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72章换药

    孟老走后,厅里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张凡心里已经尴尬到了地沟里去了,不满地看着孟津妍,责备道:“你的华国语是体育老师教的?什么叫‘快点把我的弄好?’”

    “完了完了,我又说错话了!”孟津妍后悔万分,羞得脸都红到了耳朵根子,见张凡看着自己,忙躲开他的眼光,低下头,眼里慢慢地潮湿起来,过了一会,香肩耸动,轻声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她梨花带雨的娇模样,张凡意识到自己的责备有些重了,忙走过去,慢慢坐到她身边,拍拍她的小手,轻声安慰道:“小妍,别介意,我刚才说话太重了。”

    孟津妍把手从张凡手里抽出来,一边抹去眼角的泪珠,一边抽泣道:“我老是说错话让你笑话,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傻大妞儿?智商不够?”

    说罢,又有两颗豆大的泪珠从眼里滚落出来。

    张凡慌了,忙道:“这都哪跟哪呀!我什么时候鄙视过你?你智商绝对高人一等!”

    “嘴硬,你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“我如果鄙视你,我不是鄙视自己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师父,我的七星掌大筑基第一乘是你教的,现在我正在跟你研炼第二乘……师恩不忘,我怎么会鄙视你?!”到了这个地步,为了哄她不哭,张凡只好肉麻地拿出马屁功夫,吹吹拍拍。

    像所有的女人一样,对赞美之言有着天生的无免疫能力。这席话一出,彻底把孟津妍搞得心花怒放了,几乎在一瞬间,她就恢复了天真快乐,含着泪笑问:“徒弟,那么为师我来问你,今天你登门拜访,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给你换药呀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赶紧换药,愣着干什么?”

    孟津妍红着脸说完,很自然地把身子一侧,将送过来。

    阳光从客厅的大落地窗来,正好亮亮地照在她圆圆的上。

    张凡不免心跳,忙把目光从上面移开,埋下头,从药箱里取出准备好的膏药。

    褪下裤子,露出上次贴的老膏药,张凡扯住膏药一角,轻轻地往下扯。

    “哎呦!”膏药粘掉了她的毫毛,针刺般的疼痛令她轻叫一声,把腿一缩,身子随之一抖。

    “疼吗?”张凡停住手。

    “疼。”她轻轻点点头,可怜地看着张凡。

    张凡想了一下,取来一条毛巾,沾上清水,轻轻地擦拭皮肤,清水慢慢润膏药,张凡一边擦一边往下扯膏药,终于把一大块膏药完全揭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用毛巾反复擦洗,将皮肤上的膏药残余全部擦净。

    就着阳光细看,张凡不禁惊喜道:“好多了!你快看!”

    孟津妍半坐起来,回头向自己看去,却看不到那里。

    张凡取过一只镜子,对着,让孟津妍从镜子里的反光察看。

    这一看,她高兴得叫了起来:“啊,见效果了!颜色浅了好多呢!”

    说着,拿出手机,啪啪地拍了几张特写,“下次就一点也不剩了,拍个照,留作纪念,青胎一去不复返!这冤家,跟了我二十年,也算有点感情了。”

    孟津妍一边拍一边看着张凡,问道:“你是不是很有成就感?”

    张凡不知如何回答,只好无声地点点头,忙给孟津妍换上新膏药,然后又帮她系好了裤带,这才轻松地舒了口气,道:“药换好了,五天后自己揭下来,估计胎记就差不多完全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孟津妍背过身去,把裤带和裤子重新整理一下,然后回过身问:“徒弟,你觉得巩家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样,我不管那么多。你爷爷托我办的事,我办了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看那个巩乔巩公子,不是个好货!腿都烂成那样子了,还忘不了色色地看我,烦人!”

    “真有这事?我可是没注意到。”张凡惊道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见面时,跟我握手,握住不放,被我使劲抽出来。后来好几次见面,每次都是使劲看我胸……烦死了。你没有觉察出来吗,我一般不到他的病房里去,能躲就躲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一愣:噢,原来,巩公子对孟津妍有意!

    心中不由得有些别扭:这个巩乔,人挺诚恳,不过,生活上却一定是个花花公子,身边的女人太多,耽于女色,才导致前列腺素大量流失得了脉管炎。若是他想追求孟津妍……生活作风这么不纯洁的人,追求一个纯洁如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孟津妍,真是让人想想就难受:这种人对感情能专一么?若是津妍真被他追上手,岂不是害了她?

    见张凡沉默,孟津妍慢慢站了起来,道:“你没吃午饭吧?我给你做顿饭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你也会做饭?”

    “别的不会,下挂面卧鸡蛋加酱油,还是会的。”

    张凡匆匆从村里出来,确实没来得及吃饭,这会真有点饿了,便点点头道:“那就下把挂面吧,别卧鸡蛋,我怕胆固醇,有榨菜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滴!你先看电视,挂面一会就好。”

    孟津妍拍了张凡一下,然后小燕子似地欢快跑进厨房。

    过了十几分钟,她端着一盘热腾腾的挂面来了,手里还有一袋爽口榨菜,学着店小二的腔调喊道:“这位客官,面一碗,小菜一碟来也!”

    说着,原地转了一圈,把盘子和咸菜放到茶几上。

    张凡一看,雪白的面上,放着葱花和香菜,面里还有几只大虾,汤里飘着芝麻油星,香喷喷地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小二,这是赏银!”张凡也学着客官的腔调,随手把一只硬币塞到她手里。

    两人互相看一眼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笑够了,张凡拿起筷子,就着榨菜,大口吃起来。

    孟津妍双手叉在腹前,笑眯眯地看着张凡的吃相,过了好久,忽然轻轻问道:“好吃吗?”

    “绝对好吃。”张凡一边吞面条,一边道。

    孟津妍有些得意,坐到张凡身边,把如绵的前胸在他肩膀上靠了靠,柔声问:“我问你,要是以后我天天给你做饭,你会不会吃腻?”

    张凡一惊,一口面条差点喷出来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不久前,沈茹冰也对张凡说过类似的话,只不过沈茹冰说的是“真想一辈子做给你吃”。

    张凡心情紧张起来,脸上微微地发热,为了掩饰不安,低下头,拚命地把面条往嘴里填,假装腾不出嘴来回答她的话。

    孟津妍见状,把身子稍稍离开一点,酸楚地道:“不想回答就算了,别噎坏了!”

    张凡被她揭穿了西洋镜,心中一提,尴尬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而孟津妍嘴,把后背对着张凡,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时,孟老敲了敲门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见孙女表情有些不对劲,便哈哈笑了起来:“怎么?你们二人闹意见了?”

    那口气,好像跟一对小两口说话的口气。

    张凡不由得内心一笑:这个孟老,也真是奇怪,明知道我有家室,却塞上耳朵装聋子,硬把我和孟津妍往一起拉。

    唉,爱孙心切呀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张凡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