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66章化腐朽为神奇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松开手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手好酸痛呀。

    再看孟津妍,早已被一阵阵彻骨的舒适所摧毁,全身软绵梦乡了。

    张凡回到自己房间睡下时,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,一觉睡到大天亮。起床后到楼后小树林里,按孟津妍所教功法,炼了三个炼程的筑基第二乘功法,觉得气血通畅,全身轻爽。

    回房间里冲了一个澡,然后来到巩乔房间。

    巩老一家人都在。

    院长领着几个护士也过来听候调遣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,莫教授一行竟然也赶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张凡分开众人,来到巩乔床前,问道:“泡浴之后,感觉可好?”

    经过的浸泡,巩乔精神有些不济,但却没有昨天那么疼了,便点点头道: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张凡对院长道:“请护士把病人送到处置室。”

    院长一招手,几个推车过来,七手把脚,把巩乔抬到推车上,弄到了处置室。

    一伙人全都跟着来到了处置室。

    看着张凡指挥护士把巩乔放到诊台之上,莫教授的一个学生在旁说道:“这里不是手术室。要注意医疗手术规程,不要不懂装懂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手术室又怎么了?难道你非要把个小伙子送手术室里截肢你才过瘾?狼子野心。”张凡不客气地反驳道。

    莫教授见弟子受到谩骂,便训诫那个学生:“你怎么越学越不济了?你是博士,马上就要开始博士后,难道非要跟小村医一般见识?”

    那个学生道:“现在的骗子胆子越来越大了,竟然敢当着专家的面行骗,我是担心病人的生命安全。”

    巩夫人忽然说了一句不软不硬的话:“在得出结果之前,请不要轻易给别人下结论。小张医生是我们病人家属认可的,受骗也是我们自己的事,不相干的人不要太长舌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真是噎人!

    把莫教授和一群学生弄得没电了,静悄悄地不再张嘴。

    巩夫人的儿子生病以来,一家人带着儿子四处求医,一次次得到的全是绝望。而今,终于在张凡这里看到了一线希望,她岂肯让一伙妒火中烧的医棍胡言乱语?

    张凡示意众人散开一点,从怀里取出银针,挑选了七根最细的毫针,用酒精消了毒,又给巩乔腿上消了毒,下了一套七星针。

    这套七星针专为活血而设,针下之后,只见各针之间连线处,出现一道道红线,有如红线勾出,十分神奇。

    而红线之内,内气被毫针鼓动,在经络之间来回窜行,动脉渐渐趋于活跃,血管之内积存堵塞,被融化、被冲刷……

    动脉血管通了,静脉血管跟着通了,原本凝固于血管之内的积血以及栓块,在强大经络引导之下,迅速瓦解,如涓涓细流,注入动脉之中。

    积血一经清除,毛细血管的肿胀立即消除,原本紫红色的皮肤,渐渐颜色变浅变白……

    被积血撑得锃亮的皮肤,慢慢地瘪了下去,变得柔软起来……

    这一切的变化,都是在众人的注目之下发生的,有如神迹!

    “怎么样?巩乔老弟,现在你的腿感觉轻松一些了么?”

    张凡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巩乔已然激动得不能说话,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红肿消失、暗紫变成白色皮肤,他心跳加速,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自得病以来,他的精神几乎崩溃,随时面临着截肢坐轮椅的命运,甚至失去生命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仅仅用汤药泡了泡,用针扎了扎,神奇就发生了!

    “张,张哥,这,这是真的吗?不是障眼法魔术吧?”巩乔憋了许久,终于结结巴巴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脉管炎症正在消除,从今以后,继续每天泡中药浴,二十天后,会完全恢复。现在,我把针拔下来,你下地试试走几步,感觉一下。”

    张凡说着,刷刷拔下七星针,慢慢扶着巩乔从诊坐起来,

    下地,慢走,回转身,再走……

    已经多天卧床不起的巩乔,竟然能行走了!虽然走得不太稳当,但毕竟能自己走路了。

    巩梦书和巩夫人热泪盈眶,上前扶住儿子,三口人抱头流泪,巩夫人更是哭得香肩耸动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巩老将军走过来,紧紧握住张凡的手,使劲摇晃着:“神医,神医呀。我老头子活了一辈子,今天是真的长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孟老此时最牛逼,得意非凡地道:“巩老,怎么样?我给你推荐的神医没错吧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站在人群最后的孟津妍,倒是不太惊奇,悄悄地摸了摸自己的,暗暗道:“大惊小怪!青胎记都能消除,脉管炎算什么!”

    因为今天早晨醒来,孟津妍对着阳光,仔细察看臀上青胎记,发现颜色已经褪了一半,原来深青色的胎记,现在变成了淡淡的灰色。

    按张凡说的三步疗程,这只是第一步疗程过后就见到了明显的疗效,可见三个疗程完成之后,这胎记肯定能消失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上这块冤家能去除,孟津妍就兴奋得不得了,同时对张凡充满了感激。

    此时,最难受的恐怕就是莫教授了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教授,名气满华国,昨天跟一个小村医打赌,结果真的被小村医把病人的脉管炎给治好了。虽然没有完全痊愈,但在场的人都看得出来,巩公子腿上的脉管炎跟昨天相比,已经大为改观,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了。

    打赌肯定是输了,不过,莫教授毕竟是名流,怎么可能认输呢?

    他轻轻地哼了一下,对几个学生道:“你们看,病人现在的情况很危险,表面上看比昨天强了好多,其实是被中药那些汤汤水水的给泡嫩了,造成一种病情缓解的假象。一旦药水的药力消退,马上报复性反弹,这两条腿在几天内就会烂掉!”

    几个学生此前已经完全被张凡的神术给镇住了,正充满崇拜地看着张凡,莫教授的一席话,令他们很费解:老师说什么呢!难道认输就那么难?

    不过,谁也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莫教授见自己的学生不附和自己,犹如被打了脸一样,脸上顿时气红了,声音带着威胁:“我历来教育自己的学生,要敢于跟邪医神棍作斗争。难道你们一点记性也没有?”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