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68章交往

    昨天夜里在孟津妍房间里忙到大半夜,晨起又给巩乔忙了一早晨,着实有些饿了,张凡急匆匆走出楼外,向不远处的食堂走去。

    食堂的早餐已经快结束了,张凡买了两只馒头、一勺咸菜,走到食堂外小树林的石凳上,一口馒头一口咸菜,大口地吃起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只馒头刚吃完,后背挨了一下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孟津妍满脸带笑,手拿一根树枝,站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张凡一笑,骂道:“死丫头,又来捣蛋!”

    孟津妍把树枝伸到张凡眼前,用枝头上的树叶拨弄着张凡的头发,挑皮地道:“来吃,来吃!”

    张凡一伸手,把树枝抓住,往怀里一抽,夺下了树枝,扔到一边,道:“一边玩去,我吃饭呢,别打搅。”

    孟津妍一窜,跳了过来,坐在张凡身边,一把夺下张凡手上的馒头,解下背上背的背包,从里面取出一只饭盒,放在石凳上,掀开盖子。

    随着一股香气,里面露出一份丰盛的饭菜!

    “吃吧!”孟津妍白了张凡一眼,嗔怪地道,“咸菜就馒头,你是不是穷疯了?”

    张凡嘿嘿一笑,端起饭盒,大口吃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,好吃,你从哪儿买的盒饭?你自己没吃吗?”

    “哼,”孟津妍得意地一笑,“人家看见你大早晨就去晨炼,然后直接奔巩公子那里去了,也没吃早饭,所以,买饭的时候,就给你多带了一份。”

    张凡心里一热:这丫头一直跟踪我呢!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光说谢谢就成了?”她小嘴一撅,假装生气地绷着脸蛋,做了一个怪嘴脸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……要么,我把饭钱付给你?”张凡逗道。

    “谁稀罕你的饭钱!要谢,就用实际行动。昨天晚上,你给人家治病,治到一半就跑了,今天一大早,就急不可待地去溜须将军家的公子,把我这个病人给忘到脑后了!哼。”

    说着,把身子一扭,背朝张凡不理他了。

    张凡忙打哈哈笑了,“原来为了这个呀!你是不是看巩公子病好了,你也着急要快点痊愈?”

    “我能不急吗?”她一边嗔道,一边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耸臀。

    “病和病不一样。你放心吧,你的疗程是三个,等我准备好了药材,马上给你治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不及了,今天就治,今天就治嘛!”孟津妍拽住张凡胳膊,使劲摇晃着,嘴里撒娇地嚷着。

    “唉!”张凡无奈地摇摇头,“你真是个磨人精!”

    “你答应了?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今天就去给你配药,不过,这药材都是让人起鸡皮疙瘩的东西,到时候,你可不准赖着不服药!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为了治病,只要不是狗屎,我肯定吃!”孟津妍信誓旦旦。

    “那药材比狗屎还难吃!”张凡哼了一声,“好了,我吃完饭就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吃完饭之后,张凡回到巩乔房间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这里。

    巩夫人坐在床头,欣喜地流着泪,看着熟睡的儿子。

    见张凡进来,巩夫人说了好多感激的话。

    张凡很平淡地微笑着,然后说:“我家里那边好多事,不能在疗养院陪各位了。目前巩乔的病情已经根本性扭转了,剩下的事情就只是坚持每天用药汤泡腿,十天一个疗程,休息三天之后,再来一个疗程,应该就彻底好了。我人在江清,离这里不远,如果有事的话,随时打电话就成,我会马上赶来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,把配好的草药拿出来,教他们每天的用药量,以及其他注意事项。巩梦书夫妇一一记下。

    这把些安排好之后,张凡刚要告别离开,却被巩梦书夫妇给拽住了。

    “小张,别走,有件事还没办呢。”巩夫人道。

    “啥事?”张凡心里已经猜到了七、八分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次出远门,带现金不方便,只能转帐,你给个帐号吧?”巩梦书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等巩乔兄弟的病好了,你们请我吃顿大餐就行了。都是朋友,孟老介绍的,我怎么可以收诊费?”张凡真诚地推却着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孟老在一边大声道:“张神医,你这是在怪老朽多事不是?难道老朽不该把你介绍给巩家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孟老,我哪有此意?能结识巩将军一家,实在荣幸,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,哪能生气!”张凡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不生气,便应该按规矩收下诊费!”孟老道。

    巩夫人用柔软的手紧紧握着张凡的手,脸上泪珠滚落,哽咽道:“张神医,一点诊费,对我们家来说不算什么,但它却能表达我们的一点心意,你务必收下!否则我们寝食难安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凡!”孟老道,“诊费是应该收下的!”

    “那,好吧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张凡无奈,只好把帐号说了。

    巩梦书点了一会手机,道:“好了,转过去了,小凡,你查验一下。”

    张凡翻开手机一查,心中狂跳一下:帐面上整整多了四十万元!

    巩家出手够大方!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,太多了太多了。”张凡急忙推却。他确实觉着这个数额有点多!

    “若不是担心你不收,我们本来是打算转过去一百万的。”巩夫人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四十万太多,我给您返回去二十万吧!”张凡说着,便要点手机。

    巩梦书紧紧按住张凡的手:“小张,咱爷俩在江清县古趣堂偶然相遇,是有缘份的。今天再次相逢,我们全家是打算以后跟你交往下去!你如果要是这么客气的话,我们以后是不敢跟你交往了。”

    孟老也劝道:“小凡,你巩叔说得对,你不要再坚持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只好作罢,“那,我就谢谢巩老师的好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!”巩夫人高兴地拍了拍张凡,把饱满的有意无意地碰在张凡肩头一下。

    张凡肩头如触电般抖了一下,心中暗惊:没想到,巩夫人的前胸竟然这么弹性十足!

    从巩乔的年纪来判断,巩夫人至少应该是五十岁了吧?也许,她生育巩乔时年纪小?可是,从她的身材皮肤上看,她的实际年龄可能不大!

    难道巩乔不是她亲生的?

    可是,这母子俩的长相却高度一致呀!

    张凡在几秒钟的时间内,脑子里闪过了一阵疑惑。不过,他马上暗自笑笑,对自己说:人家的家族内部事务,我还是少操心为妙!

    告别巩老一家人,张凡开车带着孟津妍回到了江清。

    把孟津妍送回孟宅,张凡开车跑了几个药铺,凑齐了蛇、蝎、蜈蚣、蜥蜴、蟾蜍这“五毒”之物。

    回到孟宅,他叫孟津妍在客厅里等着,他去厨房,悄悄把这些东西洗净了,装在一只托盘里,双手托着,走进客厅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