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59章赠车

    张凡服用益元丸之后,身手一天天变得敏捷,再加上最近修炼七星掌第一乘大筑基已经成功,身体的力量和反应速度突飞猛进,快速如闪电,敏捷如猿猴。

    当下一回身,抓住身后的代驾员,一个卧倒,直向水泥柱子后面躲去。

    在两人躲到柱后的同时,一声更大的声音响起,只见整个车库亮如白昼,随即,带着火苗的汽车残件,如雨点般纷纷飞过来。

    好险,要不是躲得快,会直接命中身体!

    爆炸声刚过,张凡探头向丰田看去。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哪里还有什么丰田,只有一团大火在熊熊燃烧!

    一股极炽烈的热浪,扑面而来,有如进入蒸笼一般!

    那团火焰,卷起一团团黑烟,直冲车库棚顶,然后向四周铺散开来!

    这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张凡不知所措,老半天,才反应过来:

    一定是有人想暗杀他,事先在丰田里放了炸弹。

    而那个偷车贼是个倒霉鬼,当他打开车门时,引爆了车内的炸弹,与丰田同归于尽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偷车贼代张凡去死了……

    张凡的估计没有错。

    爆炸声惊动了周围,商场报警,警察很快来到,进行了现场侦测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张凡在市警察局刑侦技术处,得到的报告是这样:

    爆炸物是高当量的炸药包,安在驾驶员座位之下,而引线则挂在车门上,当偷车贼开门时,拉响了炸药。

    而现场的录像表明,当张凡和代驾停车后离开丰田走向超市后,一个戴面罩的黑衣人从另一辆套牌车里走出来,走到丰田跟前,撬开车窗,钻了进去。几分钟后,从车里出来,回到套牌车里开走了。

    结论是:有人本意是想炸死张凡,错把偷车贼给炸死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案。

    不过,目前警察局还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,唯一的线索就是那辆套牌车,可是,监控录像追踪表明,它开出市区之后,消失在郊区公路上不见了。

    张凡在警察局做了笔录之后,打了一车出租车,闷闷不乐地回到了张家埠。

    是谁干的呢?

    卜兴田?

    不像。目前张凡和卜兴田的矛盾并没有公开化,没有走到搞暗杀的程度。

    是赵老爷子?

    不会吧,赵老爷子的目的是弄到《玄道医谱》,在那本书到手之前,绝对不会对张凡下手。

    再不就是诸兵?

    看诸兵的样子,不像是跟黑射会有联系的样子,不过,也不确定。

    那么由鹏举的可能性就最大了。

    是不是刚刚在酒席上败给张凡,他一怒之下,支使人去炸车?

    张凡了解他,绝对有这个可能性,由鹏举是个报仇不过夜的急性子。

    但是,据警察介绍,那炸药包安的相当专业,看来又不像由鹏举手下那些小痞子们能做得出来的好活儿。

    难道又是泰龙!

    泰龙雇佣军团!

    麻的,这伙老外还没走?上次泰龙“鳄鱼的眼泪”来张家埠刺杀张凡,被张凡弄掉了一只手,他们不肯善罢甘休,这次又是受由鹏举支使前来找事?

    种种疑团!

    见张凡没有开丰田回来,而是打了一辆出租车,涵花忙问怎么回事?

    张凡不想声张此事,悄悄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涵花。

    涵花吓得脸都白了,紧紧地搂着张凡不放,泪眼汪汪地道:“他们这次没得手,肯定有下一次,防不胜防……小凡,我真担心哪天万一你出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我福大命大。”张凡强作笑容安慰她。

    涵花心神不安,过了好久,忽然说道:“要么,我们走吧?离开江清,到外地去,或者,到我的老家那里。我们俩开个小医务室,安安静静地过日子。我不要富贵,我只要你。”

    张凡摇了摇头:“以由鹏举和泰龙团的实力,即使我们走到天涯海角,他们也会跟踪而去。更何况,我们离开江清,更是势单力孤,危险更大。俗话说,躲过初一,躲不过十五,我和由鹏举的仇,是一辈子的事,没有办法,只有面对。”

    嘴里这样说,张凡心里十分担忧:毕竟,自己所面对的几个敌手,个个都是江清地面上盘根错节的老牌势力,我一个农家小子,与他们斗,胜算如何?

    涵花抹了抹眼泪,道:“你不怕,我也不怕,我跟你在一起,要死死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张凡搂着怀里的娇妻,不禁一阵痛楚袭上心头,道:“涵花,有些事是不可预测的。万一哪天我真的出事了,你千万别想不开,要活下去,照顾好我父母和妹妹!”

    涵花“哇”地一声哭开了,死命地搂住张凡,“小凡,不会的,你不会有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不会有事的,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此后几天,张凡和涵花一直在心情郁闷之中度过。

    过了一个星期,涵花渐渐从最初的恐惧中走出来,恢复了快乐,而张凡也受到她的感染,心情也开朗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像以往一样,张凡坐诊,涵花在花圃里育花。

    不过,很不方便的是,钱亮借给张凡的丰田小车被炸毁了,去县城给钱亮送红苹果以及去市里给市政府送花,都要租别人的车,很不方便。

    钱亮和李秀娴几次打电话来,要把家里闲置的一辆车送给张凡,张凡因为前不久刚接受过秀娴阿姨的15万元钱,哪好意思再收人家的车,便婉拒了。

    张凡和涵花两人商量一下,决定自己买辆车。

    这天上午,两人租了一辆小蹦蹦电屏车去市政府后勤处送了十盆鲜花,完事之后,便前往一家汽车销售公司看车。

    看来看去,看中了一辆七、八万块钱的七座小商务车。

    用它代步不费油,也可以拉货,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正在跟销售代表商谈,忽然接到妈妈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小凡,涵花,你们快回来吧,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别着急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张凡嘴上说不着急,心脏却快跳到嗓子眼里了:是不是出事了?

    “刚才家里来了一个女的,送来一辆车,把钥匙塞给我,人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送车?

    女的?

    送完就走了?

    张凡一愣,心里已经明白一大半了:

    这女的一定是周韵竹。

    这些天,周韵竹几次打电话要送张凡新车,都被张凡婉言谢绝了。

    张凡的猜测没错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