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82章针不能用

    赵院长苦笑一下,双手一摊,祭出他那无比强大的动物心理和城墙一般的脸皮:“张凡,你知道的,我们饭局刚开,各位领导都还没吃好没喝好,如果现在就让领导离间……这,这也太不近人情了吧?”

    说着,大摇其头。

    他身边的几个卫生局的头头以及侯院长,也都默不作声,含笑看着张凡,意思是说:小子,你此举多余了!

    “一群牲口!”张凡低声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要他们牺牲一点点自身利益去救助别人,就犹如与虎谋皮一般困难!

    这动物素质呀,悲哀……要进化成人类,不,哪怕是进化成准人类,也是尚需时日!

    看来没戏。

    张凡无奈,只好转身对警长说:“时间来不及了!这样吧,你们把警车往这边靠一靠,挡住群众视线,让围观的群众撤一撤,我就地进行抢救!”

    警长点点头,回身喊道:“把人都赶开,二号车、三号车开过来。”

    警察迅速拉起一条警戒线,隔开围观群众,接着,两辆警车开了过来,挡在了乐果嫂面前,形成了一个相对隐蔽的空间。

    不过,这空间只部分地挡住了路上围观的群众视线,对于街两边二楼以上窗口里射出来的目光,却是起不到遮挡作用。

    张凡此时顾不了那么多了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救人要紧,其它的想法只好往后面排一排了,反正乐果嫂处于昏迷状态,她不会反对进行露天救治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,张凡重新蹲,舒了一口气,看着乐果嫂的身体,慢慢伸出手,撩起她的衣襟。

    小衫衣襟之下,露出了下面雪白的绷带和肌肤。

    肌肤没有绷带白,但却散发出绷带所不具备的柔润光泽,似乎有阵阵暗香扑鼻而来,沁人心肺。

    少年时,张凡经常去乐果西施的店里为家里买农药,每次都受到她的热情招待,买农药打折不说,还经常给他一包小食品什么的。这个浑身充满的,成了少年张凡性幻想的对象,无数次在夜里闭着眼睛想象着她的身子:那细腰短衫之下的肌肤是什么样的?

    没想到,今天在这个场合之下,实现了自己少年的梦想:看到了她雪白如玉的腹部。

    不过,此一时彼一时,时过境迁,张凡此时完全没有其他的私心杂念,一心救活乐果嫂的命。

    旁边的几个警察瞥见乐果的雪肤,同样有些尴尬,忙把身子转向外边。

    “我来帮你一把。”一个女警蹲在张凡身边,“我可以给你打下手。”

    女警柔声说着,闪着美丽的眼睛看了张凡一下。

    张凡根本来不及欣赏警花风景,迅速打开神识瞳,透过绷带,将视线乐果嫂身体内部,查看内伤情况。

    一遍,不由得轻轻嘘了一声!

    腹腔之内,有两处出血点,积血一大片。

    两根大血管破裂,鲜血不断地从破裂之处涌出来!

    情况危急!

    这种动脉破裂,几分钟之内,伤员就会停止呼吸。

    张凡心脏猛地一紧,思忖道:先用七星镇气止血点穴法,止住血再说!

    伸出右手小妙手中指,看准内部出血部位,“叭叭叭”,在脚下、丹田两侧,一连点了七个穴位!

    点完之后,定睛细看,只见腹腔之内出血稍减,出血速度不像刚才那么汹涌。

    然而,由于动脉血管破裂,穴位无法完全封住的血管断口,血仍然缓慢地在向腹腔和体外流出!

    用七星针?

    七星针镇气止血固然有奇效,但此时却是不宜采用。因为七星针止血针谱图上,有一个非下针不可的穴位,那就是会。

    这……张凡一阵为难。

    光天化日之下,而且是大街之上,虽然有警车挡住行人的视线,但好几个警察站在身边呢,全是男警。而且……张凡抬头看看,两边楼上,阳台上已经站满了好多人,手机无数,正对着这里拍照呢:国人的猎奇基因已经被这场面给沸腾起来了!

    若是在这种情形之下乐果嫂的裤子,露出会,那肯定被楼上的人给拍下无数特写!

    然后传到网上……

    以后乐果嫂怎么做人?

    万一这一幕被涵花在网上看到,被乐果嫂的老公在网上看到……他们会对张凡产生什么想法?

    不行,那样的话,后果相当无趣!!

    张凡立刻决定:七星针不能采用!

    唉,若是刚才赵院长能把房间让出来,哪里会出现这种尴尬局面!

    张凡不由得在内心里骂道:赵朴通呀赵朴通,亏你还是个人民医院院长,竟然见死不救,连个房间都不肯给伤员腾出!真是狼子心肠!我张凡若是得手,绝对不会饶过你!

    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,张凡却是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在他的行医生涯里,每次都是手到病除。

    而此刻却陷入困境之中!

    看看手表,时间过去了三分钟。

    “警长,你打电话问问,救护车多久能到?”张凡抬头冲警长道。

    警长点点头,拨了一个号:“喂,救护车吗?小王,对,是我,怎么样,现在到哪里了?……什么?堵车了……十分钟,还要十分钟才到……好吧好吧,没办法……你们尽量快点,伤员快。”

    警长放下手机,冲张凡一摊手,“听天由命吧,我们已经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心急如焚,四下打量一下,从警车的间隙里,又看到了站在酒店门口的赵院长一行人。

    “喂,赵院长,你们中间好几个名医,有没有什么办法?现在伤员内出血,必须尽快止血!”

    张凡求救地呼喊着。

    的确,这回受邀前来给赵老爷子白仙茸“兜底”的,除了几个医疗系统的行政官员外,还有好几个外科内科专家,而且他们中间有两位的轿车上,还有急救包等医疗器皿,无论如何,他们此时是应该站出来帮把手的。

    但这群人无动于衷,仍然是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赵院长规劝道:“张凡,急救车已经来过了,急救人员而且对伤者做了伤口处置,也就意味着他们市中心医院接管了伤员,我们此时再插手,弄得好固然是件好事,弄得不好,万一伤员死了,谁负责?”

    赵院长说这话,十分地有条有理,几乎令人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冷血动物,总是冷静得让人无奈!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