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78章看望

    好险!

    多亏刚才自己一直表现得偏向张凡!不然的话,得罪了孟家千金……

    吴局长揩了一下额头上沁出的细汗,用手捅了捅呆若木鸡的诸局长,道:“你知道那女孩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孟市长的宝贝千金孟津妍!”

    如五雷轰顶,诸局长扑通一声,跌坐在地上!

    办公室主任抢前一步,用力将诸局长抱起来,道:“局长,他们两人刚刚下楼,您去车库截他们,恐怕还来得及!”

    诸局长一听,如梦方醒,突然抽了疯似地跳起来,如同被砍断了尾巴的蜥蜴,全身都在抖动,一把抓起桌上的“特别行医授权书”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办公室主任冲门口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门口的人忽拉一下向两边分开。

    诸局长如皮球一般快速滚向门外,沿着走廊,滚到电梯边,和办公室主任一起来到楼下。

    当他们跑到地下停车场时,张凡和孟津妍已经坐进车里,正在系安全带。

    “慢走!”办公室主任喊道。

    “请留步,神医!”

    诸局长气喘吁吁,边喊边冲到雪佛兰边,一把按住半开的车窗玻璃,像扒车窗讨钱的乞丐一样,冲张凡道:“张神医,请您收下这张证书。”

    张凡“咔”地一声打开发动机,把诸局长的手往外一推,道:“滚!”

    诸局长反而把半个身子车身上,“张神医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不滚开,信不信我开车轧死你?”张凡喝道。

    诸局长一弯,跪了下去,泪流满面,苦苦哀求:“张神医,孟女士,您们就把我当个屁放了,当个屎球踢了,只要您们消消气就成!这证书,您们还是拿着!”

    说着,把证书扔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张凡一踩油门,雪佛兰向前直冲而去。

    他一手扶着方向盘,一手捡起车座上的证书,挥手向车窗外扔去。

    孟津妍一把抢了下来:“别扔,你不需要它,但患者需要它!有了它,你会多出一些机会,何必跟机会较劲!”

    张凡还要抢下来扔掉,孟津妍已经把证书扔到后排座位上了。

    张凡一路开车把孟津妍送回孟宅,离开孟宅,开车往城外走,忽然路过孟宅。他忽然想起许多天没有林巧蒙的消息了,而且益元丸的药引子恐怕只能从林巧蒙那里弄到,便给她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林巧蒙说自己正在外面办事,让张凡先去她家里等一会,她马上就赶回去。

    张凡便开车到了林巧蒙家里。

    保姆给张凡倒了茶,张凡刚喝几口,门就开了,林巧蒙从外面走进来。

    多日不见,林巧蒙清瘦了许多,腰身显得更纤细诱人,眼睛似乎也大了一些,闪闪的眼光里,含着兴奋,嘴上却是责怪道:“你一个人来的呀?涵花呢?我以为是你们两人一起来呢。”

    张凡说自己来市里办事,顺便来看看她,问她有没有需忙的?

    林巧蒙摇了摇头,说:“事儿倒是挺多,但你帮不上忙。上次你从豁嘴那里得来了情报之后,我和私家侦探以及律师,一直在搜寻进一步的物证,以便起诉由家和卜家联合谋杀老孟的罪行,但进展非常缓慢。而且,卜家和由家似乎有所察觉,开展了一系列的反制行动,我雇佣的私家侦探,前几天不明不白地被一辆黑车给撞死了。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是卜由两家所为,但侦探死前几天,曾接到由家的死亡威胁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,你也得小心一些了。”张凡担忧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无所谓了,反正老孟一走,我的心已经被他带走了,只剩下一个空壳,下半生剩下的事只有一件,那就是替老孟报仇雪恨。不把卜家由家送上法庭,我不会善罢甘休。”林巧蒙泪眼汪汪,却十分坚定地说。

    张凡被她感染,回忆起孟三来,顿时眼睛潮湿,差一点跟着流泪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沙发上,沉默了许久,张凡打破沉默,说道:“巧蒙姐,你一个人在这里住,一定太寂寞,不如暂时回你娘家住一段时间,一来回避卜由两家的黑手,二来也换个环境换个心情,调节一下情绪。”

    张凡的话一出,只见林巧蒙的眼里闪出一丝丝悲伤。

    对面坐着,张凡看见林巧蒙两条黑色丝袜的修长美腿,一双白色水晶拖鞋,从拖鞋前端露出染成艳红的趾甲,个个晶莹可爱,如同一串红豆。整个人显得雅素温柔,既有新寡的神秘,又有贵家女子的悠闲。时不时在沙发上一下魔鬼腰肢,给人一种冲上前搂一搂的冲动。

    林巧蒙见张凡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脚趾上,不由得一阵紧张,忙把脚放下,不经意地揉了一下小腿肚,话题:“上午跑了好几处路,腿都累酸了……小凡,中医有没有治疗腿脚疼的方子?我这腿呀,只要走上几步路,晚上就疼得。”

    张凡想了一下,“我给你切下脉吧。”

    林巧蒙应声伸出玉腕儿。

    张凡抓过滑凉柔腻的手腕,细心地切了一会儿,说:“无大碍,只是阴阳稍显不调,导致腿上动脉不畅而己。”

    这么年轻就守寡,又是个守身如玉的纯净女子,久无行房生活,怎么能不阴阳失调。不过,张凡不可能直接把真正的病因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开个方子吧?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张凡应声,随手开了一个方子,“按方抓药,服三天,基本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林巧蒙细心地把方子收起来,问道:“谢谢你。自从老孟走了,我觉得身边的依靠只有你和涵花了。有你们两人在江清,我就像有亲人,不那么孤独。谢谢你,也谢谢涵花。只是,我总是麻烦你们,却无法帮你们一点忙。”

    张凡一听,心中猛然一动:她既然有帮忙的意思,我为何不乘机把益元丸药引子的事提一下?否则的话,说不上哪天她身边有了男人,她的唾沫就不是“的唾沫”了!那时想再找一个,谈何容易?

    “巧蒙姐,我其实有件事,一直想提但没好意思提。”

    “快说?是不是缺钱?没关系,你说个数,我马上打到你帐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钱,钱我现在不缺。我缺的是一种……药引子。”

    “药引子?”

    “对。它挺特殊的,别人没有,只有巧蒙姐有。”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