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92章飞黄腾达梦

    张凡一想,这次可以顺便领涵花去省城大商场买几件衣服和化妆品,便欣然带着她一起出发。

    到了省城,找了一家旅馆登记住下,张凡嘱咐涵花先自己去街上逛,他则开着车直奔亿爱医院而来。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亿爱医院,在停车场停了车,问了问路,便向肛肠科住院部走去。

    按照孟津妍电话里说的,张凡来到七楼24号病房,

    病房里摆放着四张病床,靠门的病床前,坐着一脸愁容的孟津妍,而躺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女患者,微闭双眼,似乎睡着了。

    一见张凡到来,孟津妍像看见了救星,走上来紧紧抱住他的腰,眼泪一颗一颗地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凡哥,怎么办呀,我表姑快!”

    “我来了,你就不要着急了。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细给我讲讲。”张凡一边替她擦眼泪一边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我表姑跟我亲妈一样对我好。小时候,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工作,是表姑从工厂里请了长假照看我,一直把我养到四岁上幼儿园。我表姑无儿无女,是省城纺织厂的退休工人,手里没有多少钱。这次住院四天,已经花掉了两万多块,病还没有好转。医生说,明天如果还这样的话,可能要进重症临护室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一皱眉:“不就是肠炎吗?怎么可能这么重?”

    “就是呀!我也感到奇怪!入院时,我本来以为没事,所以就没让你来,不料这一天天病情加重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张凡说着,轻轻走到床边坐下。

    看表姑的脸色蜡黄,听呼吸粗重不堪,时常夹杂着肺杂音,看样子生命体征很有问题。

    张凡伸出右手小妙手,搭上了表姑的脉。

    以往,张凡手一搭脉,几乎马上可以断定病情。

    今天情况却大不相同,这次号脉,张凡足足用了十分钟,仍然不能从脉象上确定病情。

    松开表姑的手,张凡凝眉苦思,好久才叹了口气,眉宇间困惑不己,轻声道:“怎么可能治不好?从中医理论上看,肠炎有8种,表姑的脉象属于脾胃虚寒型,病状温和而易治,一般来说,打点抗生素或吃一副扭肚藤,就可以康复。”

    “凡哥,那到底是为什么久治不愈?”孟津妍含泪低眉,颤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张凡刚要说话,身后传来了一个男性的声音:“小妍,表姑的检查结果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只见一位年青医生手里拿着一个大夹子,悠然走进来。

    他长得细瘦挺拔,脸上一脸的文静,看起来是很有修养的知识分子。

    “冯友,怎么样?结果如何?”孟津妍站起来急切问道。

    “除了血相高,乙肝两对半、彩超、胃镜……指标结果都正常。”冯友语气有些抱歉地说。

    “都正常为什么病不好?炎症为什么不消?”

    “表姑的病情很特殊,情况非常复杂,有可能是一种未知的超级细菌。目前难以断定,不过,我会安排进一步检查的。你别上火。”冯友声音温柔地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我能不上火吗?一天比一天重!”孟津妍脸色一变,抢白了一句。

    冯友微笑着,近前半步,离孟津妍只有半米远,脸上挂着关怀,目光一遍又一遍地在她胸前扫瞄。

    张凡从他的眼光里,捕捉到一种不加掩饰的渴望,不由得心中暗骂:小子,爱一个女孩可以,但不要太动物了!

    “津妍,”冯友的声音是那么地温柔关切,“你别过分担心,我一定尽最大努力把表姑的病治好。毕竟,我们是中学同学嘛,你的表姑就是我的表姑。”

    张凡听着这话越说越变味了:你的表姑就是我的表姑?!这是硬往上靠的节奏呀!嘻嘻,他是孟津妍的追求者!?

    “津妍,”冯友继续道,“看你这几天瘦了许多,是休息不好。这样吧,我把钥匙给你,你去我宿舍睡一觉,养养精神再回来,表姑这里的事,你全交给我办理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冯友含意不明地微笑着,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,显示出内心有深意。

    冯友从医科大学毕业,一直在亿爱医院工作,挣的工资虽然不少,但离买房首付还差得远!他追求过院里的几个年轻女医生,甚至追过女护士,都被拒绝了,而且不久后,这几个美女纷纷嫁了富豪人家。

    冯友感到被清脆打脸,腮帮子24小时都是肿的!在医院里根本抬不起头。

    最令他气愤不过的是,和他一起进院里的两个年轻男医生,一个娶了院长的千金,很快就调到了省城卫生局当了副处,另一个攀上了省城巨富家的女儿,结婚后干脆辞职去帮助岳父家打理庞大的家族生意去了。

    这两件事,对冯友的打击极大。在他内心里,升腾起攀龙附凤的强烈幻想。

    万万没有料到,竟然在医院里遇到了几年未见的孟津妍!

    当时冯友念高三时,孟津妍刚进初一,那时孟津妍身后就跟着一大堆追求者,冯友也是一个狂热暗恋者之一。不过,高傲的孟津妍从来都不正眼看他一眼!

    而今,市长的千金竟然有求于我!

    冯友觉得机不可失!时不再来!表姑的病不能太快地治好,能拖一天,就拖一天,多拖一天,就多一天追求孟津妍的机会!要是能顺势把孟津妍拿下,那可就是我飞黄腾达的之日了!

    “不去,我就在这守着表姑。”孟津妍急忙摇摇头。

    她当然明白,一个姑娘,贸然去男生宿舍,没有什么好事会发生!

    “不行,你一定要去我宿舍休息休息,这几天,你一直在病房守着,都快累坏了,瞧你的脸色,看着就让人心疼。”冯友嘴上说着“你的脸色”,两道眼光却不老实地往孟津妍领口里钻。

    孟津妍忽然感到胸口那里一阵温热,抬眼一看,发现冯友正在地盯着她领口开口处,那眼光如同钩子,仿佛要把衣服钩掉来!

    她忙伸手理了一下领口,刚要说什么,一个护士从外面匆匆地走进来,问道:“冯大夫,13床今天检查哪项?”

    张凡注意到,表姑的床头卡上正是13床。

    v本文/来自\瓜 子小 说网 www  gzbpi ]更s新更q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