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86章图穷

    “咦!是门掉了!”赵院长走过去,向门框上看了看,然后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这门好好的,怎么突然合页就掉了呢?”赵老爷子怀疑地向张凡瞟了一眼:这老家伙头脑相当清醒,此前只有张凡一人来过洗手间!

    张凡此时早已挤到人群的前面,假装不好意思地道:“刚才我关门的时候,门把手好像不好使,我稍微用了点力气,没想到竟然把合页给弄坏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没关系,没关系,没伤到人就好。明天叫修理工来重新换一个就成了!”赵老爷子爽快地道。

    赵院长吩咐佣人把玻璃碴子收拾好,一群人重新回桌前品茶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”赵老爷子看看张凡杯子里还有满满一杯茶,便提议道,“咱们大家把这杯都喝干净,然后换龙井吧?”

    张凡心里暗骂:老不死的,你这是怕毒不死我呀!

    大家纷纷把茶杯里的茶都喝净了,张凡和赵老爷子均如此。

    龙井上来之后,大家谈兴更浓。

    这时,赵院长忽然走到张凡身边,小声道:“张神医,你跟我到书房去,我爷爷要和你单独谈点事!”

    张凡暗笑:看来,图穷匕首现了!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凡放下茶杯,应道。

    赵老爷子站起来拱手冲大家道:“各位,大家先聊,我和张神医单独谈点业务,一会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赵老你忙你的,我们喝茶聊天。”一群人都道。

    赵老、赵院长和张凡三人离开茶桌,走到房门。

    三人坐在沙发上,赵老爷子和赵朴通交换了一下眼色,赵老爷子很轻地咳了一声,一脸慈祥地问:“张神医,有一件事,老朽闷在心里很久了。你是不是有一本奇书《玄道医谱》?”

    果然!真的是冲《玄道医谱》来的,沈茹冰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“是呀!我这点治病的功夫,全是从那本书上学来的。”张凡索性承认,看看对方往下出什么牌。

    “老朽对此书向往己久,能否借我一观?”

    张凡摇摇头,不客气地道:“断然不可。我师父嘱咐过,不可以给外人看。”

    赵老爷子对于张凡的拒绝,早有心理准备,嘿嘿一笑:“张神医,我不会白看的,我可以拿我的白仙茸跟你交换!”

    “交换?”张凡假装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我把白仙茸给你,你把《玄道医谱》给我看半天。看完后,书还给你,白仙茸归你,你岂不划算?”

    张凡明白,赵老爷子这是先礼后兵,真招数还没拿出来呢,便进一步引蛇出洞:“赵老,您这一大把年纪了,快别想这事了好不?哈哈哈,《玄道医谱》谁也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赵老爷子脸色微微变了一下,仍然保持应有的矜持,平静地道:“张神医,我猜想,你会求我跟你进行交换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张凡已经猜到了话里的内涵,只是假装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患了一个大病!”

    “大病?我很健康,赵老危言耸听了吧?呵呵。”张凡进一步明确赵老爷子的险恶用心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品茶之时,我望见你眉间有病气,上唇发青,下颌赤红,你患了慢性六腑寒病。”

    张凡有生以来第一次听说过这个病名。

    《玄道医谱》上记载了天下各种奇病毒病大病绝病,为何偏偏没有所谓的“六腑寒?”

    莫非是赵老爷子编造的?

    很有可能。

    刚才在张凡茶杯里下的药,很可能是一种秘毒,并且他们祖孙俩手里握有秘毒的解药!

    至于什么“六腑寒”,只不过是编造出来的,为的是掩盖他们下毒的真相而已。

    “赵老,此病有何症状?”张凡问道。

    “每饮茶后两刻钟,腹内痛如刀绞,六腑移位,生不如死。”赵老虽然平静说着,声音里透出的幸灾乐祸却是无法掩盖。

    “那没关系,我若真有此病,以后忌茶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非也!即使忌茶,你岂能忌叶青素?蔬菜里的叶青素同样会引起剧痛!而且,此病既犯了第一次,从此病情日益扩大,半年之内,六腑腐烂而死,状极惨烈!”

    “噢!”张凡欠了下屁股,面露慌张之色。

    赵老和赵院长瞥见张凡神情慌张,都松了一口中气,心想:终于缚住了张凡这条大龙!

    赵院长亲切地拍了拍张凡的肩膀,道:“张神医,关于此病,我赵家有独门秘方,可帮你痊愈,救你一命呀!你想想,我们看看你的书有何妨?即使我爷爷掌握了一点书中的医术,也算是我们张赵两家强强联合嘛。而你,若是因为得此病而一命呜呼,那本《玄道医谱》岂不成了废纸?”

    赵院长说得似乎娓娓动听,合情合理,但是光鲜灿烂的说辞之下,掩藏一肚子鸡零狗碎!听着就令人作怄,张凡真想一脚废掉他做人的本事!

    不过,此时还不是修理他们的时候,张凡忍住了。

    停了一会,张凡微笑道:“我不信,我身体此前并无不适。”

    “此病根早在你身体内积存,只是没有暴露出来而已。今天受茶气引导,定然爆发,你若不信,两刻钟后见。”赵老爷子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,”张凡点点头,“那我们就等两刻钟再说。”

    张凡灵机一动,道:“不过,我觉得此事挺好玩,不如我们打个赌如何?”

    “打赌?打赌算什么?老朽愿赌!而且,赌注多大都奉陪。”赵老爷子一脸必胜。“张神医,你说吧,怎么赌?”

    张凡一拱手,坏坏地笑了:“赵老爽快!我看这样,我输了,把《玄道医谱》借给你看两天;你输了……嘿嘿,赵老,我是晚辈,恐有不敬,还是您自己说说,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赵老爷子想了想:反正我也不可能输,就说一个绝的!

    “我输了的话,我当众爬三圈学狗叫!”赵老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“赵老这么大年纪了,尚有这勇气!可喜可贺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”赵老阴险一笑,“我只是为了表示自己打赌的诚意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有诚意,那我们现在就回客厅里,客厅里宽敞,适合赵老爬行。”张凡笑眯眯地道。

    “走!正好今天来的都是江清市医学名流,让大家做个见证!”赵老感到《玄道医谱》已经快到手了,心中禁不住激动异常。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