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神医

第198章揭晓

    “小妍,你怎么啦?”

    张凡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还没待孟津妍回答,张凡猛然自省了:她这是服用益元丸之后产生副作用,体内骚动,一时热盈经络,丹田下沉,搅动所致!

    当时,张凡服用益元丸,暴打柳村长之后,身燥体热,差点把涵花放倒消火,多亏当时还算理智,逃进村外河水里,以凉水解燥……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凡哥,凡哥……”孟津妍语音颤抖微微,红唇干燥,欲言还休,以双手使劲扯自己领口,“咔”地一声,把两只钮扣扯掉飞开,露出衣领下雪白半条峰谷。

    “你感到发热是不?”张凡焦急询问。

    “嗯,”孟津妍一边说,一边用双手扯着领口扇着风,她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此刻的心情:空虚而燥动,无形的渴望一阵阵心扉,好好渴望有人抱抱她!紧紧地抱抱她,使她的身体与他的身体紧紧地溶入到一片云海之中……

    “小妍,物理降温吧?”

    “物理?你,你要把我塞,塞冰箱里?”孟津妍颤声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那号大冰箱!用凉水冲个澡吧?”

    “不,不,我怕骤然受凉会得病。”

    张凡轻叹了一口气,深以为然:处子,或受凉过甚,恐怕寒了紫宫造成不良妇科后果,不如采用七星穴谱中的“凉肾降燥七穴谱”,给她点穴镇燥。

    不过,一想到点穴,张凡为难了:现在是在表姑家里,若是脱去津妍衣服对她点穴,万一表姑醒来看见,岂不是以为我欺负小妍?

    若是隔衣点穴,右手小妙手中指无法将自身真气接入孟津妍穴位之中,只能像一般点穴那样以气造成,那样的话,对于镇燥来说,有可能事与愿违。

    “凡哥,想,想点办法,帮,帮帮我……”孟津妍杏眼飞波,娇声无力。

    看来,容不得张凡再犹豫了。若不及时施救,时间一长,以孟津妍此时的渴求样子,任何男人都要被融化,那时,张凡万一把持不住……

    “那,点几个穴位镇镇吧……来,你把扣子……”张凡强作医生状,拿出职业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孟津妍嗯了一声,双手轻一用力,本来剩下的几颗扣子,也被了。

    “凡哥,要点到的穴位都露出来了吗?”孟津妍敞开胸怀虽然不免羞射,但毕竟曾经两次被张凡治过病,身体早已暴露过,因此此刻也不是那么为难,更何况,每次在他面前暴露时,内心深处隐隐地有那么一种兴奋欣喜之情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。你别紧张,心情放松,深呼吸,来……”

    张凡一边以手轻抚她脸蛋和秀发,使她镇静下来,以便燥气减少对脉络的,一边认真审视一番,借助神识眼精准定位穴脉,分别在峰脚腹侧丹田下,取定七个穴位,以轻柔手法,小妙手气贯穴位,缓缓镇住经络中燥动之气。

    孟津妍起先皱眉忍着,当张凡妙指点中穴位后,她感到一股真气,缓缓输入经络,顿时,体内燥动落潮而去。

    当张凡最后将中指从第七个穴位上离开时,她全身已然轻松如常了。

    好舒畅!

    全然没有了刚才那种蠢蠢的骚动!

    而变得风和天清,神闲气定,像一觉睡了十个小时才起床。

    媚眼依旧含情,轻轻地瞟了张凡一眼,孟津妍小声道:“凡哥,你累了吧?歇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她慵懒无力地说着,并不坐起来,也不急于穿衣。

    张凡长长舒了口气,把手从她脐部拿开,顺便撩起衣襟,帮她遮住一片风光,道:“要不要顺便看看,胎记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因为刚才在亿爱医院时,张凡无意间发现她身上的膏药还贴着。

    孟津妍也没说话,一翻身,脸朝下俯卧着,用手一扒,把膏药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算起来,都过期两天了,该揭下来了。”张凡掐指算了一下,“我去取条毛巾。”

    张凡去浴室里取来一条湿毛巾,一点点将膏药润湿,慢慢地揭下来。然后细心地将上面的膏药残留物擦掉。

    淘尽黄沙始见金。当膏药完全被擦掉之后,顿然呈现出的景色,连张凡自己都被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孟津妍抬头问。

    “不成功。”张凡苦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难道没有——”孟津妍有些急恼,扭过头,,使劲向后看。

    但碍于角度,她根本看不见那里。

    “去浴室看看吧,那里有大镜子。”

    孟津妍一个骨碌翻床,双手提着裤带,跑进浴室。

    打开大灯,浴室里明亮非凡。

    她凑到大镜子前,心里上上下下:胎记怕不是比原来更黑了?

    背对镜子,回头一看。

    顿时眼花了:是不是看错了?

    是不是幻象?

    多年来,她无数次在自家浴室里,对着镜子观察这块冤家,一边看一边偷偷叹气落泪。

    如今,那里却是今非昔比了:

    去年今日此山中,墨迹雪肤相映红。

    墨迹不知何处去,雪肤依旧笑春风!

    我的老天哪!

    胎记没了,彻底没了!

    剩下的是雪白光润、浑如凝脂的健康大好皮肤!

    而且,那里的皮肤与周围的皮肤完全一致……

    上次换药时,那里还是浅浅的一片灰色,虽然比以前浅了好多,但仍然能看得出来是一块胎记。

    如今的效果,远远出乎孟津妍意料之外!

    竟然好得这么彻底!

    张凡哥真是神医……

    张凡正等着她从浴室里出来,忽然听到浴室里“哗”地一声!

    接着,“咣当”一声,门开了。

    孟津妍从浴室里冲出来,小燕子似地双手张着扑了过来,一头扎进张凡怀里,号啕大哭起来:“凡哥——”

    “凡哥,以后,我也可以穿三点式去游泳了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可以穿,自豪地穿!”张凡也替她重获新生而高兴,热情地鼓励着。

    “啊,我高兴得快死了!”

    孟津妍正哭得昏天地暗,忽然张凡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是涵花打来的。

    涵花显然是故意压低声音,听起来声音里带着惊惧:“小凡,有个人,好像在跟踪我!”

    “跟踪你?什么人?”张凡浑身一凉:难道有人要对涵花下手?张凡早就明白一个道理,对于他来说,涵花就是他的软肋,她很容易成为对手攻击的突破点。

    “一个老头,七老八十的样子,在商场跟了我半天了。”

    张凡一听说是老头,有些放心:不是泰龙团的人就好。泰龙团杀人非常职业,技术精湛,杀手全是青壮年充当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呀?我要不要报警?”涵花问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个商场?”

    “华荣大商场。”

    张凡想了一下:“你只要不离开商场,他就不敢对你下手,我马上赶过去。”

    放下手机,张凡收拾一下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孟津妍还没哭够,见张凡要跑,小嘴一呶,酸气大作:“你就不能多陪我一会儿?你老婆圣旨一下,你就马上跑步报到!”

    “她遇到坏人了,我能不去救她?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!腿长在你身上,我管得了?我也懒得管!”孟津妍一挥手,不理张凡。

    张凡也来不及哄她,抬脚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v本文/来自\瓜 子小 说网 www  gzbpi ]更s新更q快无弹窗