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81章乐果嫂垂危

    男医生不屑地斜了他一眼,冷笑道:“你是谁?难道你爸是李刚?”

    说完,和女护士一齐放下单架,弯腰就要把那个妇女往单架上抬。

    那男的手指着男医生,恶狠狠像是要吃人地说:“这个妇女是你亲戚吧?好,一个小破护士,敢跟我叫板!你等着,我叫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说着,掏出手机,拨打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,诸局,是我老庞……对对,正在现场……我受伤了……好好,谢谢谢谢诸局长,我这就叫他接电话!”

    那男的一边说,一边现出一脸的得意和倨傲,昂起头,把手机举过去,“喂,你!护士!听见没,你们诸局长要你接电话!”

    男医生和女护士刚刚把年轻妇女腰上缠好绷带,准备往单架上抬,听说诸局长要他接电话,不由得一愣,十分不情愿地接过了手机:

    “喂,诸局长您好……我是救护车医生……现在这个妇女情况非常严重,看病情拖不了十分钟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诸局长在电话里说了什么,男医生听了,突然脸色大变,声音颤抖了:“……是,是,诸局长,是我错了,我错了,诸局长,请您原谅……好好,我照办!”

    男医生把手机还给那男的,脸色苍白,看得出他的手在微微颤抖,声音尽量压得平静一些,不屑而恭敬地对那男的说:“先生,请上单架吧。”

    围观群众一片哗然!

    “这男的也太不要脸了!”

    “我勒个去!奇葩!”

    “最不要脸的是打电话的那个局长!”

    “诸局长?不就是卫生局那头笨猪吗?”

    “公开违法,可以举报他!”

    听着这一片议论,那男的却是脸不变色心不跳,以一种无耻者无畏的表情,环视众人,然后“蹦”地一下,从地上站了起来,一大步跳到单架上,随即躺下,直视男医生,讥讽地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把我抬上车!年轻人,汲取个教训就是你人生的财富,以后在救护现场,要知道什么人重要,什么人次要,什么人可以委屈,什么人惹不起!”

    男医生咬紧嘴唇,没有说话,眼里泪光闪闪,回身看了一眼地上的年轻妇女,不情愿地弯下腰,和女护士一起,在一片骂声当中,将单架抬上了救护车。

    救护车开走之后,张凡从人群后面挤到了前面,来到年轻妇女身边。

    低头一看,不禁叫出声来:“乐果嫂!”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不是别人,正是乐果西施,乐果嫂!

    只见她双目紧闭,面无血色,如纸一般煞白,高高的胸脯不起不伏,显然呼吸极为微弱了。

    身下有一大滩鲜血,浸红了地面,而腹部还在不断往外淌血,从绷带上渗出来,汨汨地流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乐果嫂!”张凡惊呼一声,蹲下身,紧紧抓她一只手。

    好凉!

    滑腻而冰冷的手!

    生命体征已经到了十分危险的地步!

    “乐果嫂!乐果嫂,你没事吧?”张凡一边摇着她的手,一边呼喊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是她家属?”一个警察凑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但我认识她,她是我们镇上的。”张凡一边答,一边抓起乐果嫂的手腕,细细地切脉。

    张凡不禁一阵惊惧。

    乐果嫂的脉象太凶险了:浮细无力,至数不齐,轻微无根,举之有余而按之不足,手指按在脉上,如抚葱管一般中空虚无!

    此为大出血引起的重度休克!

    若不马上抢救,五分钟必然心脏停跳!

    而救护车刚才来的时候用了七分钟,也就是说,现在需要十四分钟以上才能回来!

    “你是医生?”那个小警察也是一脸的焦急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张凡说着,从怀里取出那张“特别授权行医资格证”,递给小警察。

    “她能死不?”小警察看了证书一眼,不由得以敬佩的目光看了张凡一下,谦恭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伤员需要马上抢救,不然就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救?我可以配合你。”

    张凡刚要说话,这时,一个警长走过来,小警察把手里的证件递给警长。

    警长翻看了一下,点点头,对张凡肃然起敬,转身把证件双手递给张凡,用征询的口气问:“这位医生,你需要什么帮助?尽管说!我们警方全力配合。要么,把她放到警车上,拉去医院?”

    张凡摇了摇头:“根据她目前的情况,必须身体伸直平躺着,如果弄到警车上,她只能屈着身子躺在后排座上,那样会压迫内脏,加速大出血,恐怕没到医院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必须用救护车?”

    “为了保险起见,必须的!”

    警长忧虑地说:“嗯,可是,现在的问题是,我们已经联系了其它医院的救护车,对方回答,最快也要十分钟到达。你是省卫生厅特别授权的医生,我们警察听取你的意见,你说吧,还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警长是个明白人,他也担心乐果嫂如果真死了,死者家属胡搅蛮缠地讹上来,警察这方面会摊上意想不到的麻烦。如今面前出现了一个省里特别授权的医生,听取医生的“专业意见”,对于警长来说,是最好的免责途径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警长,我现在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,对她进行抢救,把她抬到饭店雅间里吧。”张凡指着万家大酒店的大门。

    警长冲小警察点了点头,小警察答应一声,马上跑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,酒店大堂经理和不少食客都站在大门口看热闹,小警察跑过去,问道:“老板在哪里?”

    大堂经理站出来道:“我是大堂经理,有事跟我说就成!”

    “伤员需要一个雅间进行急救,请你们帮帮忙,行个方便!”小警察道。

    大堂经理脸色一变:“这可不行!我们这里是吃饭的地方,不能当医院!”

    “伤员非常危险,需要马上急救!你们还有点人性没有?”小警察吼道。

    大堂经理有些心虚,但低劣本质促使他仍然推脱道:“可是,我们各房间都是满员哪!我说警察先生,你要是能找到哪个房间的客人愿意腾出房间来,我们酒店方面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,倒是把小警察给蒙住了,不知怎么办?难不成要他一个个房间去询问?

    张凡抬头,看见赵院长也站在那里,便高声道:“赵院长,把我们的房间腾出来!”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