘛,跟攀关系走路子巴结上的领导,根本不一样。我跟他们之间,是平等交往,大家互相帮忙。”由鹏举说着,身子向椅背上一靠,把脸一扬,鼻孔朝天了。

    “去!鹏举,认识的领导一定好多吧?”

    “嘿,这个……怎么说呢?要是说,江清市局级以上的领导我都认识吧,有点吹牛了。不过,直接或间接认识的,也差不多超过百分之九十了。”

    “认识这么多领导,在江清市办事,那是没得说。”有人太监味十足地说。

    “以后,你们谁在警察局那边有事,就找鹏举好了。”卫宝宝好像能给由鹏举当家似地说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