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57章逃单

    “搞错了?”吴局长一愣,“不是副市长叫我过来给由鹏举公子敬酒吗?”

    林处长现出一脸无奈,苦笑了:“吴局!刚才在包间里,我对副市长说,张凡和由鹏举是同届同学,正在大餐厅聚会。副市长说,吴局,你过去代表我给他倒杯酒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,副市长是这么说的,所以我就过来给由公子倒酒了。”吴局长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不明白呢,副市长说的‘他’,是指的张凡同学,而不是由公子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你没搞错吧,林处?”

    吴局长已然明白自己搞错了,脸上顿时涨红起来,尴尬得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搞错!这不,你刚出来,副市长又对我说,叫我也过来给张凡敬酒,还说,那天在中医院,张凡为江清市做出了重大贡献。”

    林处一边说,一边把脸转向张凡,问,“小凡,中医院的事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!一个外商快死了,我把她弄活了而己。”张凡轻松一笑。

    我真特么瞎眼了!吴局长差点仰倒,后悔不己:我是有眼不识泰山,错把狗屎当美餐!真神原来是这位张凡哪!

    这事要是被副市长知道了,岂不坏事?

    而且,我刚才明显地训了张凡一顿,他岂能不记仇?

    吴局长当了这些年局长,一屁股事儿,根本揩不干净,要是张凡在副市长面前再凑几句火,后果不堪设想……

    吴局长又紧张又尴尬,快哭了,躬身对张凡道:“张先生,真是对不起,真是对不住!刚才……”

    张凡一挥手,笑道:“没什么,我不会往心里去的。”

    吴局长转到张凡身边,身形矮了不少,恭敬地拿起酒瓶,给张凡倒上酒,回身对林处说:“林处,我们一起给张先生敬个酒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左一右,把酒杯放得低低的,碰到张凡酒杯的底部。

    吴局长的声音像新媳妇见了公婆,“张先生,这杯酒我敬你,为了你对江清市做出的重大贡献。你真是神医,江清市独一无二的神医!你是江清市的骄傲。来,我先干了,您是医生,您喝多喝少都是给我面子!”

    说完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林处长也跟着喝了半杯,对张凡说:“你们先喝着,一会儿,副市长那边跟客人说完话,还要亲自过来给你敬酒呢。”

    吴局长狠狠地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由鹏举,道:“由公子,你们这是同学聚会,我也不宜插话,但有些事情,做人还是要低调一些,不要老是把自己的家世拿出来显摆,要向张凡同学学习,这样发展才快。”

    由鹏举脸上像猪肝,红得发紫,一句话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林处不屑地看了由鹏举一眼,对张凡道:“有些人,拉大旗作虎皮,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吴局长又道:“张先生,这样吧,哪天我做东,和林处长一起请您。”

    吴局长和林处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全场同学一时都有些抹不开这个弯子:刚才还被踩踏如狗的张凡,突然之间,连警察局长都要向他赔不是?

    原来,在这餐厅里,最牛的人是张凡!

    由鹏举算个屁!

    董江北拍了拍张凡的肩膀:“张凡,你超级霸气!”

    刚才还看不起张凡的那些同学,顿时哑火了,大眼瞪小眼,不知说什么好,一个个呆若木鸡,心里不断地疑惑:这张凡毕业半年来,都在干什么?成就多大?连副市长都要派人给他敬酒!

    此前只听说他混得最差,去村里当了个小村医。

    小村医呀!一听就叫人心酸!给村民挂个滴流瓶子,卖个退烧药什么的!

    不料今天却是这个局面!

    他们想过来给张凡敬酒,但一想到刚才对张凡的冷落,一时抹不开面子,只好用崇敬的目光看着张凡,像一群害羞的小学生面对老师。

    由鹏举的气焰已经完全被打了下去,目前这个场面对于他来说,除了装逼被打脸之后的痛苦,没有其他了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装作喝高了,搂着卫宝宝的腰,把半个身子倚在卫宝宝身上,道:“我,先去放个水,你,你们大家继续喝。来,宝宝,扶,扶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卫宝宝挽住由鹏举,两人走出餐厅。

    大家又喝了好大一会,不见由鹏举和卫宝宝回来,突然有人醒悟道:“去,由鹏举溜走了!这小子结帐没?”

    这样一说,大家全愣了:

    这好几桌大餐,少说也得五千块,请客的由鹏举一走了之,这帐……

    董江北着急了:万一这由鹏举真的逃帐,这饭钱谁出?

    董江北把眼光投向那几个家里条件不错的同学,这几个人原先是自告奋勇要分摊的。

    不过,此一时彼一时。酒席上,由鹏举坐主位,说主话,把请客做东的风光占尽了,现在摊钱的时候他跑了,别人谁爱给他揩屁股?

    那几个家里条件不错的同学把眼光避开董江北,左顾而言他,明显是拒绝买单!

    董江北尴尬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要么,就全体分摊吧!有一位算一位。”一个同学打破尴尬说。

    董江北明白,大家都是刚毕业不久,正在创业阶段,有好几个同学根本没找到工作,本来董江北通知大家来聚会时,说好是有人出钱请客的。现在,如果改成分摊的话,那还得他这个班长站出来主持这个招人反感的事儿。

    咦,由鹏举是不是临走时结帐了?

    董江北怀着侥幸,把服务员叫进来,问道:“我们这几桌,有人结帐没?”

    服务员查了一下手里的帐单,回答道:“加酒总共五千六百元,没结帐,怎么,先生要现在结了?”

    董江北脸上红了红,道:“等,等一会儿再说,你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出去之后,餐厅气氛进入了深层尴尬。

    “听说有人请客,我就没带钱。”有人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,只带了一百多块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搞的?聚会也没组织明白呀!明明说是有人请客,我才来的。不然的话,谁有闲心来这里高消费?”

    董江北脸色难看,掏出手机,拨了由鹏举的号,劈头问道:“由鹏举,你还没结帐呢!”

    董江北用的是免提。

    只听由鹏举笑了两声,道:“结帐?神医张凡在场,我怎么好意思结帐?如果我抢着结帐,那不是不给张凡面子?张凡可是市长都看重的大人物呀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由鹏举说完,关掉了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