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94章记忆性痉挛

    “小张医生,我的头不疼了。太谢谢你了。”表姑精神振作,慢慢地半坐起来。

    “表姑,别客气,这点事算不了什么。津妍帮过我好多忙呢,津妍的表姑,就是我的表姑。”张凡一边说,又一边用小妙手继续点按表姑手臂上几个穴位,将自身真气输送到表姑经脉之中。

    表姑只觉得手臂中气血充盈,顺大臂直进胸腔,顺身而下,丹田顿时鼓胀,整个人如同充气的气球,原本偻着的腰板,忽然挺直了,人也精神了一百倍。

    孟津妍乃是炼过筑基真气的个中高手,见到这个情况,心中明白,一时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,悄悄地拉了拉张凡的衣袖,小声含情道:“凡哥,行了行了,你不要消耗太多真气了!”

    张凡没作声,又坚持了一分钟,直到表姑体内真气完全运行正常,这才松开手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累得气喘吁吁,脸上渗出了汗珠。

    孟津妍掏出手帕,轻轻地给张凡擦去脸上的汗,心疼地说:“瞧你,着什么急,表姑的病是治好了,怕不会把你累坏吧?”

    “表姑真气受损,免疫系统低下,若不输送真气给她,恐怕会染上别的病。”

    “凡哥,你,你真好……”孟津妍颤声说着,一低头,把脸靠在张凡胸前,紧紧搂住他的腰,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幕,把站在一边的冯友气疯了!

    只见他阴鸷的目光直盯两人,双拳紧握,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张凡轻轻搂了搂孟津妍,隔着衣服发现那块膏药仍然贴在她臀部,便含笑斜了一眼冯友,轻轻拍了拍胎记的地方,轻声道:“膏药还没揭下来吧?也许那个冤家早跑了。”

    孟津妍只觉得一股热气从被张凡拍的地方传遍全身,害羞地直起身子,仰脸瞪了张凡一下,嗔道:“闭嘴!不准谈这个!”

    张凡趁机轻轻推开她,“你在这陪表姑,我去中药房抓药,服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?”冯友突然厉声喝道,“既然来了,没那么容易就走得了!”

    张凡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,径直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冯友身子一横,挡住张凡的去路。

    二人面对面,几乎碰到一起。

    张凡皱了皱眉,含笑道:“让开!”

    “你非法行医,行到我们医院病房来了!你以为你轻易就可以溜掉?”冯友恶狠狠地,双眼仿佛冒出两把刀。

    “冯友,吃醋也轮不上你来吃!你说了他非法行医,你是正规的,你怎么差点把我表姑治死?!要不是张凡,我表姑能醒过来吗?这几天,我算是看透了,你压根就没安好心!”孟津妍冲上前,猛地薅了一把。

    以孟津妍的力气,对付一个小小冯友,如同摆弄一只小鸡。冯友被推得踉跄几步,撞到了墙上。

    这一推,彻底把冯友从不切实际的幻想之中拉回来!

    看来,孟津妍这块小肥肉是没戏了!

    既然没戏了,大家便撕破脸皮!索性叫你们不好受!

    冯友揉了揉撞在墙上的后脑勺,咬牙凶狠地道:“这是我的地盘,岂能容你江湖庸医行骗?!”

    这时,五、六个保安从外面闯进来,劈头就问:“冯医生,谁在闹事?不想活了?”

    说着,对张凡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“不是医闹,是个江湖骗子,行医行到医院来了!你们把他逮起来,送警察局吧。”冯友得意地说着,还冲张凡挑皮地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几个保安一听,拥身而上,就要去拧张凡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冯友,你敢!”孟津妍横身一挡,把几个保安推到一边,顺手将冯友手腕一拧,来了一个大背。

    冯友哪里是孟津妍的对手,被她拧得弯下腰,反转头脸,叫道:“你……你真不要脸!这个野医给你什么好处了,你竟然护着他!”

    “你才真是不要脸!冯友,我表姑就是普通的肠炎,在你手里治了四天,花掉两万多,越治越重!你是在故意拖延我表姑的病情,来骗取钱财!”孟津妍越说越愤怒,用力一拧,冯友惨叫一声,肘子差点被拧断,脸上出了一脸的汗珠。

    几个保安刚才被孟津妍轻轻一扫,便知道这个姑娘不是好惹的,身上的功夫非同一般。因此见冯友被控制,谁也不上前营救:保安一个月就挣那么两千块工钱,谁去拿命换?

    孟津妍对12床和11床病人道:“我们大家都上当了,再不转院,有可能死在这个姓冯的手里!”

    其实,这两个病人也一直对冯友有些怀疑:都是头疼脑热的小病,怎么住院进来好几天,一点不见强,钱花得如流水,病反而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12床陪护的中年壮汉突然问道:“这位张凡先生,你也帮我妈看看病吧?”

    张凡看了看孟津妍,她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张凡走到12床跟前,问道:“老大娘,你是什么病住院的?”

    老太太七十多岁,身体硬朗,但精神十分不济,用微弱声音说道:“我胃疼。”

    “噢,”张凡点了一下头,伸手抓起老太太手腕,号了一会。

    “我妈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妈妈不但没事,而且根本没有病!”张凡呵呵一笑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冯友怒怼张凡,“12床入院时胃部疼痛,经我初步诊断为胃溃疡,而且可能是胃癌早期!你敢说老太太没病?出了问题你负责?”

    老太太的儿子一听,转而向张凡道:“我妈没病?那根本不可能!那天入院时疼得厉害。”

    张凡嘿嘿一笑:“我问你,你妈妈入院之前一两天,是不是吃了粘性食物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壮汉犹豫一下,看向母亲。

    老太太忙点头说:“是呀,是呀,那天早晨,你二姨给我送来了一盆粘火烧,烙得又脆又香,我一连吃了四个!”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”张凡又看了一眼老太太,“而且你那天受到了惊吓!挺严重的惊吓!我没说错吧?”

    老太太一拍脑门,惊道:“这位张大夫,你怎么知道的?那天,我被我家老绵羊给拱倒了,差点把我摔到枯井里,要不是他三婶在一边拽了一下,我就掉进去了。啊呀,可把我吓得不轻!”

    壮汉听了,佩服至极,用崇拜的眼光看着张凡:“张,张大夫,您……”

    v本文/来自\瓜 子小 说网 www  gzbpi ]更s新更q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