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64章相约

    张凡把头一扬,“我是小人物,登报来肯定西医,也不会有什么影响,但我可以帮你治病。”

    “帮我治病?我有什么病?你别拿子虚乌有的事来搪塞。”莫教授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病!”

    “什么病?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说,等你求我时我再说。”张凡神秘地笑着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个骗子,骗了巩家,又要骗我,我岂是你骗得的?梦想!”莫教授说罢,转身走掉了。

    张凡拿过纸笔,刷刷几笔,写了一个方子,递给巩老,“派人速去城里把这几样药抓了。”

    巩老将军把方子递给警卫,警卫拿着药方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院长,”张凡转身对院长道,“能不能配合一下,派人去山上割几捆艾蒿来?”

    院长道:“这个好办,我马上派人去割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我还需要一捆黄柏树皮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也好办。这附近山上有黄柏林,派人去剥一些来就成了。”院长道。

    午饭之后,张凡睡了一小觉,醒来时,草药、艾蒿和柏树皮都准备停当。张凡叫人放了半浴缸38度的温泉水,将配好的草药和柏树皮放进去,浴缸旁边刚放了两个瓷盆,艾蒿放在里面点燃,冒出阵阵刺鼻的白烟。

    这一切准备好之后,叫巩乔进到浴缸里躺下,泡在水里,然后,叫众人退出房间。

    张凡悄然取出一只小瓶,从里面倒出一丁点狍犴茸粉末,放进浴缸里,搅拌了一下,说:“巩兄,你闭目养神就是了。注意别睡着,以免呛了水。你看着钟表,每隔一个小时,你可以出来休息五分钟,一直到明天上午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听你的,张哥。”

    巩乔自打一见张凡,就对他充满了好感。一方面听到孟老讲过的张凡的神奇事迹,另一方面,他觉得两人格外投缘,可以成为好兄弟。所以,他对张凡的安排毫不怀疑,充满信心。

    张凡安排好这些之后,便走出房间,去找孟津妍。

    孟津妍正在和爷爷谈论张凡,见他进来,忙给他剥了一只香蕉,道:“张凡哥,莫教授那么大个人物,怎么说话一点都没修养。”

    张凡玩笑地道:“三代才能出贵族,他还没进化到那个份儿上。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张凡哥,你说莫教授有病?”

    “岂止是有病,而是病入膏肓!”张凡不屑地说。

    “啥病?”

    “暂时保密,等巩公子病好了,再揭晓不迟。”张凡含笑看着孟津妍,又问道,“师父,你教我的七星掌大筑基,我已经完全了第一乘修炼,你啥时候教我第二乘呀?”

    孟老一见两人谈得投机,情知自己在这里显然属于灯泡了,马上借口去找巩老将军下棋,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张凡,你这人真傻还是跟我装傻?咱们讲明了是交换,可是你的车丹拳呢?在哪里?”

    孟津妍呶着小嘴,一扭身,不高兴地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“可是,益元丸的药引子还没搞到呀,我也着急呢。”张凡也确实为这事伤了不少脑筋:到哪儿去找一个三十岁以下的,然后跟人家说,我要你的唾沫?

    这事难办呀。

    “你不给我益元丸,我也不教你第二乘。反正咱们一手钱一手货,我是不想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妹妹,你看,你找我来给巩公子治病,我就来了。看在这点面子上,你就把第二乘教给我吧,我一定不食言,尽快弄到益元丸。”张凡恳求道。

    孟津妍见张凡恳求,禁不住抿着小嘴,差点笑出来。不过,她终于没有笑出声,而是板着脸道:“好吧,就算我倒霉!”

    “谢谢师父!”

    “去,闩上门,到盘膝坐好,听我给你讲要领。”

    张凡赶紧关上门,因到,闭目盘膝。

    孟津妍从调息阴阳入手,一步步教张凡如何炼逆行小周天,然后化气为真,咽于丹田,聚丹集阳,再仰天以气通天之精,俯身以息汲地之华,三逆三顺,九顺九逆,任督二脉逆顺小周天总共九九八十一回,成为一个炼程……

    张凡按着孟津妍所教,一步步研习,经过一个时辰的反复操练,终于掌握了七星掌大筑基第二乘炼功程式。

    九九八十一个顺逆小周天下来,张凡感到精神格外清爽,身轻体劲,有一种“我欲乘风而去”的大超脱感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这第二乘比第一乘,升华了不少。”张凡一边拍着舒适的腰,一边感慨道。

    孟津妍道:“你得了便宜,应该给我一点回报。”

    “回报?要多少钱呀?”张凡笑问。其实张凡是知道孟津妍对钱的概念几乎为零,上次两人去省城,给权总驱邪治病,完事之后权总给了三十万元钱,孟津妍一分不要,都归了张凡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话就离不开钱字呢?能不能再高尚一点点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要的回报是什么?”

    孟津妍低下头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张凡发现她的脸绯红着,几乎连头发梢都红透了。

    这个丫头,着实可爱。可是,张凡知道自己不能乱来,始乱终弃的事,他做不出!

    “别问了,你今天晚上,过了十二点,到我房间来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孟津妍终于鼓起勇气,说道。说完,捂着脸,跳下床开门跑掉了。

    张凡吓了一跳:我的姑奶奶,来点别的好不!

    “过了十二点,”“到我房间来”,……这,这怎么有一种“西厢记”的感觉?

    这不是明摆着往邪路上引我吗?

    这条邪路,充满,充满,哪个男人不想走?

    不过,我张凡受涵花之恩,与她结为百年之好,万万不可轻易拈花惹草。

    周韵竹是个例外。她是有妇之夫,不会跟我要婚姻。

    而孟津妍这大家小姐,岂能跟我随便……

    一旦上身,则往后又多了一个小周韵竹……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张凡摇了摇头,回到自己房间看电视去了。

    黄昏之际,张凡去到巩乔房间,查看进程。

    颜色己不似先前那么深紫,局部毛细血管平滑很多。

    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感觉不那么疼了。”巩乔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张凡看了看表,已经泡了三个时辰,取出毫针,在巩乔双足之上,一连下了两套七星针,又等了一刻钟,把针下了,才离开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去洗了回温泉,回到房间却翻来覆去睡不着。这些天来,涵花一直跟他淡淡的,张凡精力一直攒着没有发挥掉,不由自主地有些想女人,而此时,孟津妍的影子不断在眼前浮动,笑眯眯的单凤眼迷人地眨着,搅得张凡心中一阵阵悸动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