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90章突袭

    虎子贼眼一转,计上心来,嘻笑道:“是这样的,张凡。我和电哥筹集了几百万资金,准备承包咱们村的林地。村长已经答应了,不过,据村长说,恐怕有些不明真相的村民不同意,所以,我领着弟兄们挨家挨户调查一下民意。”

    其实,虎子一分钱也不想出,他跟村长提的条件是先承包林地,赚了钱再把钱还给村里,明显的是要强抢林地。

    “噢,搞调查的。”张凡双手一摊,“那就调查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虎子环顾四周,此时围观的村民已经有上百人,“当着这么多乡亲的面,我来问你,你同意我承包林地不?”

    “对,你小子表个态,马上放了你媳妇。”电哥擤了一下鼻子,怪声怪气地道。

    虎子和电哥的意思很明显:拿张凡开刀,当众把张凡给搞定搞残,让其他人看看,不服就是这个下场!

    张凡嘴角微微一挑,一脸的不屑:“林地是张家埠全体村民的,你算个球?!”

    虎子一脸的惊诧:“哟哟哟,视死如归?”

    电哥也是一皱眉头:“小子,我本不想说我叔是谁,怕把你吓死!不过,你如果不识相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老韩叔挤了过来,一把扯住张凡的胳膊:“小凡,小胳膊扭不过,你跟警察局长亲侄斗,能斗过吗?惹不起就是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老韩头,算你识相!”电哥夸了一句,“刚才那一刀,看来你没白挨!”

    虎子道:“张凡,不是我吓唬你,当着乡亲们的面,我可把话撂前面:为了造福村民,林地我是铁定承包了!谁敢反对,我就拿他媳妇下手!”

    虎子一边说,一边伸出手,越过张凡,捏住了涵花的香肩。

    “扑!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只见涵花一闪身,从张凡身后露出来,手里握着半块红砖,抡得圆圆地,向虎子面部砸下来。

    虎子压根没把张凡当回事,更没有防备美女涵花会突然出手。

    这一砖头,实实在在,砸在虎子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啊呀!”

    虎子一声惨叫,身子向后一仰,手捂脸部,倒退几步,轰然倒地!

    挣扎几下,终于站起身来,脸上已经是血糊一片,眉毛上,鼻孔里,牙缝间,全都汨汨向外冒血,有如快乐的喷泉!

    一瞬间,的脑袋,演变成一只涂血的葫芦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涵花出手了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所震惊:真没想到,张凡领回村的这个俊媳妇,平时看起来温婉可亲,关键时刻却敢下死手袭击对手!

    电哥和一群小弟更愣得说不出话来,伸出舌头,看看虎子,再看看涵花。

    “好猛的娘们儿!”

    “够味,我喜欢!”

    几个小弟终于缓过神来,不由得叫好!

    虎子从最初的懵逼之中缓过神来,用袖子抹了抹脸,抹得满脸血花儿,像恶鬼一般。

    “好,好,老子蹲了五年大狱,蛋都快撑破了,今天就拿你这个小娘们泄火!”

    言毕,双手一扯,“咔咔”几声,扣子飞掉,小衫一甩,挂到树枝上,露出一身鼓鼓的腱子肉,两只大拳头如30磅大哑铃一般,紧紧握着,向张凡逼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虎哥终于要出手了!”小弟叫道。

    “虎哥,灭了他!”

    虎子圆睁两眼,滴滴血从眼皮上滴落,如剥皮恶鬼,声音森严如冰:“张凡,现在把你媳妇送过来,到我公司里担任我的贴身秘书,我就可以饶你一场!”

    张凡面色冰冷,眼光如箭,声音同样邪恶到极端:“如果你现在从我家滚开,我保证你不会后悔!”

    电哥往后退了一步,冷笑连连:“虎哥,这小子确实欠修理,你放手废了他,有我叔做主,保你没事儿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不禁向后退开,即将到来的血腥,谁不害怕呀!

    张凡微微一笑,伸出中指,勾了两勾:“虎子,来来来!”

    虎子大吼一声,突然暴跳而起,巨大的身躯如风而来!

    两拳如斗,贯耳,向张凡头上横砸而来!

    张凡身手自从炼成第一乘筑基之后,已然上升一个层次,反应快如闪电,向后一躲,虎子两拳砸空,拳峰相撞!

    张凡轻轻飞起一脚,正中虎子胸口。

    “啊呀——”

    惨叫极为凄厉!

    如中刀的恶狗,长嘶狂吠!

    身子随即腾空而起,仰面向后飞去!

    弧线如月,划成十几米一条线,直接落地,摔在水泥地上!

    一群小弟大吃一惊,没人料到情况会是这个结果!

    他们崇拜如神的虎哥,竟然被一脚踢飞!

    个个愣如木鸡,张口结舌,过了半天,才缓过劲来,纷纷跑过去,扶起虎子。

    虎子身受重创,一口鲜血喷涌而出,正喷在一个小弟身上。

    “搞死他!”虎子怒极而吼,指着张凡。

    七个小弟互相看看,心想:受袭失手,我们一起上,这个拖腿那个搂腰,难道还制服不了这个张凡?

    “上哪!”

    七个小弟,除电哥之外,呼喊着一齐冲向张凡。

    张凡进院时看得清楚,七个废物刚才都在涵花!

    媳妇是我的,容不得别人染指。

    碰我媳妇者,必诛!

    张凡出手迅猛,右手小妙手挥舞翻飞,只听咔咔一片骨折之声,清晰入耳!

    七小弟刚刚冲近张凡,忽然胳膊腿上纷纷遭受重击,如七只小鸡雏一般,被小妙手拍得筋断骨裂、皮开肉绽!

    有如被碾的蚊子,纷纷倒在地上,扭身惨叫,哀嚎之声,状极凄厉!

    虎子吐出舌头老长,却收不回去!

    张凡,过去玩于股掌之间的小弱者,敢情如今有神武之术?

    难道这小子遇见了高人指点,有了不世武功?

    虎子毕竟是虎子,此时明知自己不是对手,却也要搏一搏,否则的话,以后怎么服众?

    “张凡小子,我草你妈!”

    虎子大吼一声,如雷贯耳,拣起地上一根一米多长的钢筋,挥舞着,向张凡打去!

    “啊!”众人一惊,纷纷后退,心想,张凡这下子完蛋了!

    张凡站立不动,待虎子钢筋抡到眼前,忽然伸手一拨!

    钢筋从中断开!

    “滴铃铃!”半截钢筋从虎子手中飞出,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虎子以为这一下子张凡必被抡倒,不料手中钢筋瞬间短了半截!

    削铁如泥?

    张凡的手能削断钢筋!

    众人轰然一声,赞叹此起彼伏!

    “这什么功夫?”

    “古来未见!”

    v本文/来自\瓜 子小 说网 www  gzbpi ]更s新更q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