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95章大记威风

    “你妈妈吃了生硬食物,然后受到惊吓,胃部肌肉收缩,引起神经记忆性痉挛,于是胃部就会疼痛不己。”张凡一脸轻松地笑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呀!”老太太一听,张凡的解释合情合理,突然愤怒起来,用手指着冯友质问,“冯大夫,你不是说我胃癌吗?”

    冯友无言以对,面露尴尬之色。

    张凡见老太太生气,急忙劝阻道:“大娘,你千万不能动气,一动气,胃部就会重新痉挛!”

    可是已经晚了,老太太此刻已经开始胃部抽搐,剧痛发作。

    她双手捂住,皱眉叫了一声,向后一头仰倒在,满床打滚儿。

    壮汉急了,叫:“妈妈!”

    然后扑上去,使劲摇晃老太太,“妈,妈,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张凡轻轻推了推壮汉,便像推一只小鸡一样把他推到一边,训道:“别瞎咋乎!你靠边儿!我给她点个七星舒筋谱,马上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,伸出右手小妙手食指,“啪啪”七下,点在老太太胸前七个穴位上。

    张凡的手刚刚停下来,老太太已经有了反应,只见她脸色舒展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睁开眼睛说:“哎,不疼了!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给你点了一个穴谱,原来引起痉挛的神经记忆已经消除,以后不会再犯了,你可以出院了。”张凡笑道。

    壮汉半信半疑,看看张凡,又看看妈妈,问:“妈,你感觉真的好了?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这些天,从来没有这么舒坦过,妈真的好了。”老太太连连点头,然后又转向张凡,“这位张医生,你真是神医呀!”

    壮汉还是有些不相信,指着老太太的脚,问:“张大夫,我妈的脚背,为什么水肿?这难道不是病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张凡转身对着冯友,讥讽地笑答“关于这个水肿的问题,要问冯医生,他为什么给老太太输入了过量的滴流?”

    壮汉脸上一下,突然明白了什么,伸手揪住冯友衣领,怒吼:“你不是说我妈的水肿是癌细胞扩散到了肾吗?泥马一瓶六百元,天天给我妈滴六瓶,原来没有用呀!”

    冯友惊慌不己,朝保安喊:“快上,把他抓起来!”

    壮汉的愤怒已经不可阻挡,伸手“啪啪”给了冯友两记耳光,扭头冲保安喊:“来呀,来呀,谁敢上来,我要他命!”

    说着,提起一人高的铁滴流架子,拿出拚刺刀的姿态。

    壮汉一身肌肉,凶猛异常,像一头暴怒的雄狮,有一种恐怖的气氛在他周身环绕。

    一群保安你看我,我看你,谁都不愿上前送死。

    冯友鼻孔里淌出血,尖声喊:“保安,你们失职!我要向院长汇报,把你们个个开除!”

    一个保安冷笑一声,“我说姓冯的,别跟我这样说话。我特么当保安是为了吃饭,不是为了送命!现在求到我们了?你天天坑害患者捞大钱时,怎么没想到给我们分一块钱?”

    另一个保安附和道:“对,解铃还须系铃人!你把病人坑了,你自己解决吧!”

    壮汉见保安己经被镇住,便放下滴流架子,重新揪住冯友衣领,地把他摁到地上,把他的头往地上不断地撞,一边撞一边骂:“我今天要把你这颗脑袋撞成浆糊,省得你以后再继续坑害病人!泥马抢银行也没你这么狠的!”

    冯友满脸是血,眼前金星直冒,心里却明白:再撞几下,他这颗赖以生存的脑袋就废了,想到这,顿时精神崩溃,一改医生的尊严,苦苦哀求道:“先生,您消消气,都是我的错。这个,这个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天,他跟药厂推销人员合伙,给患者大量施用没用的高价药品,违法犯罪经营额高达几十万元。这事若是暴露,他冯友不但会失去医生的职位,恐怕监狱大牢也在等着他呢。

    “谁呀谁呀在这里闹!院长来了!”有人在门外喊。

    接着,一个五十多岁的威严男步走了进来,身后眼着一大帮医生护士和保安。

    壮汉听说院长来了,从冯友身上站起来,随即把冯友也提起来,冲院长吼道:“好好,院长来了正好!你是院长,你给我解释一下,这一叠药费单,到底有没有用!五万块呀!我妈根本没病,被你们骗去了五万块!”

    说着,抓起抽屉里的一叠单据,顶到院长胸前。

    院长被顶着退了半步才站稳,本来想发作,但见壮汉有拚命的意思,只好接过单子,扫了一眼,眼珠子一转,问道:“冯友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院长,这……”冯友胆怯地看着院长,心想:院长,上梁不正下梁歪,我这点儿把戏,在您老面前可是小巫见大巫呀!您老坑病人的手段比我高明,比我阴狠多了!

    此时院长和冯友两者是蔴杆打狼。

    院长生怕冯友在这个场合下说出什么漏洞来,威严不可侵犯地咳了一声,“冯医生,这件事,你必须向院里进行详细说明。”

    然后,又转身对壮汉软硬兼施地道:“你医务人员,触犯了刑法。但念你一时激愤,情有可原,我们院里就不追究你的刑事责任了。至于医药费的事,我们院里会由专家进行鉴定,这五万元医药费是否合理,我们会作出权威的解释!如果你认为病人已经痊愈,你们现在可以办理出院手续,回家听候院里的处理结果!”

    院长说得正义庄严,极具媚惑力,一般人可能被他这话给蒙住了。

    然而壮汉却不是一个随便可以糊弄的人!

    “少跟我来这一套!”壮汉大喊起来,“什么专家鉴定,还不是医医相护!我要求现在给我全额退款!”

    “这是办不到的!”院长冷静而坚定地说,然后看了左右保安一眼。

    壮汉嘿嘿一笑,拿起手机,“喂,表弟吗?是我……对,我在亿爱医院呢……麻地被坑了五万多!你来一下,好好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放下手机,冷笑一声,问:“院长,听说过省城晚报大牌记者晚风清徐吗?他就是我外甥徐清!他一会儿就到……”

    院长的不由得抖了一下,嘴角不易察觉地着:晚风清徐,这是省城晚报记者部主任,有名的大记!搞过好多独家大案揭秘!这两年,有好几个副省级以下倒在他的笔下!

    “别别别……”院长的声音颤抖了,脸上堆起一堆谄笑,身形立刻矮下去百分之五十,弯腰低首,冲壮汉道,“这,这位先,先生,您息怒,有话好商量,好商量……”

    壮汉刚要说什么,他身后办公室主任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听了两句,办公室主任的脸色就变了,小声对院长说:“院长,是……徐大记者打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v本文/来自\瓜 子小 说网 www  gzbpi ]更s新更q快无弹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