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69章姐好想你

    “津妍,你的菜来了!”

    张凡端着盘子,快步走过来,把盘子放在茶几上。

    “妈呀!”孟津妍低头一看,随即如同被踩了尾巴的耗子,腾地一下跳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搞些什么!”她脸色苍白,声音颤抖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药。”

    “妈呀,你要吓死我!”孟津妍双手捂住眼睛,眼光从手指缝里透出来,惊恐地看着盘子里的五大怪物。

    张凡用摄子摄起一只干枯的蝎子,慢慢举起来,俯身凑到她眼前:“来,吃虫儿!吃下去,你上的冤家就滚蛋了!”

    “不吃!”孟津妍躲开蝎子。

    张凡把摄子重新凑过去,劝道:“吃了就好了,来来!”

    “妈呀,杀人啦!”孟津妍转身撒丫子便跑。

    “嗵嗵嗵”,一路跑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“唉!”张凡有些泄气,把蝎子扔回盘子里,“这古人也是的,别说她了,就是我,也是宁死不吃的。”

    呆坐了一会,见孟津妍不下楼,便站起来顺着楼梯往二楼爬,一边爬一边喊道:“津妍,你下楼,我跟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嗵!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一只枕头从楼梯上砸了下来,正砸在张凡头上。

    “张凡,你要敢上来,我就跳楼!”

    孟津妍说着,推开二楼楼梯缓步台的窗户,手把着窗框,伸头就往窗外钻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!傻妞儿,别跳楼,我们商量个别的办法行不?我不让你吃虫虫好不?你千万别跳楼!”

    张凡急了:虽然这二楼不高,但是万一跳下去扭伤了脚脖子,他又有活儿干了!

    “商量什么?你就死了心吧!”

    张凡站住,挠了挠头,道:“这样吧,我们把五大怪物弄成粉末,制成膏药贴在你的胎记上,虽然效果差点,但也只能这样了!”

    “膏药?”

    “对,膏药。”

    “别骗我呀?!”孟津妍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快下来,真的不骗你!”

    孟津妍半信半疑地下了楼。

    张凡把五大怪物拿到厨房里,用蒜臼子捣碎了,再用鸡蛋清合成膏状。

    “好了,”张凡端着盘子走过来,“你先脱了,撅好!”

    孟津妍看了一眼盘子里的黑糊糊,只好转过身去,褪下裤子,来,露出之上的胎记来。

    张凡蹲在地上,用一只汤匙,慢慢地把膏药涂抹在胎记上,然后使用医用贴盖住粘好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揭下来,半个月之后等我来换药。”

    安排好孟津妍,张凡一路开车往张家埠赶,心里的,眼前老是浮现出孟津妍的那块胎记,还有涵花的俏脸。

    算来已经两天没有回家了,心里怪想涵花的。

    慢慢地开车进院,按了一下喇叭,刚从车门里跳出来,涵花已经从后园花圃里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是张凡,涵花马上把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,板着脸,平淡地说了一声:“回来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理他,转身便往门里走。

    张凡见她仍然冷淡,如兜头一盆冷水浇到身上,心里一阵发悸,心情忐忑地随在涵花身后,进到客厅里。

    涵花表情淡泊地给张凡倒了茶,说:“喝吧。热,别烫着。”

    张凡接过茶杯,哪有心思喝茶,抬头看着涵花,心虚地问道:“涵花姐,我回来了,你怎么不太高兴?”

    “我高兴呀。”涵花白了他一眼,马上又把眼光投到别处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你脸色那么难看?”

    “我难看么?嗯,我长得本来就不好看,没人家周总长得好!”冷冷地,又是刺了一句。

    张凡被噎了一下,直接失语,叹了口气,呷一口花,却烫得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涵花不再理他,拎起拖布抹客厅地砖,一下一下。

    张凡呆立一边看着她。只见她拖地时一下一下,纤腰,腰脚柔软,小衫下的肢体凸凹可见,且有一阵暗香从她身上传来,不禁心头一热,站起来,走到她身后。

    涵花轻轻向前,躲开一些。

    张凡紧随她向前一步,伸出手,紧紧箍住她。

    “松开松开,我干活呢!”涵花使劲地身子,想挣脱开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,蹭在张凡腹部,张凡只觉得前身一热,双臂用力将她紧贴在自己身上,把下巴抵在她后背上,道:“涵花,别生我气好吗?”

    涵花挣脱不开,伸出手扳开张凡箍在自己的双手,挣脱他的怀抱,紧走几步,低下头继续抹地,道:“别拉拉扯扯的!你要是累的话,就上楼休息。你要是不累的话,去花圃里干点活!花圃里还有好多活没干完呢,我腰疼,干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有点奇怪:涵花心疼张凡,从来不支使他干重活,顶多就是偶尔要他和她一起刷碗,今天她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想了一想,道:“好,我不累,我去干活。”

    说完,走出门,直奔后花园。

    来到花圃跟前,只见四处收拾得井井有条,花圃内外,都摆满了小盆鲜花苗,花苗养得水灵灵地。

    钻进花圃里,更是让人心旷神怡:只见鲜花盛开,香气逼人,细碎的阳光从枝叶间洒进花圃,照得里面十分明媚。

    四处查看一遍,却看不出有什么可干的活计。

    哪有活儿呢?这不是都弄得好好地吗?

    那么,涵花让我来干活,是不是向我显示一下她的劳动成果?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就得好好“赞美”她一番。

    正在慢慢走着,忽然,发现一大片平地上摆着很多小盆鲜花。

    清一色的红花盆,花盆的摆放形状却有些怪异!

    张凡粗粗一打量,第一感觉,像是用花盆摆的文字!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好奇地退了几步,离开远一点,再细细辩认。

    哇,确实是文字!

    为了看得更清楚,张凡轻轻一跳,跳到旁边一只凳子上。

    这回居高临下,看得清清楚楚,不禁轻轻念道:

    “小,凡,好,想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张凡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涵花竟然用花摆成了“小凡好想你”五个大字!

    张凡心中一热,眼睛潮湿,泪水夺眶而出!

    原来,涵花表面冷淡,内心里仍然是深深地爱着他!

    妈呀,这简直是云开日出!

    忽然,听到身后有动静,回头一看,涵花早已站在花圃门口。

    “涵花姐!”

    张凡叫了一声,大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