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85章下毒

    张凡笑笑,“不是巫术,而是未知科学。人与天地本相通,我只是提供了一个相通融的桥梁,使得伤员借天地之气而恢复。”

    胖子乐颠颠地对警长说:“警长,你不会抓我吧?”

    “你是功臣!”警长笑道,“再说,我也没证据抓你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其实,我胆子小,车来了,十回有九回躲了。刚才听张先生说,若是站到仙位上可以事业有成,看来,我以后能碰到大款的车,赚上一笔养老钱。”胖子比较无耻地笑道。

    张凡从怀掏出一千块钱,递给胖子:“拿去吧,买条烟抽。”

    胖子把手一推,生气地道:“你埋汰我?你以我的境界就是为了几个钱?哼!”

    说着,转身慢悠悠地走掉了!

    张凡望着胖子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之中,颇多感慨,不由得把眼光又投向酒店门口的赵院长等一伙人,心中忽然有了一种“肉食者鄙”的感慨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分钟,救护车终于到了,大家七手八脚把乐果嫂抬上救护车。

    这时,赵院长和赵老爷子等一干人走过来,围着张凡,一迭连声地赞扬着,那个被打的外科主任,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溜走了。

    大家重新回到酒店单间,继续喝酒,不过,酒桌上的气氛变了,变得以张凡为中心,各种肉麻赞扬,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张凡也不太说话,默默地喝茶吃菜。

    这顿酒一直喝到太阳落山才结束。

    结完帐,赵老爷子看了看表说:“各位,现在才六点刚过,各位没急事的不要回去,还有下一个节目呢。一个患者,最近送了我一箱绝品好茶,请大家去舍下品茶,如何?”

    众人心中明白,这种“兜底”酒会之后,主人都要送来宾一些礼品的,因此,都没有回家,而是来到赵老爷子的家。

    大家在客厅里坐定之后,赵院长亲自去厨房里端来茶盘,茶盘上放着十二只小小的茶杯,茶杯只有核桃大小。

    一般茶道,是先摆好茶杯,再倒茶水。不知为什么,这十二只茶杯里,事先已经倒满了茶水。

    赵院长在每人面前把茶杯放下,顿时,一股清香沁入鼻中。

    “好茶,好茶!”

    “茶未进口,味先入心,这才是品茗的最高境界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赞叹。

    赵老爷子道:“各位,这茶名叫香洱云雾,乃是云雾山顶上百年的老茶树取其嫩叶炒制而成,每年的产量极低,只有几十斤而已,因此乃是国家特供茶叶,专供招待外国国家领导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哇,怪不得这么好喝!”

    众人说着,端起茶杯,慢慢地品起来。

    张凡闻着茶香,不觉得端起茶杯。

    这时,手机震动了。

    打开一看,是沈茹冰发来的消息:

    “怎么样?鸿门宴结束没?”

    看着这条消息,张凡心中一紧:对呀,可别忘了,这场酒会可能是一个鸿门宴,我可不能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不禁向茶杯里看看,顿时心中疑云重重:

    说来奇怪呀!赵家有女佣,为何赵院长亲自到厨房端茶?

    如果说是为了表示对客人的殷勤,还可以解释得通。可是,为何不先摆放茶杯,然后再倒茶?而是在厨房里就把各茶杯倒满?

    这个程序可是有些反常!

    心中一片疑云浮上来。

    张凡打开神识瞳,向茶杯里细细看去。

    没有发现什么异常!

    斜着眼睛,把目光溜向旁边一人的茶杯里观察。

    若是普通肉眼,根本看不出两者有什么区别。但神识瞳却是看出了细微的差别:那只茶杯里的茶稍显清淡,而张凡茶杯里的茶稍显浓郁一些。

    极小的差别!

    张凡一怔,为了证实,又斜眼查看了另外两人的茶杯。

    结果一样:大家茶杯里的茶水都比较淡,只有张凡的茶杯颜色稍深一点点,只深那么一点点。

    看来……赵氏祖孙开始下手了!

    张凡不知不觉中,背后沁出一层冷汗:若不是沈茹冰提醒,我必中其圈套。

    试想想,这个圈套非常巧妙:众人一起喝茶,谁会想到自己的茶跟别人的不一样?另外,即使喝完茶出事,赵家也容易开脱自己:大家都喝了茶呀,为什么别人没出事?

    最为关键的一点是:这顿酒席持续了整整一个下午,时长拖得越长,人的警惕性就越下降,谁会保持六个小时的高度警惕?

    因此,赵氏在这个时机下手,最易得手。

    张凡悄悄取过几块纸巾,趁赵氏祖孙正跟别人说话的机会,端起茶杯,假装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其实他滴水未进,茶水全部被纸巾吸收!

    “好茶!好茶!”张凡大声地赞叹着,一边吧嗒着嘴,假装抹了一下嘴巴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神医,我说得没错吧,”赵院长走过来,看了看张凡的茶杯,见里面只剩下小半杯茶水,便端起大茶壶,给张凡续满,非常爽朗地笑道,“等会大家临走时,每人带一包回去。”

    张凡明白,虽然大茶壶里的茶水没问题,但自己的茶杯里仍然有小半杯毒茶,已经跟大茶壶里的茶混合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不过,目前还不能完全验证茶里有毒,必须得有人亲自喝了,才能见效!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张凡站起来去洗手间。

    解完手,开门出来的时候,他双手稍稍用力,将门向外一拉!

    仅仅这么一拉,门上两只合页上的十二颗螺钉,全部从门框木头里拔了出来!

    张凡闪身出来,然后把已经快掉的门虚掩上,装作没事似地,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。

    大家边喝边聊,张凡注意到,赵院长至少有两次用眼角余光看着张凡的茶杯。

    不过,张凡一直没有再喝,而是非常“专心”地听别人侃大山。

    这时,有一个人站起来,往洗手间那边走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“叭嚓!”

    一声脆响,从洗手间那边传来。

    声音很大,并且伴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和一串尖叫声!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弄蒙了,纷纷站起来,向洗手间那边走。

    赵氏祖孙走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张凡见没人注意,迅速将手里的茶杯与赵老爷子的茶杯交换了一下,然后快步向洗手间走去。

    只见那个人呆呆地站在洗手间门口,而洗手间的大玻璃门整个地倒在洗手间里面,玻璃碴子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