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87章吴犬吠日

    张凡调头,已经率先走出书房。

    而赵老爷子和赵院长随在张凡身后,偷偷互视一眼,抿嘴互击掌面,祖孙的眼里都透出贪婪的光,就像饿狼潜伏竟日,终于发现前方走来一头病鹿一样!

    尤其是赵老爷子,更是心跳异常:啊,赵家几世几代的梦想,终于要在我赵常龙的手里实现了!

    呵呵,只要《玄道医谱》一到手,马上逐页拍照下来,然后把书还给张凡,之后,下一步就是择机出辣手搞死张凡,然后,世上只有我赵家独自拥有《玄道医谱》……哈哈,前景之光明美好,都不敢继续往下想了!

    祖孙俩兴奋得脸上通红。

    三人匆匆回到客厅,各就各位。

    赵老爷子一拱手,冲大家道:“各位,呵呵,老朽有一事给大家助助兴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赵老有什么乐子?”

    “莫不是弄来两个嫩模给大家助兴?”

    众人莫不无比期待地看着赵老爷子。

    赵老爷子一脸的自得,指着张凡道:“刚才在席间,我发现张凡张神医脸上有病气,断定他患了六腑寒,喝茶之后两刻钟即要发病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众人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赵老爷子继续介绍道:“此病发作之时,腹内阵痛,肺内堵塞,四肢瘙痒,伏地窜行,尖叫如犬吠,因此,民间又戏称此病为吴犬吠月!”

    “吴犬吠月?莫不是根据吴牛喘月而来?”

    “赵老果真是名不虚传!”

    “望闻问切只用了一个望字,就看出这么大的病来!厉害。”

    赵老爷子摆摆手,谦虚地道:“大家不要先忙着肯定老朽,毕竟,张神医的医术不低,仅仅次于我,在江清也是很有名气的。张神医并不相信老朽所说,因此,我们二人要打一个赌,若是两刻钟后张神医发病,他把一本古医书借我看两天;若是他没有发病,我在地上爬三圈学狗叫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有意思!”

    “赵老必赢!”

    “也未必,我看张神医刚才给伤员止血,也是神乎其神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神医,今天要一决高低?”

    “有看头!”

    赵老爷子又是一抱拳,朗声道:“请各位给做个见证,双方愿赌服输,不得反悔,可否?”

    “我们愿意见证,双方不得赖帐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今天卫生系统各位领导,还有专家大腕都在此,若是谁赖帐,以后休要在医疗圈里混了。”

    “双方打赌之赌注,可以视为民间口头契约,有见证人,就有法律效应,谁不服输,可以追究民事责任嘛。”其中一位医学法律博士很“专业”地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赞同,鼓起掌来。

    张凡微微一笑,道:“我虽是一名小村医,但也懂法律,也有耻辱之感,不会赖帐的。正如赵老所说,我家中确有一本小书,若是我输了,一定当场回家取来交到赵老手中!若是赵老不幸输了,嘿嘿……赵老爬行学狗叫,那是赵老自己提出来的,并非我的意思。我并不愿意看到那一幕。不过,赵老一再坚持,我也不好说什么,因此,也希望赵老能够覆行诺言。”

    “老朽以六十年在江清医学界的名誉做保证,若是输了,绝不食言!”

    “赵老,没关系,您不会输的。”有人说道。

    赵老爷子谦虚地一笑,请张凡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,他也坐了下来,捋捋胡须,呷了一口龙井,看了看表:“刚才开始喝茶到现在,已经过了25分钟了,因此,目前还剩5分钟,就应该见分晓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安静下来,紧张地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眼光,全都落在张凡身上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心理上,张凡是一个小村医,而他们个个身份高贵,张凡闯进这个圈子,是个另类,很让他们不舒服。另外,张凡在万家酒店门前,出手打了外科主任,也让他们对张凡畏惧有加,巴不得张凡立时发病倒地而死。

    而赵老爷子跟他们是多年至交,大家互相之间是利益共同体,不论如何,他们都希望赵老爷子获胜!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五、六分钟。

    一切都没有变化,张凡仍然泰然自若地坐着吸烟,一口一口地吐着烟圈。

    十分钟过去了,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赵老爷子盯着张凡,眼神像是看见了鬼,惊惧而不解:这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

    他白了孙子一眼,意思在问:你亲手下的毒药!有没有搞错呀?

    赵院长假装镇定,其实心里通通直跳,疑惑万分:我按照爷爷的指示,下了两倍剂量的毒药,别说一个人,就是一头牛也受不了!张凡为何一点反应也没有?

    众人这时把目光从张凡身上转移开,反而去看赵院长和赵老爷子,意思在问:赵老爷子,你输了吧?

    赵老爷子输了,他们虽然心有不甘,不过也有好戏可看!

    正在这时,只见赵老爷子皱了皱眉,将双手捂在肚子上,腰弯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哎!”他轻声吟了一下,面部表情痛苦,咬住下唇,双手在肚子上揉着。

    “爷爷!你怎么了?”赵院长冲过去,扶住爷爷,惊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对劲,我感到不对劲,腹内剧痛……”赵老爷子从沙发上一下子蹲到地上,直吸气。

    “爷爷,是不是小肠疝气?”

    赵老爷子摇摇头,手指着自己的茶杯,断断续续地道:“茶,茶……”

    赵院长眉头一皱,心中忽然明白过来:是不是爷爷喝了茶杯里的阴盅毒?他想到这里,把目光向张凡一扫!

    张凡也同样回之以严厉的目光!

    赵院长心虚,忙回避张凡的目光,心中暗道:不好,阴盅毒被爷爷喝了下去?

    不对呀,我明明把阴盅毒倒在张凡的茶杯里,眼见着他喝了下去!

    怎么阴盅毒竟然到了爷爷肚子里?

    难道张凡除了医术高明之外,还会魔术?将爷爷的茶杯换了?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赵老爷子突然疼痛加剧,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,一转身又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赵院长忙伸手去扶:“爷爷,爷爷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赵老爷子眼睛血红,脸部十分狰狞,不知哪来的力气,将孙子猛地一推!

    “啊!”赵院长惨叫一声,摔了一个大屁墩,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赵老爷子忽然尖叫一声,“嗷!”

    声音听起来高亢有力,特别像狗吠!

    v本s文/来自\瓜v\v子小/说\网 w ww g zbp i c om ,更sq新更t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