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65章治疗胎记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,刚过十二点,孟津妍发来微信:“来不来?不来说一声,我先睡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催促,张凡只好回道:“马上到。”

    起身悄悄出门,穿过走廊,沿安全梯来到四楼。

    刚要敲门,门己开了。

    原来孟津妍躲在门后听见脚步声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灯光之下,孟津妍穿一件宽袖白衫,妩媚多情,像一朵夜百合。

    张凡不禁深看了几眼,问道:“到底什么事?”

    孟津妍轻笑一下,低眉道:“别想多了。我是找你给我治治病。”

    “治病?这深更半夜,是要我给你治相思病?”张凡嘻笑道。

    “相思你个头。我担心大白天的,被别人看见!”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病?还怕别人看见?”

    “哼,装什么?你还不知道我有什么病?还不是娘胎里带来的那个病?”

    孟津妍说着,愤怒地拍了拍自己的后臀部,“就是这儿!”

    噢,恍然大悟:原来,孟津妍是要我给她治那块青胎记呀。

    两人第一次在孟宅见面时,张凡就发现了她之上这块有碍观光的大胎记,孟津妍说过,为这个胎记从来不敢穿露臀裤和三点式,这成了她的一块大心病。

    张凡若是能替她把它去掉,也算是功德不浅,还了她的人情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走过去,坐在她身边,问道:“不怕疼?”

    “疼死也比丑死强,你就治吧。”孟津妍一副视死如归的气概。

    “那,你躺下吧。”

    孟津妍脸红低首,忸怩一下,侧身躺平,用手支着头,乜斜眼瞟了张凡一下,现出一股风情,轻声道:“快治吧。”

    张凡心跳慌乱,眼前娇美小媚娘,又是夜深人静时,怎能让人没有想法?

    下面,怎么办?若是自己率先动手,会误导了她,引得她主动缠上来,恐怕他没那么大的抵抗力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便道:“我的孟大师父,你的胎记没有露出来呢,让我怎么治?”

    孟津妍把腰一扭,杏眼含春嗔怪道:“你没长手?”

    我去,这……这是让我替她解开衣裤呀。

    张凡手背冒汗,呼吸也有些沉重,看着眼前细腰翘臀,不敢下手,万分为难,喃喃道:“孟大师父,我……我不善解人衣!”

    “笨蛋!”孟津妍轻轻骂一句,伸手到腹前,解开皮带扣子,双手把裤腰往下褪了一褪,露出圆臀上雪白一段肌肤,上面一块青色胎记赫然在目。

    上次张凡为她治疗扭伤时顺便观察此胎记,当时便断定属于娘胎内受惊风毒所致,青胎皮里肉外,绝非一般的色素沉着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他伸出右手小妙手中指,轻轻在青胎上一点。肤面滑腻异常,几乎无一丝一毫在皮肤上,不禁暗叹:这死丫头,怎么保养的,生得这么好的皮肤?若是没有这块胎记,几乎十全十美了。

    中指向皮肤上一压,弹性极好,按出一个凹坑。

    抬起中指,凹坑迅速平复,而青色略有减轻。

    张凡心中一动:看来,这胎记之内的色素并非沉淀固化,而是部分游离于皮肤之内,若是采用《玄道医谱》中“百胎记”中所载术法医治,应该是会有效果。

    想到百胎记术法,张凡不禁在心中叹了一口气:那百胎记术法中有一味药引子,绝非寻常。

    不是这药引子难于淘澄,而是孟津妍未必接受它。

    若是到时候她拒绝这药引子,那治疗就前功尽弃了。

    然而,除此之外,没有其它有效的治疗方法。《玄道医谱》上仅此一术,并无二法。

    “看够没?”孟津妍把身子一扭,侧身问道。

    张凡的中指在她臀面上抚按两下,让她一阵心痒不过,而张凡按过之后,手指仍然放在上面,似乎有一阵电流,从他的手指中散出来,又痒又酥。她想伸手去挠挠痒儿,又怕与张凡的手碰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看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够了就治,愣什么神?”孟津妍狠狠地剜了张凡一眼。

    张凡暗暗长叹一下,心里道:看来,如果拒绝给她治疗,这小辣椒不会饶过我。只有勉为其难,按百胎记术法试一试,试到哪步算哪步,反正到时候她如果拒绝那味药引子,责任全在她而不在我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跟你讲,这个胎记的疗法分三个步骤,第一步活血化青,第二步以毒拔毒,第三步针疗除淤。你同意吧?”

    “行!只要能把这块冤家去掉,你怎么治我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今天晚上就开始第一步活血化青。你把裤子再往下褪一些,把全部胎记都露出来。”为了避免尴尬,张凡威严以医生口气道。

    她目前裤腰已经是半褪半遮,尚有最后一线可守,若是再往下褪,则彻底暴露“无遗”了。孟津妍情知如此,羞怯得心跳如狂,脸上微微地沁出汗珠,犹豫了一会,最终还是治病的愿望战胜了没用的羞怯,一咬牙,索性将胎记全部展露出来,颤声斥责道:“治吧治吧,这回彻底都亮给你了,治吧!”

    张凡轻轻一笑,道:“我是医生,这点你要记住。要是你将来怀孕生子,遇上个男妇科医生,难道你就不生孩子了?”

    “别得了便宜还卖乖!快治吧。”

    张凡以左手托住胎记周边,以右手小妙手,运力于五指指尖,在胎记青色色素之上,用力摩挲。

    这小妙手的神奇之处,张凡并未完全掌握,但它确实与普通手不一样,所抚之处,热浪滚滚,如灸如刺,皮肤之内气血顿时被激发活跃,沉着之色素随之被驱来驱去,虽未排出体外,却在胎记范围内移动。

    再加上张凡最近炼成筑基第一乘功法,体内真气充沛许多,小妙手钟情用力之际,不少真气从指尖直达她皮肤之内,更强化了激发色素的效果。

    孟津妍闭目凝眉,虽然看不见胎记上色素的变化,但阵阵感觉,从胎记上传来,张凡手指尖上的电流,丝丝扣扣地传入她神经之内,引起阵阵惊悸!身子不由得跟着张凡手指的揉动而抖动起来!

    “嗯,噢也!嗯,噢也!”孟津妍不由自主地轻声吟唱起来,声音如夏虫轻鸣,又如寒蝉振翅,在静夜的房间里格外悦耳。

    右旋十三圈为阴,右旋十三圈为阳,左右交替阴阳八十一圈,张凡妙手运作如飞,半小时后,青胎记之处,已经是漫热如火了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